咕咚网

战斗号角瘟疫之地,瘟疫公司修改器,瘟疫之地战争攻略,瘟疫克里帕斯

发布时间:2019-11-17 00:35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我正想开口跟姑父说明我和江一辰的事情,他不用操心,现在最重要的是等孩子好好出生,江一辰却站了起来。

“尹月,你有没有想过孩子的小名?”

我死命地打方向,但mini本来就轻,它在结冰的路面上已经是近乎失控地加速! 车毁人亡,我脑子里面只有这一个念头在盘旋,手脚在这一刻变得冰凉。 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会活很久,可是只有在死亡降临的那一刻,我们才会意识到人生随时都会喊停,有可能是在一年后,有可能是在一个月后,也有可能是现在。 我的大脑彻底空白,整个人都是麻木的。 直到我感觉巨大的震动从后面传来,我才回过了神! 是江一辰! 我从后视镜看到我右后方出现了一辆越野车,正从我右后的位置加速撞击,避开了油箱的位置,将我的mini推向左面的崖壁。 mini的车身因为撞击变形,但也在撞击中被压到了山崖上摩擦。 左侧的玻璃窗彻底因为这样报废,凹凸不平的山崖和迷你摩擦,发出了钢铁扭曲的声音。 但在我的车彻底冲出这一个长下坡路段的时候,它停了下来! “尹月!” 我听到了江一辰的声音,后视镜中,他把车停在了后面,打开车门朝我冲了过来。 江一辰近乎野蛮地把车门扯开,解开我的安全带把我从车上抱了下来,他脸上的紧张和焦虑难以掩饰。 我觉得头很晕,而且左手很痛,但我的身体动也动不了,肌肉已经彻底绷紧了。 江一辰用力地把我压进怀里,这时后面的车也赶到了,江一辰立刻对他们说:“快跟医院那边联系,我们这边马上有人送过去……” 明明这张嘴昨天晚上还说着让我伤心欲绝的话,可是现在听着他说话,又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心。 精神放松的那一瞬间,我整个人的意识陷入了黑暗中,放任自己瘫软在江一辰的怀里。 黑暗里,我做了个梦。 我梦见了那场夺走我父母的车祸,梦见了我去认领他们尸体时看到的一切。 我也梦见了自己,我坐在起火的mini里面被困住动弹不得,而姜岩和顾浅浅就站在边上看着,看我被火焰吞噬,发出了精怪一样的阴笑。 “妈……妈!救救我……救救我……” 我以为自己用最大的声音在求救,可是那声音很小,小到一旁路过的其他人压根不回头。 就在我绝望到无以复加的时候,我感觉一双手摸上了我的脸,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,我已经安全了。 那个声音很温柔,很温柔,脸上的那双手温度也逼真无比,它的温柔打败了炽热的火焰,让我从惊恐和害怕中解脱出来…… 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,满脸疲惫的江一辰坐在我身旁,正握着我的右手。 “江一辰……” 我动了一下,他立刻靠了过来:“尹月,你有点脑震荡,左手也有轻微的扭伤,别乱动。” “嗯……” 因为脑震荡的关系,我觉得一睁开眼就是头晕目眩,只能乖乖的躺着。 我正想感谢江一辰救了我,这时,病房的门被推开,姑父从外面急匆匆地进来了。 “小月!” 江一辰松开我的手,站起来跟姑父问好,姑父看了我一眼,怒气冲冲地问江一辰:“江总,你说你会好好照顾小月,你就是这么照顾人的?!小月跟你认识以后就没好事,不是被绑架就是出车祸,你们两个人分明就是相克的,为什么偏偏要在一起!” 姑父一向儒雅不出恶言,哪怕是姜岩当初整他,他也没气到像现在这样眼睛都红了骂人。 这件事情明明是因为我自己的任性造成的恶果,我不想姑父误会江一辰,更不想江一辰救了人还挨骂,我连忙叫了姑父一声。 “姑父……” 姑父听到我叫他,丢下了江一辰走到了我身旁问我:“小月,你这孩子怎么出的车祸?为什么你躺着江一辰坐着?!” 我本来想挣扎着起来,江一辰过来一把就揽住了我的腰,让我躺到他胸口坐起来。 姑父瞪着江一辰,但也没说其他的,但脸上看得出来不高兴。 我清了一下喉咙,对姑父低声说:“姑父,这事情不怪江一辰……他早上说下雪要送……送我,我性子急,自己开了辆mini出门,结果遇到下坡路段结冰,车往悬崖那边滑。如果不是他救我,你现在已经看不到我了。” 只要想起之前无法控制方向盘的恐惧,我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,那种无法逃避的危险让我呼吸也跟着紧促起来。 因为过度呼吸,我感觉眼前又是一片黑暗,忍不住死死地抵住了身后的胸膛。 “没事了……没事了……呼吸,放松一点,呼吸。” 耳边的男人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安慰我,引导我的情绪重新平静,江一辰扶着我躺下,让我好好休息。 我实在是脑子晕的厉害,只能闭着眼睛自己休息,听着江一辰和姑父说话。 明明江一辰性格高傲无比,但听到姑父道谢和道歉,却用温柔到让人无法不信任的声音回应他。甚至还跟姑父承诺,一定会好好照顾我,不会再有下一次意外发生。 听着这样保证的江一辰,我把头向墙内扭过去,默默地在枕头上擦掉了不知道为什么流下来的泪水。 昏昏沉沉中我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姑父已经没在病房里面了,只有江一辰正在用笔记本办公,全神贯注的样子。 觉察到我醒来,江一辰立刻放下了笔记本,问我头还晕不晕,想不想呕吐什么的。 我现在就是头晕,还有左手手腕痛,其他的症状都没有,于是全数把我的感受告诉给了江一辰,他立刻去找了医生过来反应情况。 医生说我的脑震荡不严重,手腕的扭伤得好好护着点,养两个礼拜就行了。 知道没有更大的问题,我松了一口气,等医生走了以后,我对江一辰连声道谢。 这一次的意外都是我自己造成的,如果不是江一辰,我这条小命都没了,更别说他处理的情况下,我只是受了一点小伤,并没有任何特别严重的后果。 江一辰听到我道谢,原本还算好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,他横我一眼,口气有些不好地说:“尹月,有时间道谢不如珍惜下自己这条小命,如果不是我赶来的及时,你是想让你姑父白发人送黑发人吗?” 江一辰的话不好听,但我一句都没顶嘴,垂着头听他教诲,态度诚恳的要死。 看我没说这样那样的话顶嘴,江一辰也没继续训话,让我休息,他去给我拿喷手腕的药。 直到江一辰的身影从病房消失,我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。 江一辰或许不知道,我对他说刻薄话的恨意消失,不仅仅是因为他救了我一命…… 还因为,在他把我从车里拖出来的时候,我感觉到他那一刻的颤抖……FL"buding7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我把杯子拿过来,倒上酒对他说:“我没事,就是想喝点酒了。” “如果你和男朋友之间在一起痛苦,那就别委屈自己。”周恺把我手里的酒抢了过去,“我不知道你有多爱他才会变成现在这样,尹月,如果是我,我不会让你难过。看你这样,不管是作为你的爱慕者,还是你的师兄,我看了真的很心痛!”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冲周恺笑着说:“师兄,如果你真的想帮我,就陪我喝会儿酒,我真没事儿。” 周恺从我口里得不到什么话,无奈地一摊手,拿着电话出去了一会儿,回来的时候,他说已经安排好了工作上的事情,可以陪我不醉不归。 他没再企图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陪着我一杯一杯喝酒。 冰二锅头喝下去是冷的,冷着冷着就热了,醉意也跟着上了头,我的视线开始摇晃,而心底积压的情感也跟着翻涌了上来。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和江一辰好好相处下去了。 一瞬间,我心里更是生出了不再跟他合作的想法。 这个想法冒出了一个头以后就再也摁不住了,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只有一个念头,我要离开江一辰,我必须离开他,哪怕他用我在乎的一切威胁我,我也不怕了。 我不想在跟他折腾下去了,我累,我是真的累! 拿着手机,我拨通了江一辰的电话,劈头盖脸地就嚷了起来。 “从今天起,我再也不会回你那儿了!我们完了!彻底完蛋了!” “尹月,你现在在哪里?” “我在哪里关你什么事?!反正我要跟你说再见,你别想逼我回去!大不了我死你面前,大家一拍两散!你这人真的好可恶……好讨厌……” 江一辰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楚,我只顾着把自己心底压抑的情感一股脑地全都嚷了出来。 一口气说完,我挂上了电话,端起桌上的冰二锅头咕噜咕噜灌了起来。 酒很甜,但度数真的很高,之前喝下去的酒渐渐地释放出了威力,我整个人就跟踩在云端里面一样,浑身暖洋洋软绵绵,而且还轻飘飘的。 椅子上我也有些坐不住,一双大手揽住了我的胳膊,把我稳住了。 我抬眼看向那双手的主人,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是江一辰,微眯着眼睛,我冲着他亲了过去。 反正我死都不怕了,还怕调戏了江一辰被收拾吗? 酒壮怂人胆,我现在胆儿特别肥! 眼看就要亲上了,忽然有人从旁边拽了我一把,顿时,心里翻腾的酒意一下就冲了出来,我只觉得天旋地转,哇地一口吐了出来。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了,我只是觉得很伤心,就连最后作别前的骚扰都失败,我人生还剩下什么能办的事情? 越想越是伤心,我哇哇哭起来,脑子就跟浆糊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,眼前的人一个变成了七八个,影儿重得鼻子眼睛都看不清。 醉酒的感觉特别糟糕,但身边总有一双手轻轻地拍着我的背心,那份温柔让我心里更是难过。 哭累了,闹累了,我翻个身睡了过去。 早上起来的时候,我一把薅开了铺盖,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酒店的睡衣,心里一下就惊了。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其他的感觉,可是仔细想想昨天喝酒的事情,我一个头顿时变得两个大。 喝酒带来的头痛没解决之前,牵扯到周恺和江一辰的事情,已经让我脑子一团糟了! 昨天我喝醉酒把周恺当成了江一辰,还又哭又闹…… 完蛋了…… 不管怎么说,我喝醉酒跟周恺发酒疯这件事情,我真的做错了! 卧房里面空荡荡的没人,我听到外面有人敲击键盘的声音,心里慌得一笔,周恺昨天为了陪我喝酒把法国那边的工作室都推了,我这不是给人尽是添乱嘛! 心里的不安和愧疚变成了无法掩藏的畏惧,但我自己惹下来的事情,我自己也得去解决才行! 我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,把床头一套为我准备的衣服穿上,一脸局促和紧张地朝外面房间走去。 一边走我还一边道歉:“师兄,对不住了,我昨天心情不太好喝醉了,给你添麻……” 我话还没说完,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,后面的话全都被吃回去了。 江一辰一挑桃花眼,斜斜地瞄着我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但眼神里的冷漠让我下意识跟炸毛的猫一样,竖起了防御的盾牌,惊呼问道:“江一辰,你怎么会在这儿?!” “我怎么会在这儿?” 江一辰那张堪称完美的脸上多了一丝裂痕,微微眯起了眼睛,伸手合上了笔记本扔到一旁站起来,一步一步地朝我走了过来:“尹月,不是我在这里,你希望谁在这儿?你昨天想亲的师兄吗?” 我昨天想亲的师兄?! 被江一辰这么提醒,我顿时想起了喝醉酒时候,酒壮怂人胆做的大胆决定,立刻解释说:“江一辰,这是个误会,我……” “你什么?被我打断了你的投怀送抱,心里不高兴?” 江一辰的话就像一柄大锤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心上,我咬紧了嘴唇没说话,把我把周恺当成他的事情给吞了下去。 解释没用,江一辰不会听的。 我垂下眼眸看着地面,心底的难过涌上来,刺激得我鼻头发酸,我想哭却又不想在他面前露出这么委屈的样子,好像在向他示弱一样。 “尹月,你昨天胆子很大,跟我说一拍两散?” 江一辰忽然开口说起了我昨天喝醉酒时候的话,伸手抬起了的下巴,凝视着我的双眼,冷冷地开口:“现在我给你个机会,你要是真的想要一拍两散我就成全你,以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,姜岩如果找你麻烦我会帮你挡着,但我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你了。” 喝醉酒时候那一往无前的勇气在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化为乌有,甚至因为江一辰这一刻说出来要放我自由的话,我的心感到一丝痛苦和难过。FL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我把杯子拿过来,倒上酒对他说:“我没事,就是想喝点酒了。” “如果你和男朋友之间在一起痛苦,那就别委屈自己。”周恺把我手里的酒抢了过去,“我不知道你有多爱他才会变成现在这样,尹月,如果是我,我不会让你难过。看你这样,不管是作为你的爱慕者,还是你的师兄,我看了真的很心痛!”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冲周恺笑着说:“师兄,如果你真的想帮我,就陪我喝会儿酒,我真没事儿。” 周恺从我口里得不到什么话,无奈地一摊手,拿着电话出去了一会儿,回来的时候,他说已经安排好了工作上的事情,可以陪我不醉不归。 他没再企图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陪着我一杯一杯喝酒。 冰二锅头喝下去是冷的,冷着冷着就热了,醉意也跟着上了头,我的视线开始摇晃,而心底积压的情感也跟着翻涌了上来。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和江一辰好好相处下去了。 一瞬间,我心里更是生出了不再跟他合作的想法。 这个想法冒出了一个头以后就再也摁不住了,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只有一个念头,我要离开江一辰,我必须离开他,哪怕他用我在乎的一切威胁我,我也不怕了。 我不想在跟他折腾下去了,我累,我是真的累! 拿着手机,我拨通了江一辰的电话,劈头盖脸地就嚷了起来。 “从今天起,我再也不会回你那儿了!我们完了!彻底完蛋了!” “尹月,你现在在哪里?” “我在哪里关你什么事?!反正我要跟你说再见,你别想逼我回去!大不了我死你面前,大家一拍两散!你这人真的好可恶……好讨厌……” 江一辰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楚,我只顾着把自己心底压抑的情感一股脑地全都嚷了出来。 一口气说完,我挂上了电话,端起桌上的冰二锅头咕噜咕噜灌了起来。 酒很甜,但度数真的很高,之前喝下去的酒渐渐地释放出了威力,我整个人就跟踩在云端里面一样,浑身暖洋洋软绵绵,而且还轻飘飘的。 椅子上我也有些坐不住,一双大手揽住了我的胳膊,把我稳住了。 我抬眼看向那双手的主人,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是江一辰,微眯着眼睛,我冲着他亲了过去。 反正我死都不怕了,还怕调戏了江一辰被收拾吗? 酒壮怂人胆,我现在胆儿特别肥! 眼看就要亲上了,忽然有人从旁边拽了我一把,顿时,心里翻腾的酒意一下就冲了出来,我只觉得天旋地转,哇地一口吐了出来。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了,我只是觉得很伤心,就连最后作别前的骚扰都失败,我人生还剩下什么能办的事情? 越想越是伤心,我哇哇哭起来,脑子就跟浆糊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,眼前的人一个变成了七八个,影儿重得鼻子眼睛都看不清。 醉酒的感觉特别糟糕,但身边总有一双手轻轻地拍着我的背心,那份温柔让我心里更是难过。 哭累了,闹累了,我翻个身睡了过去。 早上起来的时候,我一把薅开了铺盖,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酒店的睡衣,心里一下就惊了。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其他的感觉,可是仔细想想昨天喝酒的事情,我一个头顿时变得两个大。 喝酒带来的头痛没解决之前,牵扯到周恺和江一辰的事情,已经让我脑子一团糟了! 昨天我喝醉酒把周恺当成了江一辰,还又哭又闹…… 完蛋了…… 不管怎么说,我喝醉酒跟周恺发酒疯这件事情,我真的做错了! 卧房里面空荡荡的没人,我听到外面有人敲击键盘的声音,心里慌得一笔,周恺昨天为了陪我喝酒把法国那边的工作室都推了,我这不是给人尽是添乱嘛! 心里的不安和愧疚变成了无法掩藏的畏惧,但我自己惹下来的事情,我自己也得去解决才行! 我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,把床头一套为我准备的衣服穿上,一脸局促和紧张地朝外面房间走去。 一边走我还一边道歉:“师兄,对不住了,我昨天心情不太好喝醉了,给你添麻……” 我话还没说完,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,后面的话全都被吃回去了。 江一辰一挑桃花眼,斜斜地瞄着我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但眼神里的冷漠让我下意识跟炸毛的猫一样,竖起了防御的盾牌,惊呼问道:“江一辰,你怎么会在这儿?!” “我怎么会在这儿?” 江一辰那张堪称完美的脸上多了一丝裂痕,微微眯起了眼睛,伸手合上了笔记本扔到一旁站起来,一步一步地朝我走了过来:“尹月,不是我在这里,你希望谁在这儿?你昨天想亲的师兄吗?” 我昨天想亲的师兄?! 被江一辰这么提醒,我顿时想起了喝醉酒时候,酒壮怂人胆做的大胆决定,立刻解释说:“江一辰,这是个误会,我……” “你什么?被我打断了你的投怀送抱,心里不高兴?” 江一辰的话就像一柄大锤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心上,我咬紧了嘴唇没说话,把我把周恺当成他的事情给吞了下去。 解释没用,江一辰不会听的。 我垂下眼眸看着地面,心底的难过涌上来,刺激得我鼻头发酸,我想哭却又不想在他面前露出这么委屈的样子,好像在向他示弱一样。 “尹月,你昨天胆子很大,跟我说一拍两散?” 江一辰忽然开口说起了我昨天喝醉酒时候的话,伸手抬起了的下巴,凝视着我的双眼,冷冷地开口:“现在我给你个机会,你要是真的想要一拍两散我就成全你,以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,姜岩如果找你麻烦我会帮你挡着,但我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你了。” 喝醉酒时候那一往无前的勇气在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化为乌有,甚至因为江一辰这一刻说出来要放我自由的话,我的心感到一丝痛苦和难过。FL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机械战士

江一辰摇摇头,说他从来担心的都不是罗家,罗家压根在他看来就成不了什么事情,真正让他头痛的是江家。

他的声音很轻,灼热呼吸喷吐在我的脸上,我脸立马红了,但我没漏看他眼底意味不明的暗芒,向后退了一点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。 他的眼神带着几分兴趣,也带着几分试探,如果我真的答应弄假成真,他一定会顺水推舟跟我来一场风花雪月。 我和他不一样,玩不起,只想和他维持现在的关系。 “我这个人胆子小,不敢随便试。”我冲江一辰笑笑,“江大少爷是赫赫有名的情场高手,干嘛老跟我一个已婚马上要面临失婚的妇女过不去?也不怕被人笑。” 这时,铁锅里面的汤汁已经熬浓,锅边甚至带了一点点美味的焦香,我揭起锅盖夹起鸡腿往自己碗里放,全当江一辰不存在。 江一辰无语地叹了一口气:“想不到我江一辰也会有被人无视的一天……” 我理也不理他,啃完鸡腿又去找鸡翅,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我是真的肚子饿了。 或许是我毫不顾忌形象的大吃特吃刺激到了江一辰,他没继续装帅,抄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。 一锅芋头焖鸡吃下来,我快被撑死了,江一辰也好不了哪里去。 直到喝完了老板给我们煮了消食的山楂水,江一辰才开车把我带回城去。 临分别的时候,江一辰叫住了我。 我回过头看他,他脸上的表情是从来没有过的凝重。 “尹月,有一件事情,我必须要跟你提前道歉。” “什么?” “天宁这边的事情我会很快处理,因为合作负责人是你,我不会追责,但是天宁内部会怎么处置你,我可能帮不上忙了。” 天宁的这一个烂摊子本来就是我和姜岩之间的事情,江一辰肯出手帮了我好几次,我已经承情,又怎么可能因此抱怨?更何况他肩膀上扛着太多人的工作,不可能为了我一个人牺牲那些人的利益。 “没关系,我会自己看着办的。”我冲他笑着挥挥手,转身走进了小区。 接下来的两天,王筱柔在我叮嘱下依旧是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工作,我也忙着跑工地和公司,想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线索。 但姜岩这一次做得很干净,我再三清查也没有查出来问题,我也不敢深度挖掘打草惊蛇。 就在我考虑要不要向那个男人求助的时候,他给我发来了带着地址的短信。 说实话,接到短信我有些意外,感觉就像是心有灵犀一样,在我需要他的时候,他就出现了。 我在约定的时间到了订好的酒店房间,一如既往地沐浴后穿上了他给我准备好的衣服,戴着眼罩等他到来。 他进了房间走到我面前,低声对我说:“这几天你为了项目的事情,很累吧?” “还好……已经习惯了。” “我说过,在我面前,你不用装作坚强。” 他忽然把我抱起来,吓得我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,惊呼出声。 “呵呵,别怕,你不会摔下去的,我抱得很稳。” 他的怀抱很温暖,身上的肌肉也很饱满,如他说的那样,他抱我抱得很稳,而且宽广的胸膛更是给我一种久违的安全感。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又想玩什么新的姿势,不好意思问他要干嘛,只能一言不发,等他下一步动作再说。 他坐到了沙发上,把我放到一旁的位置,将我的小腿担在他的大腿上,伸手替我按摩起来。 “谢谢……你按得好舒服。” 我没想到他会替我按摩最近跑太多路变得僵硬的小腿肌肉,更没想到,他按摩的技术还挺不错的,让我差点舒服地哼出声来。 就在这时,耳边忽然响起了略带着两分嘶哑的低沉男声。 “我还有更舒服的给你,要不要?” 他的声音和他说的话就像是一只小爪子,狠狠地抓在了我心上那一块痒痒。 我的身体就像是触电一样,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下,嘴巴里把我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。 “要……” 他狠狠地吻上了我的嘴唇,带着几乎要把我吞下去的气势把我吃干抹净。 等到这一场事情做完了以后,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躺在云端上一样,意识都模糊了,只有那深入灵魂的颤栗还留有无法消失的余韵。 他叫了客房服务,喂我吃了一些东西补充下消耗掉的体力,又把我抱回了床上。 我怕他还要再索取,明天会真的累到没办法去公司,连忙求他:“我这段时间公司很忙,你别……我真的受不住了。” 他拉起我的手,把我带进怀里轻声说:“我不会动你了,我只是想跟你说会儿话。” 我不知道他要跟我说什么,嗯了一声,他在我额角轻轻吻了一下,开口道:“有一件事情,我想要你答应我。” 自从和他接触以后,都是他在明里暗里帮我,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,我知道他的能耐如何。 现在他希望我答应他一件事情,我忍不住好奇,那会是什么事情? 我点点头,问道:“什么事?能先告诉我吗?” “能。”他顿了几秒,就像是在考虑一样,然后开口了,“我希望不管这次项目出问题,姜岩要怎么对付你,你都不要反抗。” “什么?!” 他的话让我惊呆了,我想过许多可能,唯独没有想过他居然要我在这件事情上束手就擒! 我挣脱了他温暖的怀抱,坐了起来,对着他大吼:“为什么我不能反抗?你知道吗?如果这一次姜岩抓住机会的话,我和姑父都会被他打到地狱去!你要我配合,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?” “我知道这次姜岩会对你下狠手,但是我希望你能听我的,不要反抗,也不要问这么多为什么。” 他的声音里面带了两三分歉意,还有几分不可捉摸,但这样的答案对我来说不够 “……”我咬紧了嘴唇,不发一言,我不想敷衍地答应他以后再破坏约定。 我们僵持了好几分钟,他伸手把我揽进了怀里,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。 “抱歉,我真的不能告诉你原因,我只能告诉你,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,非常重要。”快看"buding7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我擦了一下眼泪,过去开门,发现站在门口的人竟然是江一辰,他手里捏着电话,一脸着急。 我完全没想到江一辰会出现在我家门口,有些傻眼,愣愣地问:“江总,你怎么会来了?” 江一辰劈头盖脸冲我吼:“你手机怎么不接电话?而且还跟我玩关机!我还以为你做什么傻事呢!” 来自于一个陌生人的关心,让我心底有些暖意,我苦笑着说:“江总,我没备注你的电话,所以没接陌生号码……另外你放心,我不会为了姜岩那种人去死的,不值得。” “不寻死就对了,那种垃圾不配。”江一辰皱着眉,从怀里摸出一张干净的手帕递给我,“擦擦脸,你现在看起来真狼狈。” “谢谢……” 我接过手帕,一边擦脸上的眼泪,一边把江一辰让进了屋里,然后去厨房给他倒了一杯水。 江一辰来的风风火火,额头上渗出了薄汗,他一口喝干了水,放下杯子拿起一旁的手机给我。 “开机,把我的电话存起来,下次你要再不接我的电话试试看。” 我打开手机正准备存江一辰的电话号码,却看到屏幕上闪烁着一条未读短信,是那个人几分钟前发过来的。 “晚上7点,天悦1908。” 看着短信,我愣了一下,一旁的江一辰站了起来,凑过来看我手机。 “怎么了?有什么麻烦吗?” 我怕被江一辰看到短信,立刻把手机锁屏了,摇头说:“没什么,就是一个广告短信。” “尹月。” 江一辰忽然叫了我名字,我抬起头看他,他很认真地说:“不管你遇到了什么麻烦,只要你说,我都会帮你。” 他说话的时候,双眼没有闪烁,反而很坚定地看着我,我知道他是说认真的。 可是我也有我的疑惑。 “江总……”我想了想,把心底的疑惑说了出来,“不论是之前的工程,还是刚才在公司门口你帮我,我都很感激。但我不明白的是,你为什么要对我好,要帮我。” 虽然我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,可我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。 就像姜岩,我以为是上天赐给了我的爱情和婚姻,现在为此付出的代价让我痛不欲生。 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?”江一辰瞥了我一眼,挑眉道,“我本来是看姜岩那种吃软饭还欺负人的小白脸不顺眼,不过现在……” 江一辰忽然凑了过来,凝视着我的双眼说:“现在我倒是对你很有好感了,要不然你跟了我也不错,以我的能力,保证可以把这些麻烦都给你解决干净。” 他眼里的认真让我的呼吸漏了一拍,脸颊也跟着发烫,我向后退了一步,用开玩笑的口吻说:“算了,江总这样魅力无边的男人,我可消受不起。” 江一辰陪我聊了会儿天,我担心时间拖下去他闹着要一起吃晚饭,耽搁了那边的约定,找借口想休息送了他。 然而就在江一辰刚出门没几分钟,姜岩的电话打了过来。 之前跟姜岩在公司门口吵了起来,我和他算是撕破脸了,接了电话,我口气也不好。 “有事?” “尹月,你可真有本事,给我戴绿帽子都戴到公司来了,现在装什么没事人?!” 姜岩说话难听,我心里压下去的情绪蹭地就窜了起来:“姜岩,你有事就说,有屁就放,我没空跟你闲聊!” “你要进公司做事,这我不管你,但是尹月,要是你心里面还有谢守江这个老东西,最好跟我把婚痛快离了。” 听到姜岩提到姑父,我紧张地追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 “分公司有两个项目的账面亏空了几百万,负责人是谢守江。你要是不肯离婚,那我也只好大义灭亲把证据交给上面。” 我一听就懵了。 姑父在总公司的时候,手上过的资金上十亿都没动过一分一毫,怎么可能去分公司就出问题? 恐怕是姜岩为了要逼我离婚,早就把方方面面都考虑透了,只要他捏住姑父这个把柄,我就只能任他揉捏! 我不只是气愤,而且心寒,我忍不住问:“姜岩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我做错了什么!” “尹月,我跟你保证,只要签字,我绝对不会为难你和谢守江。” “好,明天上午我们就去离婚,一手签字一手给证据。”我擦干了眼泪,狠狠地说,“如果你玩花样,我就是死也会拖着你!”快看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或许是我担心的模样太过于明显,反倒是江一辰来安慰我:“放心吧,尹月,江家我早就提防着这一天了,只要你不出任何事情,我就不怕了。”

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房门被推开,姜岩从外面走了进来。 “怎么会是你?!” 我完全没有想到姜岩会对我动手,心里蛮是不敢相信。 姜岩上下打量了我好一会儿,冷笑起来:“贱货,你没想到我会给你设圈套吧?” “姜岩,我只是从你手上拿回了属于我的东西,不过你就算是杀了我,你也拿不回公司了。” 他现在已经成了公司的负资产,即便我死了,但姑父手里有着那些股票,依旧可以掌控公司,怎么也轮不到他上位。 “公司?我对那个破公司没想法了,我现在只是想要把你那个姘头给弄出来,让他和你成一对绝命鸳鸯。”姜岩蹲了下来,冲着我咧嘴笑,“只要我能解决你和一直帮着你的姘头,我就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一切,包括……” 姜岩忽然停了下来,没有继续说后面的话,但他现在说的部分让我已经彻底明白了。 这时我又回想起姜岩为了陷害我做出的缜密算计,恐怕在后面出谋划策的人就是现在许诺会给姜岩一切的人。 我的心一下揪了起来,如果是躲在姜岩身后的那个人,我怕一直帮助我的那个神秘男人会吃亏,真的被算计。 “不……你不能伤害他!”我急到冲姜岩大喊,向他猛地扑了过去。 然而姜岩的身手始终比我这个病号强太多了,一闪就避开了我,反而一把掐住我的胳膊,把我推搡到地上。 “把她人摁住。” 姜岩冲着一旁的田哥说话,他叫上了刘勇,两个人一个压住了我的腿,一个把我双手拉到头顶,让我摆出了任人宰割的姿势。 我一下就慌了,拼命挣扎,冲他们喊:“你想干嘛!放开我!你们放开我!” “让她安静点。” 压着我腿的田哥听到姜岩说话,冲我笑了一下,捏紧拳头猛地砸到了我肚子上! 我被他打得几乎背过气去,完全没有办法呼吸,眼前都黑了,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气来。 姜岩摸出了我的手机,过来让他们两个人站开,拉起我无力的手解开了手机上的锁。 他划开了我的手机以后,直接用手拉开了我的衣服,露出了下面青一块紫一块的淤痕,然后拿手机对着我咔嚓拍了好几张照片,接着用我的手机发送了一条信息出去。 我此时此刻痛得没办法说话,只能看着姜岩拿着我的手机联系着什么人。 姜岩注意到我的视线,他过来拍了拍我的脸说:“别怕,等你的野男人找你的时候,我会把他给你送过来一起死。” 我用力地吸了两口气,忍住肚子传来的剧痛,对他说:“你错了,我……我没你想的,想的那么重要。” “或许吧,毕竟你都是被我玩烂的货色,谁能看得上你呢?”姜岩笑了笑,无所谓地说,“不过……” 这时,我的手机铃声疯狂地响了起来,姜岩露出了得意的表情。 “看来就算再次的货色,也会有中意的男人啊。” 他接起了电话,听那边说了两句后开口了。 “如果你要保住尹月的命,那么一个人到……” 我瞪大了眼睛,不知道姜岩是怎么联系上已经空号的号码,难道说这个空号也是他们的计划之一? 我大喊起来:“不要来!他们要杀你!不要来!” “妈的,臭婊子,这里轮不到你说话!” 田哥上来就是一脚,踢在了我的胸口,剧痛下,哪怕我用尽全力克制住自己不要喊出来,痛苦的声音也溢出了我的喉咙。 姜岩把手机凑了过来,让我的痛苦呻吟被电话的另外一头听见后,拿着手机出去了。 田哥等姜岩一走,上来抓住我的头发就是两耳光,打得我眼冒金星,头晕目眩,整个人无力地躺在了地上,毫无力气动弹。 就在他还要上来打我的时候,一旁的小燕忍不住上来劝住了田哥:“田哥,这女人哪儿受得了你的拳打脚踢啊,要是她被你打死了,那边的人来不了会坏了事情的。” “妈的!”田哥狠狠地啐了地上一口,站起来去了门口,刘勇迟疑了一下跟了上去。 等他们两人走开,小燕立刻过来轻轻地拍打我的脸,问我的意识是否还清醒。 我意识还算清醒,但是刚才挨得耳光太重,脸已经肿起来了,而且一睁开眼睛就眩晕得厉害,我痛苦地半闭上了眼睛。 “你出去。” 我听到姜岩的声音,睁开了眼睛,他站在门口抄着手,小燕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站起来离开之前把衣服给我稍微合拢了一点。 我不知道姜岩想干嘛,也因为脸肿胀不方便说话,很吃力才问出几个字:“为什么……” 多余的话我说不出来,但我想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。 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是他对不起我在先,利用我在先,背叛我在先! 我所有做的一切,不过是让自己从一场不被爱的骗局里脱身而已,甚至我对他也没有赶尽杀绝,他为什么会要我的命! “为什么?不为什么。”姜岩蹲到了我面前,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,“任何挡在我出人头地面前的石头,我都得搬掉。你和你的姘头,是我证明自己能力的磨刀石,就这么简单。” 他的眼神阴冷得像一条蛰伏的毒蛇,看得我浑身冰冷,然而让我更加心冷的是他看来已经让那个男人上钩了。 姜岩松开了我的下巴,忽然对我说:“之前我记得你说过,江一辰那玩意儿比我强多了,我一直都想知道他把你调教的怎么样。要不然,我们现在试试?比如,用这里……” 姜岩用手掰开了我的嘴巴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 我摆头避开他的手,所有的情绪都快崩溃了! 我瞪着姜岩,虽然没有力气骂他,但是我发誓,如果他敢动我,就算是咬我也会把他那腌臜玩意儿给咬下来! “呵……”姜岩站了起来,用嘲讽的口吻说,“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了,你这个跟人在公共场合都能玩的烂货,我连上你都觉得脏。你好好休息下,晚点你姘头来了,我可是有份大礼要送给他呢。” 说完,姜岩摔门离开了。 我挣扎着把衣服拉整好,忍到这个时候的眼泪再也憋不住,哗哗地流了下来。 如果我曾经认识的姜岩还有人性,现在的这个姜岩就是个完全的疯子。 我不知道他会对我和那个男人做什么,这种未知带来的恐惧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浸泡在冰水里面,忍不住颤抖起来……添加"jzwx123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下午我到JK开会,王筱柔陪我过去的。 谈论正事,江一辰倒没有跟我有过多的闲扯,公事公办地讨论合作计划中的条条款款。 因为牵涉的合作项目太大,合作计划一时半会儿也谈不完,到了饭点的时候,江一辰很自然地叫我去吃饭。 带着王筱柔,我也有了个脱身的借口,我直接说要和王筱柔去逛街吃东西,拒绝了他请吃饭。 从JK出来,王筱柔傻乎乎地问我:“尹姐,咱们要去哪儿逛啊?” “逛啥逛,上一天班还没累啊?走,姐请你吃晚饭,吃完回家休息去。” 我带着王筱柔去喝海鲜粥,她一边呼呼地喝粥,一边跟我闲扯。 “姐,我听前台的妹子说这两天你老收到玫瑰花,谁在追你啊。”王筱柔眨巴着眼睛,一脸好奇地问我,八卦起来一点也不见外。 玫瑰花上的卡片没落名字,前台估计也猜不出来是谁给我送花,更别说王筱柔了。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江一辰跟我之间的事情,打了个哈哈圆了过去,顺嘴问她:“你这两天工作交接得怎么样了?” “交接得差不多了,我这两天就能回来报道了。” 一说起要回来我这里,王筱柔脸上笑容满满,我看着这丫头这段时间挺累的,人也瘦了不少,忍不住又多叫了一份粥,让她带回家补身体。 吃完晚饭,我和王筱柔各回各家,走到小区门口,我一眼就看到了江一辰那辆骚包的跑车。 他看到我立刻从车上下来了,我也不能装没看到。 走到江一辰跟前,我还没打招呼应付他,他就跟我说:“尹月,我想吃你做的饭……” “算了吧,我帮你做个饭倒是没什么事儿,明天你又给我送吃的,这样就不好了。” 我没忘记这人送东西的理由是啥,已经决定断了和他纠缠不清的关系,我也不会心软,拒绝说:“江一辰,我今天累了想回去休息,我们小区外面往左手倒拐,有好几家味道不错的大排档宵夜什么的,我就不陪了。” 大概是我态度坚决,江一辰看了我一眼,摸摸下巴说:“那我明天不给你送早餐,你陪我去随便吃点?” 对于江一辰的话,我是信的,但我更相信如果他不送早餐,肯定还会有别的花样等着我,指不定就是午餐晚餐大赠送。 我摇头说:“江总要想人陪着吃饭,随便一个电话出去,百八十个饭友都来了,何必专注我这里?我先闪人了。” “尹月,你要在意我那些花花草草,我可以发誓,我会解决这些事情……” 我没把江一辰的话放心上,他花名在外,曾经的那些露水情缘怎么解决? 可能他记性不大好,从一开始接触就跟我聊骚到出差的夜不归寝,我可算是见识过他的能耐,我才不信他说的呢。 而且,江一辰的感情生活和我有什么关系? 我往小区里面走,江一辰也没追上来,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 回家里洗头泡澡完了,我舒舒服服地睡在床上,拿起手机习惯性地跟那个人发短信。 距离我被绑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了,他始终没回复我半个字,我忍不住想,究竟是他身体情况不好,还是有其他的事情缠住他,让他无暇分心见我甚至是回我一个短信。 一想到这里,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想起了失踪的姜岩。 不仅仅是警方在找姜岩,江一辰和关山也用自己的法子在找这个人,可姜岩偏偏消失了,谁也找不到他。 我想,他的生父既然要姜岩证明自己的能力,再加上那个和老张说话的人透露出来的消息,姜岩肯定不会被灭口,只是我不明白,他一个大活人能被藏到哪里去? 为什么崔有情死活不肯说出姜岩的生父,是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?还是说她不敢说出那个男人的身份? 带着这样的谜团,我昏昏入睡。 这几天江一辰果然跟我想的那样,没送食物但还是继续送花过来,前台的妹子听我的吩咐,把花直接拒收了。 江一辰没因为我拒签就打电话过来问长问短,我寻思着他难道是放弃了,心里还挺高兴的。 但没想到的是,他直接把花送到了公司其他女同事那儿,再让人家给我转了过来。 本来江一辰送的花又贵重又漂亮,已经引起了不少人注意,现在我不收花束了,他直接来个曲线送花,全公司都知道有人在追我了! 我的办公室不算小,如今被江一辰送的花都快堆成花店了,可是我让做清洁的阿姨把花给扔掉,她那谴责我糟蹋花的眼神让我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。 我这边还没来得及跟江一辰说别在送花过来的事情,那边已经有人找上门来了,而且来的人还不止一个。 前台的妹子过来说会客室有人要见我,我过去一看,看到的是两个顺城时尚圈工作的模特儿还有个十八线的小明星。 三个女人一个个打扮得又漂亮又有杀气,看我的眼神也十分不友好,摆明了来者不善。 我一时间没弄明白她们来的意思是什么,就问她们:“三位指名找我,有什么事情吗?” “尹小姐,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”说话的人是那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徐菲菲,她看我的眼神带着不甘心的恨意。 “我哪里过分了?徐小姐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?” 徐菲菲的话让我有些懵,我跟她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合作关系,而且天宁目前的项目邀请的代言人也不是她,可以说毫无瓜葛。 我话说出来,不仅是徐菲菲脸色不好看了,旁边的两个模特儿脸也拉了下来。 徐菲菲朝我走了一步,要不是她现在在天宁的地盘上,我感觉她怕是想动手呼我巴掌了。 旁边的一个模特儿拉住了她,另外一个模特儿开口了,声音里面满是不高兴。 “江少跟我们说划清界限,不就是因为怕你不高兴吗?尹小姐现在又装什么傻呢!” 一听到江一辰的名字,我头都要炸了! 他说要跟这些莺莺燕燕处理好关系,可是我没想到他居然把我当成借口说了出来。 我皱着眉解释:“三位怕是误会了,我和江一辰没有任何关系……” “没任何关系能说非你不娶?你把我当成大傻子了吧!” 徐菲菲性格有些暴躁,挣脱了一旁的模特儿就冲了过来。 “你一个被劈腿离婚的老娘们儿有什么资格跟我抢男人?就你这张脸,要跟我徐菲菲抢男人还得去找医生整整容!” 徐菲菲骂人尖酸刻薄,捡的都是戳我心窝子的话。 我和姜岩失败的婚姻是我一生的污点,如今因为江一辰被人拿出来当成骂我的资本,我气得浑身发抖。 我忍住了没动手,看也不看徐菲菲一眼,转身快步走到会客室门口,拉开大门冲外面听动静的人喊:“来几个人把这三位小姐请出去。” 就在这时,我听到背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在刺耳的高声尖叫中,我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人用力地往后拽,整个人向后跌了去!FL"HHXS665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