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乌鲁木齐美克大厦,青岛美克美家团购,厦门欧拓美克,济南美克美家

发布时间:2019-11-18 07:0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接下来的几天,夏沐都是在病房度过的。 顾轩扬说她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,不但拦着夏沐,不让她动,更不知道怎么买通了医院里的医生、护士,甚至病人,只要夏沐有一点想出房门的意思,就立马有人冒出来,一定要把她按回床上。 还好——又或者说并不太好——现在的夏沐,实在乖巧得过分了。没有了孩子,她仿佛赫然间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,就好像一个苍白的布娃娃,任人摆弄。 而陈深压根就没有来过。 她病房唯一的客人,只有顾轩扬。甚至有人把他当成了夏沐的丈夫,落在她耳里,夏沐也只是无所谓地笑笑,不做争辩。 不过,今天,当顾轩扬跨进病房的时候,夏沐就敏锐地察觉到,他的情绪很不对劲。他心事重重,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从包里掏出了一份报纸,摆在了夏沐的面前。 头版头条赫然只有四个大字:“世纪婚礼”。再往下看,陈深和苏静心的名字并排而立,配上一张相拥甜笑的照片,虽然只是黑白,却也足够动人心扉。 也伤透人心。 夏沐的心猛地一揪,她的手用力抓紧了床单,别开了脸,不再去看。这个时候,顾轩扬却一点都没有过去的体贴了,他把报纸放在她床头,看了她一眼,迈步出去了。 等顾轩扬离开房间,夏沐还是忍不住把报纸拿过,一遍遍地确认。记者的文笔极是优美,又因为陈苏两家联姻,而毫不在乎笔墨,几乎用了一整个版面,详详细细地描写了婚礼的方方面面,从餐具到宾客、从菜品到新人,哪怕是根本没有参加婚礼的夏沐,也能凭借她贫乏的想象力,把整个婚礼的过程,还原到十成。 咸涩的泪水顺着眼眶流下。 夏沐再一次感到了自己的可笑。为什么放不下他?为什么要去爱他?为什么……在听到他说,解除了跟苏静心的婚约之后,心里居然还可耻地又燃起了一丝希望。 甚至、甚至,在陈深不在的这些天里,她还在梦里偷偷地幻想过,如果他回头、如果他后悔、如果他向自己表白……那么,他们是不是还能有另一个孩子,另一个,在他们的呵护下,平安幸福长大的孩子。 可现在,一切都成了空了。 眼泪噼里啪啦地落在报纸上,夏沐恨不得要把报纸撕破,紧紧地攥在手心里,但就算这样,也丝毫无法抵挡从她内心深处,传来的荒凉。 靠在病房外的顾轩扬也听到了房间里夏沐的低泣,但相比起过去的心疼,现在,他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扭曲的快意和畅爽。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愧疚,反而有一种终于迈出了这一步的释然。 没错,他跟苏静心合作了。他会亲手摧毁这个女人的梦,然后成为她新的依靠,为她遮风避雨,让她的世界里,从此只有顾轩扬,而再无陈深! 过了很久,夏沐带着哭腔的哽咽声音响起:“学长,你还在吗?” “夏沐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。”在门外的顾轩扬郑重说道,像是回答,又像是一辈子的承诺。 沉默了一会,夏沐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: “我要走。离开这里。”

一直到两天之后,忙得焦头烂额的陈深才发现夏沐的医药费账单没有再增加。 不顾苏家人的威胁,他心急如焚的开车到医院。 病房里整洁如新,空无一人。不知怎的,看到这样的情景,陈深的心里很是慌乱。 就在他愣神之际,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他惊喜回头:“夏……怎么是你?”他的表情骤然冷了下来,冷硬的下颚线携带着刻薄。 夏沐的主治医生跟着走了进来,他面色清冷,呈递了一份冰冷的死亡通知书。 “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陈深就像被迎面浇了一桶冷水,直叫他脑袋一片空白,双腿不由地后退,又紧跟着扯过死亡通知单,想都不想就撕成两半,然后挥起拳头,抓起医生就要打:“你少给我作假!我走的时候夏沐还好好的。” 他的声音极度冰寒,发了狠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医生,似要吃人。 医生的态度却更加淡漠:“病人在你走后的第二天就走了。尸体被顾少爷带走了,现在应该已经火化了。”他几乎一眼就能看出眼前男人的暴怒,可一想起之前那个女人的模样,医生就忍不住直接开口,戳破了他最后的那一点期盼。 她,死了? 那个愿意为他付出一切,忍受他一切的折磨的夏沐死了? 不可能,他不相信! 他就是仗着夏沐的爱才敢任意妄为。他看得出她眼底的深爱,只是一直选择性的忽略。可她一直守在他身边不是吗? 所以,她怎么会愿意抛弃他,独自去死? 陈深颓然松开抓住医生的手,感受着天崩地裂,心碎难耐的苦楚。 不,不会的。夏沐不会死的。 “给我调出所有监控视频。”陈深的双眼赤红,音色间满是凶狠。他绝不允许夏沐就这样离开他。 医生撇开头,看着陈深的眼里多了几分不屑。 两个小时后。 透过小小的监控屏幕,陈深深深地看着那个躺在加护病房的女人。她的脸色苍白,没有一点生气,就像即将凋谢的花无声承受着风凌厉的摧残。 他宁愿受苦的是自己。 陈深的视线一刻不移,看着屏幕,直到夏沐的心跳不再平稳,呈下降趋势。他的心猛地紧缩,感受到了窒息般的恐惧。 “哔——” 一声突兀的响声宣告了夏沐一生的终结,刹那,陈深的心好似被千刀万剐。 警报声在病房回荡,医生护士们急忙赶来为夏沐做最后的抢救。就连顾轩扬都赶了过来,不顾一切地扑到夏沐的身上,崩溃嚎啕,哪里还能看到他过去翩翩贵公子的温润模样? 可陈深呢,他口口声声说夏沐是自己此生的挚爱,却只能像现在,无力地看着她心跳归零、呼吸停止,医护人员撤下了所有的仪器,扯开了顾轩扬,然后拉上了白布,掩盖了夏沐一片死灰的容颜…… 夏沐,死了。

一直到两天之后,忙得焦头烂额的陈深才发现夏沐的医药费账单没有再增加。 不顾苏家人的威胁,他心急如焚的开车到医院。 病房里整洁如新,空无一人。不知怎的,看到这样的情景,陈深的心里很是慌乱。 就在他愣神之际,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他惊喜回头:“夏……怎么是你?”他的表情骤然冷了下来,冷硬的下颚线携带着刻薄。 夏沐的主治医生跟着走了进来,他面色清冷,呈递了一份冰冷的死亡通知书。 “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陈深就像被迎面浇了一桶冷水,直叫他脑袋一片空白,双腿不由地后退,又紧跟着扯过死亡通知单,想都不想就撕成两半,然后挥起拳头,抓起医生就要打:“你少给我作假!我走的时候夏沐还好好的。” 他的声音极度冰寒,发了狠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医生,似要吃人。 医生的态度却更加淡漠:“病人在你走后的第二天就走了。尸体被顾少爷带走了,现在应该已经火化了。”他几乎一眼就能看出眼前男人的暴怒,可一想起之前那个女人的模样,医生就忍不住直接开口,戳破了他最后的那一点期盼。 她,死了? 那个愿意为他付出一切,忍受他一切的折磨的夏沐死了? 不可能,他不相信! 他就是仗着夏沐的爱才敢任意妄为。他看得出她眼底的深爱,只是一直选择性的忽略。可她一直守在他身边不是吗? 所以,她怎么会愿意抛弃他,独自去死? 陈深颓然松开抓住医生的手,感受着天崩地裂,心碎难耐的苦楚。 不,不会的。夏沐不会死的。 “给我调出所有监控视频。”陈深的双眼赤红,音色间满是凶狠。他绝不允许夏沐就这样离开他。 医生撇开头,看着陈深的眼里多了几分不屑。 两个小时后。 透过小小的监控屏幕,陈深深深地看着那个躺在加护病房的女人。她的脸色苍白,没有一点生气,就像即将凋谢的花无声承受着风凌厉的摧残。 他宁愿受苦的是自己。 陈深的视线一刻不移,看着屏幕,直到夏沐的心跳不再平稳,呈下降趋势。他的心猛地紧缩,感受到了窒息般的恐惧。 “哔——” 一声突兀的响声宣告了夏沐一生的终结,刹那,陈深的心好似被千刀万剐。 警报声在病房回荡,医生护士们急忙赶来为夏沐做最后的抢救。就连顾轩扬都赶了过来,不顾一切地扑到夏沐的身上,崩溃嚎啕,哪里还能看到他过去翩翩贵公子的温润模样? 可陈深呢,他口口声声说夏沐是自己此生的挚爱,却只能像现在,无力地看着她心跳归零、呼吸停止,医护人员撤下了所有的仪器,扯开了顾轩扬,然后拉上了白布,掩盖了夏沐一片死灰的容颜…… 夏沐,死了。搞怪幽灵

“小心。” 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,把她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。 夏沐惊慌睁眼,一张熟悉温和的俊颜映入眼帘。 “学长。”她站好,从顾轩扬怀里退出。 顾轩扬脸上挂着如和煦暖阳般的微笑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 “我……”夏沐感到一道森冷的视线直逼过来,从余光中,她看到了陈深镀了寒冰的脸,“我和我哥哥嫂子过来取戒指。……他们还在等我,我先走了。” 她说完,慌慌张张就往陈深的方向跑,谁知情急之下,再次脚底打滑,重心不稳,往后倒去。顾轩扬一步上前,把她揽入怀中,语气温柔不失宠溺:“小心点,怎么总是冒冒失失的。” “嗯。”这一回夏沐小心了许多,踩着小碎步走到陈深身边。 店长早笑容可掬地等在了一旁:“请三位到贵宾室来。” 苏静心脸上的笑容根本就藏不住,拉着陈深就往前走。陈深却有意放慢脚步,轻轻挣开了苏静心的手,半挡在夏沐面前:“夏沐有点不舒服,我先带她到边上看看。你先过去了。” 苏静心的表情一滞:这是他为了这个女人,第二次支开她了。 她想要拒绝,却看到了陈深眼里流泻出来的暴戾。他在她面前从不这样,现在居然为了这个女人……苏静心的手指悄然捏在了一起,弯起嘴角:“那好吧。等夏沐好一点,你们就快点过来哦。” 陈深点点头,扯着夏沐的手臂径直往前带。 等到了楼梯间,陈深毫不掩饰他的愤怒:“夏沐,你可真是贱。我这才多久没干你,你就耐不住寂寞了?看到男人就发骚?” “我没有。我是不小心绊倒,学长好心帮我。”夏沐反驳。 “学长?叫得这么亲密?”陈深的幽暗的墨瞳微微眯起,浮现一丝狠厉,冰冷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,摩挲着,“看来我没有满足你?” 夏沐对上陈深狡黠的双眼,心中一空,一股寒流从他的手蔓延至她全身。 她惊恐的瞪大双眸。他该不会是想? 陈深的手绕到她胸前,扯下她的衬衫,另一只手,探向她的裙子。一道清晰的皮带锁扣声起落,陈深拉下夏沐的裙子,扒开她的底裤,没有任何前戏就狠狠贯穿。 “啊!”夏沐的两只手被陈深压在强上,她挣扎无法,只有惨叫。 “叫啊,让所有人都来看看你这的模样。” 陈深猛烈的撞击着,似要把夏沐生吞入腹。等他终于宣泄完,他轻嗤一声,像手上触及脏污一样把她摔开,潇洒推门而出。 夏沐踉跄倒地,狼狈的收拾自己。她一次次的拭去眼角的泪,泪水却还是一次次的不听话的滚落。却根本没有注意,自己的手机被踢到了楼梯间的角落。 这一天接下来的时光,她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去的,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演着戏,好像她跟陈深真的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兄妹。好不容易熬回了家,她倒在床上就昏了过去,发起了高烧。 可就算这样,陈深还是不肯放过她: “起来,说,你是怎么让人绑架苏静心的?”

陈深一把抓住老妇人的双肩,厉声质问:“你说什么?夏沐不是你女儿??” 老妇人一下下的扇着自己的脸,悲伤的不能自已:“我太坏了,我为了我自己,害了她……我是个罪人……”他忽然间,又警惕地瞥了陈深一眼,瑟缩着后退:“你是谁?你想干嘛?想抢走我的女儿是不是?” 陈深克制自己的情绪,极力保持冷静:“我就是想知道夏沐的身世,没有恶意。” 那个老妇人却猛地摇头,她跌跌撞撞地爬起来,嗫嚅地开口:“那个时候在医院,有好多孩子,夏沐是最乖的。我看她最漂亮,就拿她和我自己的宝宝换了……我没得选择的,如果我不那样做,我的宝宝就要跟着我吃苦了。” 老妇人的眼神闪烁,她明知是错,去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辩解。 “我对她不坏的,我还把自己的奶给她吃。可是,后来……后来,我就把她弄丢了。再找回来时,我……不是故意的,我不能再回去过苦日子,才给她下药,把她弄到那个人的床上去。” 老妇人再一次哭出了声,她抽噎着,说不出话来。而抓着她的陈深,眼里也喷射出了愤怒的火焰。他一直以为是夏沐,是夏沐和她母亲联手,所以他才…… 可真正的罪人,居然是这个女人! 她因为贪念,亲手制造了这一切,还把那么多无辜的人,都带进了深渊里。 他钳制她的双手不断收紧,老妇人哀哀号叫:“你弄疼我了!放手!” 随着她的尖叫,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也赶了过来,他们一见到老妇人,就涌了上来:“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?你女儿不会再这里的,快跟我们回去。” 他们从陈深手里接过老妇人,脸上带着几缕歉意对陈深说道:“谢谢你,把她拦下。她是我们精神病院里的病人,老是偷跑到这里,说要找女儿。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,怎么可能能找到。” 白大褂的语气满是叹惋,言语间是对老妇人的同情。或许,这些年,她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…… 一时间,陈深说不上心里是何种滋味,他松了手,可在看见那群人准备押走老妇人之际,他又忍不住凑上前:“你是在哪里换了夏沐?” 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老妇人看着陈深脸上的怒气,吓得连连往那群白大褂身边躲,到了最后,嘴里只剩下了“不知道”“对不起”“我的错”这样支离破碎的语句。 陈深知道,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疯了,什么都问不出来了。 他松开了手,放那群人离开。 这个女人在恐惧和愧疚中疯癫,而他何尝不是活在仇恨的牢笼里? 而他的夏沐,多么无辜?因为一个把她抱离亲生母亲的女人,就成了他残酷岁月里的牺牲者。 陈深的内心备受煎熬。无限的自责和悔恨笼罩着他。如果……如果夏沐不是那个女人的女儿,他还会对夏沐那么残忍吗?没有了仇恨的阻碍,他该怎么面对夏沐?如果来世有幸再遇见夏沐,他该怎么克制自己的对她扭曲的占有欲? 暮色暗沉,天边下起了下雨。 陈深仍站在原地。 过了很久,很久,他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:“给我查一下二十年前,所有医院出生的婴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