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拉单杠用什么手套,当兵单杠双杠是什么意思,拉单杠对腰间盘突出好吗,拉单杠的技巧图解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3:58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对方一直在给我做工作,希望我能快点交代出犯罪事实。 我冷着一张脸看着他,半个字都没说。 就这么僵持了许久后,他把我拘留了起来,把我关在单间里面。 身上的包被他们拿走了,连同我的手机也没留下来,房间里面也没个能说话的人,只有我自己面对这一切,面对未知的命运。 虽然我是被拘留了起来,但吃喝的并没有少我。 我心情差到没胃口,最后还是强迫自己应付了下肚子,因为我怕我身体垮掉了以后会更难应对接下来的事情。 晚上女警陪我简单洗漱了一下,让我就在单间里面的床上睡觉。 我躺在床上,心里有着无数的疑问,到底是谁做的这一切,布下了局让我钻? 而江一辰的那个堂哥江一帆又在这个事件里面扮演什么角色? 我翻来覆去地想这些事情,越想心里越是迷糊,明明我们和关山见面的时间就是上个周,但是陷害我的证据是从更早的时间就准备好了,难道关山的合作提议本身就是一个陷阱? 可是我和关山分明是第一次见面,他的陷阱就算是针对江一辰,又怎么能算计到我的头上? 不对,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因为我心里面非常清楚,这些证据牵涉到了我过世的母亲,那个银行户头我没去销的事情不应该有其他人知道才对。 一想到我舍不得把妈妈的痕迹从这个世界上抹去,反而成为了别人利用她的丑陋事实,我心情就愤怒且悲伤。 不论是谁做的这件事情,我发誓一定要让他狠狠地栽一个跟头。 这些乱糟糟的事情让我一整晚都没能睡好觉,天色开始泛白的时候,我才逼着自己休息了一会儿。 早饭吃过以后,昨天审讯我的那个警察又来跟我谈话了,这一次他的态度显得很强硬,一口咬定我做了这些证据铁定的事。 他不相信我,我也懒得跟他继续说,一直保持沉默。 僵持到快中午的时候,一个警察走了进来,跟他说了两句。 他瞪了我一眼,沉着脸把我带了出去,在审讯室外面,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站在那儿冲我微微点头。 这个人虽然我没跟他打过交代,可是我认识他。 方冬晨,顺城最大律师事务所的老板,也是这一行里面知名的金牌律师。 “尹小姐,你辛苦了,我是来接你的。” 接我?我有些疑惑,但没有说话,之前审讯我的警察没了影子,另外一个年轻的女警过来带我去拿了随身的物品,然后又在方冬晨的陪伴下办理了出去的手续。 离开警局,方冬晨要接我上车,我这才问他:“方先生,是我姑父请你来的吗?我姑父呢?” 在顺城,唯一一个能这么快把我弄出来的人,我只想到了姑父。 方冬晨呵呵笑了两声,对我轻声说:“尹小姐,请我来的人不是你姑父。” 如果不是姑父的话,那会是谁?我追问:“那就是江一辰了?” “这个人也不是江总。”方冬晨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,坦然对我说,“至于他是谁我不能说,而且我也不知道。你只需要知道这个案子我接了,你不用太担心。” 听方冬晨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定我提出的人选,答案只剩下了一个。 让他把我从里面救出来的人只可能是他了,那个跟我有过无数肌肤之亲,帮我复仇的男人。 方冬晨先带我去吃了早餐,然后把我送回了家。 我的手机昨天在去警局的时候就没什么电了,这时候已经自动关机,我把充电插头插上以后打开了它。 刚解开屏幕锁,十数个未接来电和几十条短信出现在屏幕上。 我看了一下未接来电,有姑父打的,有王筱柔打的,也有乔娜和江一辰打的。 我给姑父王和乔娜报了平安,考虑了许久,还是给王筱柔回了电话过去。 几乎是打过去没两秒,王筱柔就把电话接了,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话筒传了过来。 “尹姐!你没事吧?” 我听出王筱柔声音里面的自责和紧张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:“我现在没事了,你身体好点了吗?” “我没事……尹姐,公司里的妹子给我打了电话,说你的办公室被查了,他们说你利用公司资源做了让合作伙伴受损的事情,已经被抓了。” 王筱柔说着说着就小声啜泣起来:“姐,你被抓是不是和我的那个电话有关系?” “和那个没关系,对方就算这次没能利用到你诱骗我出来,也会想其他的法子对付我,所以你也不要太过于自责了,好好养病。”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王筱柔结结巴巴地可是了好几声,又说,“我今天早上拿到了粪便的化验报告,我的急性肠胃炎诱发的原因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,可是我一向很注意这方面的。” 我明白了王筱柔的意思,追问她:“难道你吃饭的时候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?” “嗯,我本来没当回事,但现在想起来,觉得有点奇怪。”王筱柔说,“我昨天是在家门口的店吃面条,刚吃了没两口,我旁边有个端豆浆过来男人把豆浆洒到了我的面碗里面。后来我吃完面条走的时候,我记得他那一杯豆浆,他一口都没喝。” 如果是如王筱柔推断那样,她的腹泻并不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,那么只能证明整我的那个人,手段非同寻常,而且算得丝丝入扣。 那个人究竟是谁?又到底是谁要整我? 挂上了王筱柔的电话,我这才去看短信。短信除开王筱柔乔娜给我发的,那个男人居然一连给我发了好几条消息。 那些消息的内容也不过就是说他知道我现在的处境,会想办法把我弄出来,让我要顶住压力别乱承认和自己无关的事情,他会找出证据给我洗白一切。 知道他为我做的一切,又看到了这些短信,昨天到今天我心里的那些煎熬和痛苦也变成了晦暗的甜蜜。 内心的不安有了寄托,我忍不住看着短信流泪。 如果不是他,恐怕我现在还在里面,而如此完整的证据链,恐怕就是江一辰也未必会相信我。 这时我也意识到江一辰并没有跟我联系的事实。 我拿着手机有些挣扎,我到底要不要联系他,跟他说明情况?好看小说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我和周恺走到了一旁稍微安静一点的角落,周恺看着我叹了一口气:“尹月,好久不见了,你过的还好吗?” “是啊,师兄,好久不见了……你也还好吗?” 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我原本想装出来的距离和陌生全都被他温柔的语气抚平。 看着眉眼和数年前没多大区别的周恺,我忍不住想起了曾经在一起求学时的那些日子,怎么也不能再和之前那样对他冷口冷面装陌生人了。 “之前我回国的时候也想找过你,但没能联系上,你等下有空吗?我们一起聊聊?”周恺看我态度缓和,脸上漾出一抹笑容,“我这次被赫拉选上的珠宝只有一件,正好你的朋友买了,我这边已经没事了。” “桑姐不是我朋友,是客户。”伸手不打笑脸人,我想了一下,跟他说,“我今天应该没时间跟你聊天了,不过我们可以改天联系。我的电话是……” 交换了联系方式以后,周恺和我重新回到了桑启红那边,他跟桑启红聊了几句,然后跟桑启红说了许多关于这一套珠宝的保养方法等等,说完才离开了酒会。 桑启红看着周恺离开的背影,走到我身旁悄声说:“尹小姐,周先生是你朋友?” 我和周恺离开的事情怎么也瞒不下去的,坦然回答她:“几年前我出国留学的时候,周恺是我师兄,不过后来家里出了事情,我回国了,没有继续学业。” 我父母车祸过世的事情,当年在顺城上过社会新闻,来吊唁的商界人很多,桑启红的丈夫陈永明也曾经派人送过花圈来。 桑启红听我提及往事,脸上露出了一抹歉意道:“抱歉,我不该打听你这些隐私事情的。” “没什么,反正这都是陈年往事了。”我把话题岔开,“桑姐,敏珍小姐是什么时候出嫁呢?要是时间能对上,我也想来沾沾喜气。” “我那女儿说什么五月新娘会最幸福,所以和未婚夫把婚礼订在了五月。”桑启红笑吟吟地拉着我的手,“今天和尹小姐聊天很投缘,到时候可别忘了来喝一杯喜酒。” 说到这里,桑启红拿出手机跟我交换了微信和电话,又对我说:“我感觉和你真的很有缘分,要是你不介意的话,我能不能叫你小月?” 桑启红和我拉近关系的态度十分分明,我也不知道她是因为这次的帮她选购合了眼缘,还是说有其他的原因,我都笑着点头说:“那行,桑姐要是觉得方便叫我名字就可以了,听着也亲近些。” 我和桑启红闲聊了一会儿后,分开各自离开了酒会。 我出来以后给小方打了个电话,他来大门口接我。坐上车后,我手机响了起来,拿起了一看,发现是周恺发过来的短信。 “师妹,好好休息,回见。” 简单地回复了回见两个字,我点开了周恺的朋友圈,看了一下他的生活。 周恺的生活挺简单的,一般就是活动的通告,又或者参展了什么的,大部分都是和工作有关,剩下的则是一些看展或者灵感碰撞下的记录,完全就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。 我不得不佩服周恺在珠宝设计上的热情和才华,也难怪他才毕业没两年就能进入珠宝届赫赫有名的赫拉,并且在里面开辟了自己的子牌了,他不但有天赋,而且比其他人更加认真。 我忍不住想,如果家里没有出事情,我又会走上什么样的一条道路呢? 或许我会和周恺一样,醉心于自己钟爱的珠宝设计行业,结识更多的同好,或许这样我就不会因为伤痛爱上陪我度过艰难时期的姜岩,不会体会到曾经把我拖下泥淖的婚姻。 然而…… 那也意味着我不会认识江一辰,我们极大可能就是陌路人……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,我的心就像是被一根针刺了一下,隐隐发痛,用力地摇摇头,把那些已经不可能出现的假设甩出了自己的脑海。 小方开车很稳很快,我还在胡思乱想的当口,他已经把我稳稳地送回了别墅。 江一辰没回来,我卸妆后泡了个热水澡。 柚子香味的入浴剂驱赶走了冬夜的冷,也更让我心底暖和,热水氤氲,我泡得昏昏欲睡。 不知道是做梦还是怎么的,我感觉紧绷的肩膀多了一双手替我按摩,放松坚硬的肌肉…… “唔……” 这个力道正到好处,舒服得我哼出了声音,然而正是这一下,我才意识到不是梦境,猛地睁开了眼睛,只感觉肩膀上的大手还在动作。 我惊得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一个转身,看到的是正往后退了一步,避开浴缸溢出热水的江一辰。 看到江一辰,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终于放下心,瞪了他一眼:“你进来怎么都不吭声,吓死我了!” “我敲过门。” 江一辰理直气壮地丢下四个字,噎的我死去活来,他看了我一眼问:“你还泡不泡澡?要泡的话,我帮你按按,刚才那力道还行吧?” 江一辰自己都忙的要死,怎么会闲到来给我按摩?不会仅仅因为我受伤吧? “我不泡了。”我对江一辰说,“你要是忙的话不用管我,我自己可以搞定这些事情。” “今天你陪桑启红表现得不错,我也省心了不少,现在不忙。”江一辰小心翼翼地避开我受伤的手,拿起浴巾给我擦身上的水,“而且你是不是忘记了,我说过,你这手恢复之前,我都会负责照顾你的。” “能帮上你的忙就行,我怕的是帮不上忙。” 我说的是真心话,自从和江一辰认识以来,都是他对我的帮助多,能帮上他忙,我很开心。 想到这里,我冲着江一辰露出了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。 江一辰看着我,愣了一下,忽然叹了一口气,问我:“尹月,你别太小看自己了。今天你的表现帮了我一个大忙,也决定了未来我和陈永明的一部分合作计划。” 什么?就是陪桑启红逛逛高订珠宝展,我居然发挥出了这么大的作用?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猛地睁大了眼睛。 “你不是逗我玩儿吧?!”FL"jzwx123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尹月,谢谢你在船上试图保护我。” 我瞪大了眼睛,疑惑无比地看着他:“江总,你在说什么?” 江一辰冲一旁的护理工点点头,指了一下自己的小腿,那个护理工立刻走了过来把他裤脚往上推了一截。 他的腿上,赫然印着一个深深的牙印。 “你不会忘记了这个吧?”江一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“或许你不知道,那个人打晕我之后怕我醒过来找麻烦,给我打了一针麻醉。但我体质比较特殊,麻醉剂的剂量不足以让我失去所有的意识。所以……” 江一辰抬起头看着我,眼神里面有着从未有过的温柔:“你冲过来保护我的时候,我醒着,只是没有办法动弹而已。” 他的眼神太过于温柔,我的心跳漏了一拍,然而另外一种迫切的焦虑感更是告诉我,如果现在不做些什么,他说出的话会让我无地自处。 我的视线往旁边偏开,干笑着说:“江总,我只是还你之前来救我的人情,你不用放心上。” “我怎么可能不放心上?”江一辰勾起唇角笑了起来,“尹月,如果之前我喜欢你只是一种感觉,那么现在我的心告诉我,错过你这样一个勇敢的女人,我会悔恨一生。” “江总,你别这样,不开玩笑我们还是合作对象……” 我试图岔开话题,但江一辰落在我身上的视线太过于火热,让我完全没有办法忽视他眼底的热情。 “我没开玩笑。”江一辰的声音很冷静,也很郑重其事,“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是个花花公子,不是个值得托付真心的男人,可是尹月,我想要追求你,用我所有的一切向你证明我是认真的。我想……” “江总!”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打断了江一辰的话。 羞恼和难堪的情绪缠绕着我,让我红了脸颊,更让我大脑滚烫发热,无法继续待在他的病房。 “江总,我不舒服先走了,我看你也该休息一下了。” 丢下这一句话,我逃出了病房,顾不得背后江一辰连连喊我名字。 我“啪”地一声关上门,一抬头看到了站在病房正对面的乔娜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关山。 他们两个人一直在门口没进来,看到我,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,显然是听到了刚才里面那一出好戏。 “尹小姐,我一直都在想什么人才能收了江一辰这个浪子,没想到他还真的会为了你收心呢。”关山看热闹不嫌事大,明明和江一辰并不是什么关系特别亲密的朋友,却十分大方地对我说,“要是你们两个人能成了好事,我关山一定会准备厚礼送上祝贺。” 乔娜也双眼发亮地凑了过来,一脸惋惜地对我说:“本来我还挺想睡江一辰的,不过看你面子,我放他一马了。” 关山跟我开玩笑就算了,乔娜也跟着闹,我忍不住苦笑着摇摇头:“娜娜,你别跟我开玩笑了。我一个离异女人怎么可能跟黄金单身汉江总能有什么,再说了,我现在心思根本没在这上面。我……” 我一想到现在行踪不明的那个男人,猛地意识到了一个差点被忽视的问题。 江一辰知道我救他是因为麻醉剂对他无效,那他是不是也知道了那个人的存在?! 我顾不得那么多,抛下关山和乔娜重新回到了病房。 江一辰看我去而复返有些意外,也有些欣喜,冲我笑着问:“怎么,被我感动打算答应我的追求了?” “不,我有事想要和你单独谈谈。” “罗玲,你们先出去一下。”江一辰立刻让罗玲和护理工都离开了病房。 目送他们离开后关上了病房大门,我神色复杂地看着江一辰,轻轻叹了一口气,走到了病床前。 我用几近耳语的声音小心翼翼地说:“江总,那个救了我的男人……” “怎么,你想知道他是谁?”江一辰两只眼睛定定地看着我,打断了我的话。 我垂下眼眸摇摇头,那个男人既然要隐瞒我关于他的身份,我就不会去轻易打破我们之间的约定。 “不是,我是另外有一个请求。”我直视着江一辰的双眼,一字一句说,“如果江总知道了那个人的身份,我希望江总能够替他保守这个秘密,不要告诉任何人,包括我。” 江一辰毫不犹豫地点点头:“不管我知道不知道那个人的真实身份,我可以向你发誓,我不会和任何人谈起他。但是,我也有一个请求。” 我一点也不迟疑地回答:“江总你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,我都会答应你。” 江一辰冲我笑笑说:“你回答这么快,就不怕我提出的事情让你为难?” “不怕。”我坦然说,“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。” 和江一辰共事了这么长的时间,我知道以他的骄傲不屑做出趁人之危的事情,而且我也是在为江一辰的请求划下一个底线,那就是我绝对不会用自己来换取他的守口如瓶。 “我的请求很简单,我希望你能允许我追求你。”江一辰说完之后,又补充道,“尹月,不管你喜欢谁都不重要,我只是想要一个正大光明追求你的机会。而且接受不接受我的追求由你来决定,我绝对不会利用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勉强你。” 江一辰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而且那个秘密又和那个人有关,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说:“能不能让我考虑一段时间?” 或许是我的表情太过于尴尬和紧张,江一辰没逼我现在就做出决定,点点头同意了。 没了他的步步紧逼,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连忙说:“你不舒服先休息,我闪人了,回头有时间再来看你啊。” 一出了江一辰的病房,我怕关山又上来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,连乔娜都没叫上,一口气逃回了我自己的病房。 我回到病房的时候没看到姑父,本来以为他老人家是回去休息了,可过了会儿他回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个崭新的手机。 “小月,这是你的新手机,我给你补办了原来的卡,你存一下我的电话。” 我原来的手机在被绑架的过程中已经不知道掉哪儿去了,姑父刚才离开病房就是为了给我重新办个通讯工具,方便联系。 “姑父,我马上就存你电话,你现在快点回家休息,别老在医院里待着。”我从姑父手里拿走了手机,要还想留下的姑父回去休息。 因为我被绑架的事情,姑父肯定没休息好,他年纪也大了,如果真的累出个三长两短来怎么办? 姑父放心不下我一个人,正好乔娜来了。 乔娜跟姑父说了会陪我住下之后,他才放心地回了家。 乔娜鞍前马后地帮着我擦了身体,又弄了我喜欢吃的东西过来,这才躺在我旁边的护理床上补觉。 我存好了姑父和娜娜的号码,下意识地点进了短信里面。 看着空白一片的手机屏幕,我忍不住给那个已经注销了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,仿佛这样就能让我心里无处安放的担心和着急有个去处一样。 “你还好吗?” 按下发送的键以后,意料之中的无法发送提示并没有出现。相反,短信上出现了一个发送成功的小勾。 我蓦地瞪大了眼睛,整个人愣住了,随即,我抓起电话拨出了那个号码!美N小说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被捆住了手脚,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。 我看了一下周围,一片漆黑,只有前方的门缝里漏出了点暗蓝色的光,能让我约莫看清楚自己身处在一个狭小的环境内。 我摸索着爬起来坐着,摸了一下自己身上,衣服依旧完好,但随身的包和手机已经没了踪影。 想起那些人把我弄来的手段,我再蠢也知道自己恐怕是中了什么圈套了。 这个圈套应该不是那个男人给我设下的,可如果不是,那么这件事情又和谁有关? 此时此刻,我没有办法和身边任何一个人联系,更不知道我现在处于什么地方,面临什么样的状况,心里又是焦虑又是着急。 可哪怕到了这个时候,我还是会忍不住想,就算给我发送短信的陌生号码骗了我,那么一直跟我有肌肤之亲的男人是否也遇到了什么麻烦,才会到了销号的地步。 只要想到那个人身上曾经的疤痕,只要想到那天晚上他被血浸透的衣服,我心里再多的慌张和恐惧,也勉强自己勇敢起来。 我必须先从这里逃出去才行! 打定了主意,我冷静下来衡量自己现在的状况,发现手上的绳扣虽然比较短难以解开,但因为我双手被绑在了前面,能够摸索着解开脚腕上的绳索。 我慢慢地把脚上绳扣解开,随即扶着一旁的墙壁站了起来。 这个狭小的空间很黑,因为光线原因,我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,只能靠手去摸。 沿着墙壁往前走了几步,我脚尖碰到了一个不锈钢的东西,踢着它发出了当啷的脆响。 我心里暗道不好,果然,紧闭的门立刻被人推开,之前在酒吧遇到的那个男人一脸凶狠地走了进来。 “妈的,臭女人吵什么!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打死你!” 他一手抓住了我的头发,把我狠狠地掼在地上,我手肘正好曲折着磕下去。 骨头硬磕着地面,钻心的痛让我忍不住发出了惨叫声。 “好痛!” “叫你他妈吵老子睡觉!叫你吵!” 这个男人丝毫没有因为我的痛苦减少辱骂和殴打,他飞起一脚踢到了我的肚子上,腹部被重击的痛让我眼前猛地发黑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 冷汗一瞬间从身体里面被痛苦和窒息感逼了出来,我背心立马就湿了,肚子里面的痛和手肘的痛让我憋不住哭了出声。 然而我痛哭他也没停止殴打我,我只能用手臂护着肚子和脸,大声喊救命,声嘶力竭地喊救命。 这时,外面跑进来了一个年轻男人,他上来拉住了这个男人,赔笑说:“田哥,那边说了这个女人暂时还不能动,你要是把她现在就打死了,抓不到她姘头,咱们也拿不到剩下的钱啊!” “妈的,又不让我搞这臭婊子,又不让我打她,屁事情真多!”田哥看了我一眼,又看向年轻男人,“那边可别跟我玩花样!不然,刘勇,我他妈连你一起收拾!” “田哥,我都靠着你吃饭呢,哪儿能坑你啊!我来处理后面的事情,你先休息啊!” 刘勇态度恭敬地送走了田哥,走到一旁摁开了电灯开关。 屋子的墙壁上‘啪’地亮起了一个昏暗的灯泡,我总算看清楚了这个狭小的空间。 这是个四壁斑驳的小房间,只有十个平米左右大,我现在处在房间的一侧。 另一侧堆放了一些诸如坏掉的塑料板凳啊,发黄的白色塑料桶什么的,这里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储物间。 “尹小姐,我劝你别搞事了,不然田哥要真上你,或者再打你一顿,他脾气大拳头狠,我也不敢再来救你一次了。” 这个叫刘勇的男人剪着小平头,我记得这个人,他就是之前坐在路灯下面包车里面的那个人! 事实再次证明了我之前的直觉没错,只是我醒悟得太慢了,太盲目相信短信另外一头的就是那个值得我相信的人。 “你知道我是谁,你应该知道我也有钱……”我忍着腹部的痛,小声地对他说,“如果你能放我走,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。” 刘勇看了我一眼,笑着说:“尹小姐,这不是钱的问题。如果我们把你放走了,我们交不出人来,这条命就没了。” 很多事情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,除非这事情要命。 我抿紧了嘴巴,不再说话,心里忍不住想到底是谁这么恨我,而且又这么有手段,让这些混子绑架我。 但这个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刘勇说过的话,留着我的这条命是为了抓到我的姘头! 我心里一惊,心底不由地暗自为那个男人担心! 之前他来找我的时候就受过那么重的伤,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,绝对不是好相与的,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对他不利! 可是,我脑海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说话。 我和那个人就算有过肌肤之亲,就算他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,可那又能说明什么? 我怕他因为我的关系上当受骗被抓过来,然而更害怕即便他知道我被抓了却无动于衷,让我一个人身陷险境。 我不怕死,但我是真的怕自己在他心底一点痕迹都留不下…… “你要是一直都这么配合,至少死之前还能过两天舒服的日子。” 刘勇把我从地上扶起来靠墙坐下,然后去从外面拿进来一个面包和一瓶水,放到了我面前。 “你能答应我别闹事不?要是能确定不搞出太大动静,我就不绑着你的腿了,不然等下你内急只能拉在身上。” 都到了这个地步,我肯定不想死也死得狼狈,我点点头低声说:“我答应你,绝对不会惹麻烦。” “行,等下你吃了东西自己休息。”刘勇指着一旁的白色塑料桶对我说,“你如果有内急就用那个白色桶子凑合一下,明天我女朋友过来了,她可以陪你上厕所。放心吧,要是顺利,你过不了几天苦日子。” 苦日子…… 一想到这些人的目的是要我和那个男人死,我心沉得厉害,压根就吃不下东西。 而且刚才那个田哥踢我的时候很用力,我感觉自己肚子痛得厉害。 刘勇要出去的时候,我叫住了他,小声地恳求他:“请留一盏灯给我好吗?我不想解决了内急弄得到处都是,到时候累着你们收拾也不好……” 刘勇迟疑了一下,没说什么,关上门走了。 我背着门拉起衣服看了一眼肚子,一大块淤血嵌在雪白的皮肤上,说不出的刺眼。 除开肚子上的伤,胸口和手臂也是伤痕累累,我唯一能暗自庆幸的是那个叫田哥的男人不会动我,不会发现我身体的秘密……美N小说"jzwx123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被捆住了手脚,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。 我看了一下周围,一片漆黑,只有前方的门缝里漏出了点暗蓝色的光,能让我约莫看清楚自己身处在一个狭小的环境内。 我摸索着爬起来坐着,摸了一下自己身上,衣服依旧完好,但随身的包和手机已经没了踪影。 想起那些人把我弄来的手段,我再蠢也知道自己恐怕是中了什么圈套了。 这个圈套应该不是那个男人给我设下的,可如果不是,那么这件事情又和谁有关? 此时此刻,我没有办法和身边任何一个人联系,更不知道我现在处于什么地方,面临什么样的状况,心里又是焦虑又是着急。 可哪怕到了这个时候,我还是会忍不住想,就算给我发送短信的陌生号码骗了我,那么一直跟我有肌肤之亲的男人是否也遇到了什么麻烦,才会到了销号的地步。 只要想到那个人身上曾经的疤痕,只要想到那天晚上他被血浸透的衣服,我心里再多的慌张和恐惧,也勉强自己勇敢起来。 我必须先从这里逃出去才行! 打定了主意,我冷静下来衡量自己现在的状况,发现手上的绳扣虽然比较短难以解开,但因为我双手被绑在了前面,能够摸索着解开脚腕上的绳索。 我慢慢地把脚上绳扣解开,随即扶着一旁的墙壁站了起来。 这个狭小的空间很黑,因为光线原因,我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,只能靠手去摸。 沿着墙壁往前走了几步,我脚尖碰到了一个不锈钢的东西,踢着它发出了当啷的脆响。 我心里暗道不好,果然,紧闭的门立刻被人推开,之前在酒吧遇到的那个男人一脸凶狠地走了进来。 “妈的,臭女人吵什么!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打死你!” 他一手抓住了我的头发,把我狠狠地掼在地上,我手肘正好曲折着磕下去。 骨头硬磕着地面,钻心的痛让我忍不住发出了惨叫声。 “好痛!” “叫你他妈吵老子睡觉!叫你吵!” 这个男人丝毫没有因为我的痛苦减少辱骂和殴打,他飞起一脚踢到了我的肚子上,腹部被重击的痛让我眼前猛地发黑,几乎喘不过气来。 冷汗一瞬间从身体里面被痛苦和窒息感逼了出来,我背心立马就湿了,肚子里面的痛和手肘的痛让我憋不住哭了出声。 然而我痛哭他也没停止殴打我,我只能用手臂护着肚子和脸,大声喊救命,声嘶力竭地喊救命。 这时,外面跑进来了一个年轻男人,他上来拉住了这个男人,赔笑说:“田哥,那边说了这个女人暂时还不能动,你要是把她现在就打死了,抓不到她姘头,咱们也拿不到剩下的钱啊!” “妈的,又不让我搞这臭婊子,又不让我打她,屁事情真多!”田哥看了我一眼,又看向年轻男人,“那边可别跟我玩花样!不然,刘勇,我他妈连你一起收拾!” “田哥,我都靠着你吃饭呢,哪儿能坑你啊!我来处理后面的事情,你先休息啊!” 刘勇态度恭敬地送走了田哥,走到一旁摁开了电灯开关。 屋子的墙壁上‘啪’地亮起了一个昏暗的灯泡,我总算看清楚了这个狭小的空间。 这是个四壁斑驳的小房间,只有十个平米左右大,我现在处在房间的一侧。 另一侧堆放了一些诸如坏掉的塑料板凳啊,发黄的白色塑料桶什么的,这里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储物间。 “尹小姐,我劝你别搞事了,不然田哥要真上你,或者再打你一顿,他脾气大拳头狠,我也不敢再来救你一次了。” 这个叫刘勇的男人剪着小平头,我记得这个人,他就是之前坐在路灯下面包车里面的那个人! 事实再次证明了我之前的直觉没错,只是我醒悟得太慢了,太盲目相信短信另外一头的就是那个值得我相信的人。 “你知道我是谁,你应该知道我也有钱……”我忍着腹部的痛,小声地对他说,“如果你能放我走,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钱。” 刘勇看了我一眼,笑着说:“尹小姐,这不是钱的问题。如果我们把你放走了,我们交不出人来,这条命就没了。” 很多事情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,除非这事情要命。 我抿紧了嘴巴,不再说话,心里忍不住想到底是谁这么恨我,而且又这么有手段,让这些混子绑架我。 但这个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刘勇说过的话,留着我的这条命是为了抓到我的姘头! 我心里一惊,心底不由地暗自为那个男人担心! 之前他来找我的时候就受过那么重的伤,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,绝对不是好相与的,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对他不利! 可是,我脑海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说话。 我和那个人就算有过肌肤之亲,就算他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,可那又能说明什么? 我怕他因为我的关系上当受骗被抓过来,然而更害怕即便他知道我被抓了却无动于衷,让我一个人身陷险境。 我不怕死,但我是真的怕自己在他心底一点痕迹都留不下…… “你要是一直都这么配合,至少死之前还能过两天舒服的日子。” 刘勇把我从地上扶起来靠墙坐下,然后去从外面拿进来一个面包和一瓶水,放到了我面前。 “你能答应我别闹事不?要是能确定不搞出太大动静,我就不绑着你的腿了,不然等下你内急只能拉在身上。” 都到了这个地步,我肯定不想死也死得狼狈,我点点头低声说:“我答应你,绝对不会惹麻烦。” “行,等下你吃了东西自己休息。”刘勇指着一旁的白色塑料桶对我说,“你如果有内急就用那个白色桶子凑合一下,明天我女朋友过来了,她可以陪你上厕所。放心吧,要是顺利,你过不了几天苦日子。” 苦日子…… 一想到这些人的目的是要我和那个男人死,我心沉得厉害,压根就吃不下东西。 而且刚才那个田哥踢我的时候很用力,我感觉自己肚子痛得厉害。 刘勇要出去的时候,我叫住了他,小声地恳求他:“请留一盏灯给我好吗?我不想解决了内急弄得到处都是,到时候累着你们收拾也不好……” 刘勇迟疑了一下,没说什么,关上门走了。 我背着门拉起衣服看了一眼肚子,一大块淤血嵌在雪白的皮肤上,说不出的刺眼。 除开肚子上的伤,胸口和手臂也是伤痕累累,我唯一能暗自庆幸的是那个叫田哥的男人不会动我,不会发现我身体的秘密……美N小说"jzwx123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机械战士

这些都是我亲笔复核过的合同,而且还有我一张银行卡的流水。 看到银行卡流水,我心咯噔一跳,这张银行卡被我扔在家里,姜岩知道我的密码,肯定是他拿去做了手脚和文章。 那张银行卡的流水上进钱的时间和合同签订时间相符,而银行卡里面的钱也在进账之后被提走,现金去了哪里我不知道,但姜岩摆明了是要让我背这口锅,甚至是想送我去坐牢。 姜岩冲我得意地笑了笑,问我: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” 看着他那张俊帅的脸,我只觉得一阵恶心,冷冷道:“我想跟你离婚,只要想到我曾经爱过你这种小人,我就想吐!” “离婚?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姜岩站到我的面前,阴测测地对我说,“等你进去坐牢了,我再跟你离婚。” 这时,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,我看到姑父从外面走了进来。 他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,直直地走向了我和姜岩,脸上满是焦虑和担心。 “谢守江,你来这里干嘛?今天还轮不到收拾你。” 姜岩说话一点也不客气,丝毫没把姑父放在眼里,说话指名道姓。 姑父没生气,走过来看了我一眼,对姜岩说:“姜总,我手里还有一些公司的股份,我希望能用它填补小月给公司带来的损失,换您放她一马。” “姑父,你别求他!” “小月!你别逞强!”姑父上来拉住我,我才发现他的手一直在颤抖,我看着他的眼睛,里面的忧虑让我说不出话来。 “姜总,毕竟小月和你夫妻一场,她进去了对天宁也不好……” 看到姑父苦苦哀求姜岩,我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。 如果不是因为我,姑父这一辈子何时向人这么低头过? 我不知道那个人让我忍是忍到什么时候,但我现在心底已经有些忍不住了。 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,打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号码,我本来想挂掉,却不小心按到了接通键。 “现在马上去公司门口拿包裹。” 一句话,让我蓦地愣住了,是他?! 我顾不得现在面临的情况,对姑父说了一声等我,立刻朝会议室外冲去。 姜岩没让人阻止我,他知道我跑不掉,也不怕我跑。 我脑子里满是那个人,我想知道他让我忍下了这些侮辱和毁谤,会怎么帮我洗脱姜岩手里缜密证据的指控。 冲到门口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拿着包裹的快递送货员站在门口不远处,一边看着手机,一边朝公司大楼张望。 一走出门口,快递小哥眼睛立刻亮了起来,冲我招手:“尹小姐,尹小姐,这里!” 我快步走过去,他把手里的包裹递给了我:“麻烦您签收一下包裹。” 签好了包裹以后,快递小哥走了,我蹲在地上立刻把包裹给拆开了。 这个包裹里面一层的盒子盖上有一张纸条,我看完以后打开盒子,发现里面是厚厚一叠的资料,而且还有一些照片。 我粗略地看了一遍这些东西,心情顿时激荡起来。 那个男人没有食言! 他让我相信他,他能帮助我保住我和姑父在公司的位置,他做到了。这些东西不仅能保住我和姑父,而且还能有更大的用处。 我拿起盒子,回到了会议室,昂首挺胸地走回了姜岩面前。 姜岩的脸上有些疑惑,他不知道我为什么出去一趟回来后,态度不一样了。 “尹月,你还想玩什么花招?” 姜岩手里拿着姑父带来的文件袋,一脸狐疑地打量我。 我冷哼一声,用力地从他手里拖走姑父的文件袋,把盒子放到了他面前。 “没什么花招,只是想和你一起看些东西。” 我把盒子里面的文件一件一件地摆了出来,里面不仅有原本签约的副本,而且还有顾俊年以及项目负责人跟合作商私下签约的影印本。 而我拿出那些照片之后,姜岩的脸色终于变了。 那些照片不仅仅拍到顾俊年和合作方吃饭谈话,而且还有顾浅浅打扮成我的模样去银行取钱的影像,甚至里面还带着时间戳,正好和我银行流水取钱的时间一致。 “姜岩,你说想走法律程序跟我解决项目上的问题,正好,我也有这个想法,不如就按你说的做吧。”我看了看另外几个中层,笑着问,“这些资料很有意思,你们要不要一起看看?” 公司里面的人虽然都是跟着姜岩走的,但是并不知道他、顾俊年背后搞的这些事情,搞不搞死我这些人不在乎,可是公司的利益跟他们都有关系,姜岩的做法未必能服众。 姜岩一把按住了资料,对其他人阴沉着脸说:“我和她有些事情要谈,先暂停会议!” 除开顾俊年和姑父,其他人都离开了。 没了那些人,我说话更加无所顾忌了:“姜岩,你要害我也得把事情做得干净一些。账本上做得干净,还要其他地方没纰漏才行。现在要走法律程序的话,怕是你未来的未婚妻和岳父大人都只能进去了。” 我没危言耸听,这些资料虽然能撇清姜岩,但是撇不清顾浅浅和顾俊年。 他这两个把柄,我捏定了,除非,姜岩能够像是对付我一样对顾浅浅父女无情。 顾俊年看了那些东西,一张脸又青又白,哑口无言地看着姜岩,眼里满是恳求。 姜岩的视线扫过我的脸又扫过照片上的顾浅浅,踌躇了许久以后,狠狠地吐出了一句话:“尹月,你想怎么样?” “不想怎么样,提点要求罢了。”我笑笑,“我只有三个要求。” “第一,我要你还我爸妈的遗物,包括婚房。” “好。” “第二,我要姑父重回公司,我的这个项目以后由他来和我一起做。” “好。” 我按住摆在桌上的照片,靠近姜岩平视着他的双眼,一字一句说:“姜岩,我要你明天跟我去民政局离婚!” 姜岩听到我最后一个要求,愣了几秒,眼神有些复杂,他点点头说:“没问题。不过,我手上的股份绝对不会吐出来。” 他手上那些股份决定着是否还能操控公司,我估计要他吐出来比登天还难,毕竟能赔上自己跟不爱的女人结婚换取现在的一切,他不是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。 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冷笑着说:“股份你留着吧,离婚了那就算是我给你的赡养费。”快看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