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李飘飘的小说安琪颜菲,不小心爱上你 安琪 小说,安琪小说作品集,李飘飘安琪第一章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21:53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章节目录第39章七年,我已经爱不动了

章节目录第39章七年,我已经爱不动了水玲珑

许诺疯了一样的冲进去,里面是她的父母,她不允许有人再来破坏。只是她才进去,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就紧紧地捉住了她的手腕。“许小姐,秦先生吩咐过不想令堂出事,你可以亲自去见他,或许还有回转的机会。”“他在哪”许诺问,脸上的急躁忽而冷静变成了讥诮。她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,他说的话也从来作数。“乔小姐那里。”“你给他电话,让他过来。”“这恐怕还要许小姐亲自去。放心在许小姐回来之前,我们不会再有其他动作。”男人的嘴巴一张一合,许诺咬着唇嗤的一笑。他在逼她就范。而她别无选择。秦晋霖,如果可以我倒是忽然希望从来不认识你。“希望你们说话算话,否则天涯海角我许诺也要和你们拼命。”匆忙的离开病房,许诺才出了医院,一个一袭白色西装的男子忽然出现。突如其来的见面,许诺不由怔住。他还是如此俊逸非凡一身潇洒之气,可她再也没了往日云淡风轻。“云峰,你怎么回来了,你不是在国外……”“听说许家遇到一些事情,许伯父住院,我担心你就回来了。”“我很好,你不用刻意回来,我还撑得住。”许诺勉强的笑了笑,于她而言,他终究是特别的,她每次无依无靠的时候,都是他在。周云峰不忍心戳穿她,怜惜的看着她的苍白,抬手轻抚了抚她干涩的唇。“伯父怎么样?”“已经抢救过来了,虽说状况不是很好,至少是活过来了。”“那就好。”周云峰抬了抬唇,许诺笑了笑,“我还有事,就不招待你了,我先走了。”“去找他?”单是一个代指,但他们心里都清楚那个他是谁。周云峰猛地抓住许诺的手臂,他想说不要‘他’不可以吗?但最终在她讶异的目光下无奈的说了一句,“我陪你去。”“呵,真是迫不及待啊。我是不是打扰你们柔情蜜意了?”突如其来的声音,许诺看过去,看到他臂弯里弱不禁风的女人时,唇色似乎更白了。“既然来了,就敞开了说吧,你想怎样?你若是要许家,我可以给你。但求你放过我的爸妈,他们身体不好,我求你不要……”“求我?”秦晋霖的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,看了一眼周云峰,那笑更加的肆意无情。走近许诺,指尖划过许诺干涩的起皮的唇瓣。“诺诺,这就是你求我的态度吗?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傻的要死的秦晋霖,你以为我会原谅你的背叛?婚内出轨,还是在我性命垂危的时候,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。”“傻?”一滴泪忽然从眼角滑落,许诺苦笑。“不知是谁傻。”说罢,猛地跪在地上,“这样够吗?”“我求你,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,可以吗?”“许诺!”周云峰大喝,猛地看向秦晋霖,“秦晋霖,你个冷血动物,你知不知道……”“不许说!”许诺突然按住周云峰的手,含着泪摇了摇头,“求你,不要说。”可是那相握在一起的手,刺的秦晋霖睁不开眼睛。

孩子?“我孩子呢?”一听到自己的孩子,许诺顿时有点儿炸毛了。别的她不管,但是她自己的孩子呢?既然是乔雨欣偷出来的,会不会对她的孩子做什么?乔雨欣现在已经疯了,她会不会虐待她的宝宝?毕竟乔雨欣是这么的恨她。“你的孩子啊……”乔雨欣“哈哈”大笑,“许诺,你就不该有孩子。第一个孩子是你自己流产的,那时候我佩服你的勇气。这第二个孩子,生出来的时候就有点儿缺氧,我也不知道竟然会缺氧那么严重,我本来想着把孩子偷出来用来威胁你的,谁想这孩子竟然抱出来没多久,就……”乔雨欣故意停顿下来,许诺紧张的看着她,“就怎么样?”“就死了啊~缺氧还不死啊?”乔雨欣说完,继续哈哈哈大笑,许诺咬牙,忽然冲上去,拿着乔雨欣手里剩下的一丁点的硫酸就往乔雨欣的身上泼去。“啊——”乔雨欣大叫,但也不过是伤了手臂一点点,但依旧是灼热的疼。“乔雨欣,你这个疯子,你还我的孩子来,你还我的孩子来!”许诺骑在她的身上,不断的打。拳头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但是心里依旧是在滴血啊!她的孩子,她的孩子!“许诺,你打我又怎么样?秦晋霖还是站在我这边的,他明知道孩子死了,还是要和我在一起的,你就是个可怜虫,哈哈,你就是个没了孩子和丈夫的可怜虫,哦不,你还搭进去了自己的肾!”乔雨欣抑制不住的笑。全都打在她的身上,她似乎都感觉不到痛。许诺打的累了,瘫软在地上,看着面前的人,眼泪不断的落下来。“孩子……宝宝……是妈妈对不起你,如果我可以躲的再远一点儿………再远一点……”可是天涯海角,就算是躲得再远,只要那个人有心害你,你也永远躲不掉的。又哭又笑,不知道是哭自己的悲剧,还是笑自己的痴傻。这一生,她都栽在了这个叫秦晋霖的男人。每一次看到他对她的好,她都忍不住的服软,忍不住的放松戒备。即便刻意的不见他,即便她刻意的闪躲,但最终她还是输了。输的彻彻底底。“乔雨欣,我们三个纠缠了十年,不如一起死了吧!”许诺忽然失神的说,乔雨欣看着许诺的样子,忽然有点儿怕了。这一刻的许诺是没有灵魂的,似乎随时都可以扑上来,然后疯狂的打死她。乔雨欣慌张的从地上爬起来,“许诺,谁要和你一起死,你自己去死吧!”踢了一脚地上的硫酸瓶子,乔雨欣跑着离开。许诺看着地上的瓶子,眼睛失神。既然无法解脱,就去另一个世界纠缠吧。她的孩子已经死了,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了。哈哈!不断的大笑,墓园的上空忽然雷鸣电闪,雨水哗的一下冲刷下来,但她却一点也不觉得怕。连死都不怕了,她还怕什么?

分手,总是来的比想象中的快。而许诺的出现对于周云峰也是昙花一现。那一天,他们聊了很多。最终是相互的沉默,然后就是她默默地离开。翌日清晨,墓地里一片寂静。许诺抱着骨灰盒,到自己父亲的墓碑前,只有她一个人。还有随行的墓地工作人。把自己的母亲放在父亲身边的位置上,墓碑上添了一张照片,看着黑白的照片,仿佛回到了久远之前。那时她是父母手心里的宝贝。如果不是遇见了秦晋霖,或许现在他们又是另一番的样子。“爸、妈,女儿累了。走到今天,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,我知道你们会怪我,你们总归是怪我的,不然你们怎么舍得丢下我不管,就这么一走了之?爸爸妈妈,你们可以帮我问问那边的人,为什么我许诺什么都留不住?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……连我自己的孩子……我都留不住?”“因为你贱,所以你的孩子活该死!”“谁?”身后忽然传来声音,许诺转头看过去,就见到乔雨欣不知道何时出现。此时的乔雨欣一身明艳的大红,似乎故意来这里恶心人一样。许诺拧眉,“你来做什么?”“当然是看看你有多狼狈!”“乔雨欣!”“别怒啊!”乔雨欣诡异的勾起唇,看着墓碑上的两个人,“许诺啊许诺,你这墓碑上是不是少了个人啊?听说你孩子也不见了?你说它是不是死了?你说你连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你都保不住,更不要说一个行动自如的男人了,你就认命吧,你许诺这辈子注定要输给我的,别挣扎了,去死吧!”乔雨欣忽然打开手里的瓶盖,朝着许诺就泼了过去。许诺快速的躲开,但袖子上还是被沾到了一点。灼热的烧痛,看着自己皮肤上的黑点,许诺惊恐的看着乔雨欣。“硫酸?”“对,还是超强浓度的,我今天就告诉你,你母亲还就是我杀的。反正都动不了了,天天在医院里浪费床位浪费钱的,活着也是给你增加负担,我就帮你做个决定,直接把她毒死了,那种毒目前国内还查不出来的,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快就转院,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……”乔雨欣拿着手里还剩下的硫酸,一步步的靠近,忽然一甩,许诺早有防备,快速的拿手里的包包挡住脸,才幸免于难。但是能感觉到那种浓重的气味,还有灼烧的感觉。“乔雨欣,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?”怒、恨。当这些情绪堆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这个人早晚会失去理智的。许诺愤怒的咆哮,乔雨欣哈哈大笑,“你杀啊,有本事就来啊,你真以为我怕你吗?许诺,我再告诉你一件事,你调查到的我和胡总苟且,为了让他不给你钱,为了让你饿死在国外都是真的,也都是我做的,但是你万万不会想到,你的孩子……也是我买通了医院的人,偷出来的!”

“以后,我来爱你。”秦晋霖深情的说,泪眼蒙在她的手心,温柔的泪,尖锐而疼痛的心。七年了。她最好的年华,都浪费在了他这里。他没有给过她最好的珍惜。给的,只是无尽的伤害。许诺是溺水,其实身体的伤害并不严重,但是秦晋霖依旧是二十四小时守在床前,只要她稍微的有一点动静,他就连忙起来看。这个男人,从之前的骄傲到现在的小心翼翼,她都看在眼里。他在努力的改变,即便是出去给她买个早餐,也会告诉她。只要离开她的视线,他就会学着跟她报备,一开始有些笨拙,还有些傲娇的不习惯,随便的扔下一句话,就匆忙的出去。这样的他看起来莫名的有些好笑。提了早餐,她要自己吃,他也坚持喂她。仿佛她现在不是一个妈妈,而是一个宝宝。这样的幸福,她等了太久。而今就在眼前,倒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以前幻想过无数次,又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渐渐地不敢奢望。“秦晋霖,我们的宝宝……”“她会主动来找我的。”乔雨欣不是个会按捺不动的人。她知道利用现有的条件,给她自己创造最有利的价值。“她不会虐待宝宝吧,我怕……”“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身体养好,这样我们才可以一起去救宝宝。”秦晋霖温和的说,许诺看着依旧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的自己,无奈,“我早就好了,是你自己非要把我当孩子。”“以后你和宝宝都是我的孩子。”擦拭她的嘴角,许诺看着他,忽然释然了。这样也挺好不是吗?以后,他们还有宝宝,会幸福的。七年了,如果能散早就散了。走到今日,还在纠缠,那么不管是孽缘还是缘分,都注定他们分不开了。傍晚的时候,夕阳火红火红的,天边的火烧云美的让人不知用何语言来形容。金的耀眼,红的似血。许诺看着这许久不曾见过的景象,秦晋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。接起来,就听到电话那边乔雨欣疯狂的声音,“秦晋霖,我就在你公司的楼顶上,你孩子也在这里,你和许诺一起过来,不许带别人,否则后果自负!”“知道了。”秦晋霖快速的挂断了电话,看了一眼窗边的许诺,眼神深了几分。该来的,终究还是来了。“诺诺,该走了。”“乔雨欣的、电话?”顿了顿,提到那个名字,还是忍不住的心里有阴影。秦晋霖点了点头,许诺换了衣服,两个人直奔秦晋霖的公司。楼顶上,秦晋霖和许诺到了之后,就见到乔雨欣站在楼边,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。许诺出现的那一刻,孩子忽然“哇哇哇——”的哭了起来,一听到这委屈的哭声,许诺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下来。“宝宝,妈妈来了。”许诺下意识的就要过去,但是才走了两步,乔雨欣忽然把孩子举了起来。“许诺,你站住!”

“可是你还是不喜欢。”周云峰有些怨怼的说,许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云峰,该下车了。”提醒他一句,避开他的话题。周云峰的眼里划过一抹失落,随即若无其事的笑起来。两人到的时候,婚礼已经开始了。所有人都在嘉宾席上,就等着司仪开始说话了。许诺挽着周云峰的手臂,一步步的沿着红毯一直向前,走到最前面的时候,看着秦晋霖眼里的震惊,许诺淡淡的一笑,“没想到我会回来吗?请柬都寄给我了,我这个前妻当然要来捧场了。”前妻两个字,许诺咬的很紧。秦晋霖看了一眼乔雨欣,眼神波动,似有怒火。乔雨欣不以为然,笑看面前的许诺,“你倒是准时,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!”“我当然要来,因为有件事我需要搞清楚。”“我和秦晋霖结婚是事实,你拿到结婚请柬不是做梦,现在搞清楚了吗?”乔雨欣不屑的说,一脸的趾高气昂。和过去那个口口声声的喊着晋霖哥哥,还带着点怯懦的女人完全不一样了。到底是得到了,立刻就自以为是起来。许诺点头,却是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U盘,看着面前的乔雨欣,许诺笑道:“这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,一年前我妈病情恶化的当天晚上,你去过我妈的病房。摄像记录都在这里,当时你喂了我妈吃了一些东西,护士也看到了,你说是水。可是那天晚上,我妈的病情就恶化了,我们转院,到了R国才检测出来,是中毒而死,你要给我个解释吗?”“解释?”乔雨欣嗤的一笑,“许诺,你脑子不是有病吧!你说什么就是什么?你妈死了,管我什么事儿?自己吃了不干净的东西,怪我了?我要不是看她可怜,她一直嚷着口渴要喝水,我才不管她呢!”“我妈昏迷中,她怎么会说话?”许诺追问,乔雨欣的眼神似有闪躲,但还是一口咬定,“我哪里知道?我要是早知道你反咬我一口,我才不管闲事呢!”“我记得你学过化学药剂。”许诺依旧是云淡风轻,仿佛她今天不是来讨债的,只是说一个事实。或者是在说着别人的事。“我学过化学药剂我就是下药的啊?那么多人学过呢?你是不是也要说,你妈是大家一起毒死的?许诺你有病吧!”乔雨欣破口大骂。许诺深吸了一口气,“不要否定的这么彻底,既然做了,早晚都会被查出来。还有你和胡慧强的事,马上要成为你丈夫的秦晋霖先生怕是还不知道吧。这U盘里不仅有你去医院的记录,还有你和胡慧强开房的记录和视频,香艳火辣的我都不敢直视,我想这个东西,你老公应该会比较有兴趣知道的。”许诺上前一步,把U盘交到秦晋霖的手里。秦晋霖捏住U盘的瞬间,乔雨欣傻掉了,“晋霖哥哥,那些一定都是她捏造的,我怎么会和胡慧强有牵扯,真是扯的没边儿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