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女人睡多少男人才合适,男人亲吻女人,女人必读的男人心理学,男人一生睡几个女人才算值

发布时间:2019-11-05 18:42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厉靳年离开后,很快查到的顾乔乔的踪迹。 他挂断手下的电话,报了案,亲自带人,去了顾乔乔逃跑的码头。 这边的顾乔乔在先前的几位大汉中找了两个身材健壮的人,留在身边保护她的安全。小瑾瑜牵着她的手乖乖的站在她身旁,好像是被吓到了,小脸煞白,站在一旁不哭也不闹。 接案后警方悄悄疏散了不相关的人群,整张船上就只剩下准备离开的顾乔乔四人和躲在一旁的厉靳年等人。 船刚出行,厉靳年便站了出来,满脸阴沉的看着顾乔乔 顾乔乔身旁的两名大汉迅速挡在她身前。 见来人是厉靳年,顾乔乔反而不再紧张,伸手将两名大汉找到身后,一脸痴情的看着厉靳年。 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厉靳年冷声道。 顾乔乔满不在乎的笑了笑,“事已至此,我们就玩儿一把大的,我和安暖清两个人,不是她死,就是我亡。” “那你去死吧。”厉靳年挑挑眉,冷声道。 “厉靳年!”顾乔乔突然激动道:“你怎么能,我们从小就认识,我本就应该是你的妻子,凭什么那个安暖清可以随随便便插进来一脚!” “凭我爱的人是她。”厉靳年对顾乔乔的叫喊,不为所动:“就算不是她,我的妻子也终究不会是你。” 说罢,厉靳年招了招手,身后走来一大批警察。 顾乔乔的心凉了半截,慌了神,一边往后退,一边大声喊道:“不,靳年,你不能这么狠心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都不能让你放过我么!” 厉靳年沉着脸步步逼近。 “你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把他丢下去!”顾乔乔抱着瑾瑜,做势向海中丢去。 厉靳年一愣,定在原地,“你要敢伤害他,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,” “厉靳年。”顾乔乔红着眼看着厉靳年,凄惨道:“既然你不仁,就不要怪我不义。” 说着,两手一松,瑾瑜连尖叫都还没有发出便掉进了海中。 “不!”厉靳年双眸猛然收缩,快步向前想要抓住瑾瑜。 但是,没想到顾乔乔身边壮汉见那么多警察,早就慌乱想逃,和厉靳年撞个满怀,手中的匕首,不小心深深的刺入厉靳年的腹部。 厉靳年忍住痛,一头猛扎入海中。向瑾瑜游去。 瑾瑜,他一定要救回他…… “厉总!” 厉靳年的手下,惊呼一声,连忙叫人去救。 还好警方早有准备,马上派下救生艇将瑾瑜和厉靳年都救上岸。 厉靳年腹部受伤,又在海水中浸泡了那么久,早就脱力。 见瑾瑜无事被救起后,他紧绷着的最后一根弦也放下,瞬间陷入了昏迷…… 警方忙将厉靳年送入医院,并打电话通知安暖清。 安暖清赶到医院时,医生们还在全力抢救厉靳年。 已经恢复正常的瑾瑜半躺在病床上哭着喊爸爸,看到妈妈的一瞬间,眼泪再绷不住,稀里哗啦的滚落在床单上。 安暖清忙过去将小瑾瑜抱起,有些心疼,还是个孩子就连续被拐两次,如果不是每次厉靳年都及时赶到,后果不堪设想。 想到这里,安暖清还是有些后怕,不知道现在厉靳年怎么样了。 在病房内陪着小瑾瑜直到他睡熟,安暖清才轻轻给他理了理被子,离开了病房。 安暖清找到医生询问厉靳年的情况,医生看了看安暖清,让她再耐心等待一会儿,等到病人一脱离危险便会前来通知她。 安暖清的头晕了一下,有些担心,便坐在手术室外等待。 不知过了多久,安暖清险些睡去时,医生推着手术车出来了。 安暖清猛地抬起头,一脸期待的看着医生们,一位医生走上前,安慰道:“放心吧,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接下来只要细心照料就好了。” 看着厉靳年被推进了病房,安暖清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。 厉靳年虽然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,但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安暖清不得不在瑾瑜和厉靳年两个人的病房之间辗转。 期间,厉靳年的好友来看过他几次,病房门口都看到安暖清在里面忙前忙后,甚至又一次太累,趴在平床上睡着了。 厉靳年在昏睡了三天后终于苏醒了过来,看到一抹黑色的身影,迷迷糊糊的哼了一声。 安暖清转过身,看到厉靳年微微张开的双眼,忙冲了过去,在他面前摆了摆手。 厉靳年突然伸出手来,抓住安暖清乱动的双手,转过头盯着安暖清的双眸。

厉靳年开始发了疯似的寻找安暖清的下落。 这时,顾乔乔踩着高跟鞋走进来。 厉靳年听到声音抬起头,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顾乔乔。 “靳年,她已经死了……”顾乔乔避开厉靳年的眼神,走上前,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轻声说:“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?” “滚!” 厉靳年瞳孔骤缩,猛地推开顾乔乔。 顾乔乔摔坐在地上,幽怨的看着厉靳年。 “调监控,统统给我调出来。”厉靳年连余光也没留给她一分,挥舞着手臂,大声吼道:“必须给我查出来是谁!” 顾乔乔站起身来,抱着手臂走到厉靳年身后,嘴角微微上扬。 管家调出了别墅外所有的监控。 厉靳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,生怕有什么遗漏的场景,可无论观看多少遍都只有安暖清拖着身子离开的一幕。 突然,一双手轻轻的附在厉靳年头上。 纤细的手指在太阳穴上轻轻揉按。 厉靳年闭上眼,想歇息片刻。 不过几秒,厉靳年又猛地睁开眼,抓住了还在按动的双手,一把拉过。 “呀——” 随着一声叫喊,女人纤细的身躯便倒在了厉靳年怀中。 女人一愣,随即将头埋在了厉靳年怀里。 “谁让你进来的。”厉靳年声线中夹杂着一丝疲惫:“顾乔乔?” 顾乔乔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,又将头埋在了他的怀中,娇嗔道:“靳年,你可是答应过会娶我的。” 厉靳年心中厌恶,推脱道:“等我把这件事解决完。” “不嘛。”顾乔乔坐在厉靳年身上,扭了扭迷人的身躯,撒娇般道:“新闻我都看到两千,既然她已经死了,你就别……” 不等顾乔乔说完,厉靳年就猛地一推。 顾乔乔在厉靳年怀中尚且没有留下一丝温度。 她顺势坐倒在地,带着哭腔问道:“靳年,你这是做什么。” “别来烦我。”厉靳年重新坐好,继续看着监控:“安暖清毕竟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,我不能不管。” “我不!”顾乔乔依旧不依不饶,跪在地上,双手紧攥厉靳年的衣服喊到:“靳年,你别忘了,她可是想要陷害我的人,我洗澡的底片还在……” 厉靳年眉头一皱,一巴掌甩了过去。 顾乔乔的头偏了偏,嘴角渗出鲜血,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 她以为,只要她死了,一切就都结束了,厉靳年就是她的了,她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。 “你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。”厉靳年冷声道:“她现在下落不明,我不想与你计较,你最好早点消失在我面前。” 顾乔乔一愣,脸上瞬间挂满泪水,不死心的看着厉靳年。 为什么,明明之前的态度还是如此决绝,如今却为她抓狂。 厉靳年头也不回一下,便叫佣人将她拖了出去。 阴暗的屋子里,电脑发出幽幽蓝光。 厉靳年疲倦的撑着头,闭上双眼,心中不断祈祷着。 在他得知安暖清跳海的一瞬间,他才意识到,他们结婚两年有余,他是动了心的。 厉靳年拿起桌上的匕首,上面还有安暖清留下的血迹,虽然已经氧化变黑,但仿佛依旧散发着安暖清身上的余温。 她没有死,她不会死的。 她是我的女人,没有我的允许她不能死! 厉靳年脑子乱作一团,耳边不断回响着安暖清在电话那端的求助。 “救我,求求你,救救我……” 他不敢闭眼,仿佛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安暖清手捂伤口,脸色惨白,在地上匍匐前进的模样。 会看到安暖清绝望的眼神。 看到她对他见死不救的失落之情。 甚至还有她尚未出世的孩子哀怨的眼神。 一想到这样的画面,厉靳年的心就不由得抽痛着。 这些天,厉靳年推掉了所有的应酬,全身投入到寻找安暖清的事情上。 只要得到一点点消息,他都迫不及待的大力搜查。 助理每次送饭来的时候,都会看到厉靳年憔悴的模样,想阻止却又不敢说。 一个月过去了。 安暖清的死讯被发放了出来,且以自杀为由,停止了对尸体的打捞。 厉靳年的工作逐步恢复到正轨,但他依旧没有放弃搜查。 他曾请求警方再细致的搜查一番,但都遭到了拒绝。 面对媒体和警方的冷漠,他只能容忍。 这不正是那个在安暖清求助他时却残忍拒绝的自己么? 厉靳年对自己冷笑了一下,在电脑上打下一行字: 安暖清,你必须活着。

厉靳年开始发了疯似的寻找安暖清的下落。 这时,顾乔乔踩着高跟鞋走进来。 厉靳年听到声音抬起头,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顾乔乔。 “靳年,她已经死了……”顾乔乔避开厉靳年的眼神,走上前,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轻声说:“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?” “滚!” 厉靳年瞳孔骤缩,猛地推开顾乔乔。 顾乔乔摔坐在地上,幽怨的看着厉靳年。 “调监控,统统给我调出来。”厉靳年连余光也没留给她一分,挥舞着手臂,大声吼道:“必须给我查出来是谁!” 顾乔乔站起身来,抱着手臂走到厉靳年身后,嘴角微微上扬。 管家调出了别墅外所有的监控。 厉靳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,生怕有什么遗漏的场景,可无论观看多少遍都只有安暖清拖着身子离开的一幕。 突然,一双手轻轻的附在厉靳年头上。 纤细的手指在太阳穴上轻轻揉按。 厉靳年闭上眼,想歇息片刻。 不过几秒,厉靳年又猛地睁开眼,抓住了还在按动的双手,一把拉过。 “呀——” 随着一声叫喊,女人纤细的身躯便倒在了厉靳年怀中。 女人一愣,随即将头埋在了厉靳年怀里。 “谁让你进来的。”厉靳年声线中夹杂着一丝疲惫:“顾乔乔?” 顾乔乔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,又将头埋在了他的怀中,娇嗔道:“靳年,你可是答应过会娶我的。” 厉靳年心中厌恶,推脱道:“等我把这件事解决完。” “不嘛。”顾乔乔坐在厉靳年身上,扭了扭迷人的身躯,撒娇般道:“新闻我都看到两千,既然她已经死了,你就别……” 不等顾乔乔说完,厉靳年就猛地一推。 顾乔乔在厉靳年怀中尚且没有留下一丝温度。 她顺势坐倒在地,带着哭腔问道:“靳年,你这是做什么。” “别来烦我。”厉靳年重新坐好,继续看着监控:“安暖清毕竟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,我不能不管。” “我不!”顾乔乔依旧不依不饶,跪在地上,双手紧攥厉靳年的衣服喊到:“靳年,你别忘了,她可是想要陷害我的人,我洗澡的底片还在……” 厉靳年眉头一皱,一巴掌甩了过去。 顾乔乔的头偏了偏,嘴角渗出鲜血,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 她以为,只要她死了,一切就都结束了,厉靳年就是她的了,她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。 “你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。”厉靳年冷声道:“她现在下落不明,我不想与你计较,你最好早点消失在我面前。” 顾乔乔一愣,脸上瞬间挂满泪水,不死心的看着厉靳年。 为什么,明明之前的态度还是如此决绝,如今却为她抓狂。 厉靳年头也不回一下,便叫佣人将她拖了出去。 阴暗的屋子里,电脑发出幽幽蓝光。 厉靳年疲倦的撑着头,闭上双眼,心中不断祈祷着。 在他得知安暖清跳海的一瞬间,他才意识到,他们结婚两年有余,他是动了心的。 厉靳年拿起桌上的匕首,上面还有安暖清留下的血迹,虽然已经氧化变黑,但仿佛依旧散发着安暖清身上的余温。 她没有死,她不会死的。 她是我的女人,没有我的允许她不能死! 厉靳年脑子乱作一团,耳边不断回响着安暖清在电话那端的求助。 “救我,求求你,救救我……” 他不敢闭眼,仿佛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安暖清手捂伤口,脸色惨白,在地上匍匐前进的模样。 会看到安暖清绝望的眼神。 看到她对他见死不救的失落之情。 甚至还有她尚未出世的孩子哀怨的眼神。 一想到这样的画面,厉靳年的心就不由得抽痛着。 这些天,厉靳年推掉了所有的应酬,全身投入到寻找安暖清的事情上。 只要得到一点点消息,他都迫不及待的大力搜查。 助理每次送饭来的时候,都会看到厉靳年憔悴的模样,想阻止却又不敢说。 一个月过去了。 安暖清的死讯被发放了出来,且以自杀为由,停止了对尸体的打捞。 厉靳年的工作逐步恢复到正轨,但他依旧没有放弃搜查。 他曾请求警方再细致的搜查一番,但都遭到了拒绝。 面对媒体和警方的冷漠,他只能容忍。 这不正是那个在安暖清求助他时却残忍拒绝的自己么? 厉靳年对自己冷笑了一下,在电脑上打下一行字: 安暖清,你必须活着。机械战士

厉靳年知道暖暖是因为口渴说不出话来,便转身接了杯水。 暖暖顺势接过,刚要喝,却被厉靳年一把抓住,脸被狠狠捏住,扳向他面前。 暖暖吃痛的皱了皱眉头,却没有作出一丝反抗。 厉靳年觉得有些无趣,便放开了她,将一旁新买的衣服甩到了床上,转过身去忙自己的是事情。 穿好衣服,吃过早饭,厉靳年准备离开,看了看身后的暖暖,走路歪歪扭扭,许是因为昨晚太累,有些钱吃不消。 厉靳年大步走上前,拦腰一抱,暖暖便倒在了他怀中。 暖暖先是一愣玩,继而乖顺的附在厉靳年的胸膛。 厉靳年看着车回到了家中,身旁坐着昏睡不醒的暖暖。 下车后厉靳年又转去副驾驶,将里面沉睡的暖暖抱了出来,披上外衣,大步向别墅内走去。 大门打开后,厉靳年一低头,便见到一双高跟鞋摆在门前。 厉靳年没有皱了皱,重重的把门甩上。 “靳年。”听到门声后,顾乔乔的声音从楼上传来。 傍边的管家看着厉靳年,浑身打着颤。 顾乔乔是厉靳年明令禁止进入别墅的人,但这个女人他们同样不敢得罪…… 顾乔乔穿着一袭白裙跑了下来,正欲扑到厉靳年怀中,却注意到了他怀中的暖暖。 一时没有细看,顾乔乔脚步停止,手指颤抖的指着安暖清。 “顾乔乔。”厉靳年紧紧的咬着牙冠,满脸写着厌恶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,谁放你进来的。” 一旁的管家脸都白了。 顾乔乔没有回答厉靳年的问题,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怀中的暖暖。 “她,她怎么还没死?”声线颤抖,夹杂着一丝丝恐惧。 厉靳年看着顾乔乔,冷声道:“谁死?不知顾小姐是想让谁死掉,不小心把暖暖认错了人?” 听罢,顾乔乔跌坐在地上,一步一步向后蹭去。 “起来!”厉靳年厌弃道:“我家的地板不需要你来擦!” 顾乔乔一脸惊诧的看着厉靳年,小心翼翼的爬起,鞋也来不及换的冲了出去。 暖暖此时早已醒来,却一直假装沉睡,静静的听完了全过程。 厉靳年将暖暖抱进卧室,吩咐下人照顾好她,便转身离开了。 厉靳年走后,暖暖便睁开了眼睛,环顾着四周。 仆人轻轻敲了敲门,走了进来。 暖暖转过身,给了他们一抹微笑。 仆人们看到暖暖的笑容不由得一愣,这女孩儿不光长得像过世的夫人,连笑容也如此相像。 以前,每当仆人前来照顾安暖清时,不论安暖清状态如何,都会给他们一抹微笑。只是,暖暖的笑容相比起夫人,少了份真情。 暖暖起身下床,说想要参观这栋别墅。 站在熟悉的家中,每一见物品都如先前一样,没有任何尘土,位置却不曾改变。 暖暖走到厉靳年的卧室,偶然瞥见放在桌上的匕首,上面还粘着黑色的印记。 暖暖拿着匕首愣在原地,手指划过刀刃,渗出血来。 一旁的仆人手忙脚乱的想给她处理伤口,却被拦了下来来。 暖暖两一只手附在小腹上,打着圈轻轻抚摸。 没错,她就是安暖清,大命不死的安暖清,在被顾乔乔残害后欲跳海自尽却侥幸活下来的安暖清。 如今回来,她是要报什么仇。 她花了三年多时间,学习技能,查找线索,将当年厉靳年母亲意外死亡的秘密全部挖了出来。 当年厉靳年找到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情就是她故意透露的,为的就是让厉靳年心生愧疚,这才能让自己这位三线小明星,靠着厉靳年一步一步的向高位爬。 对顾乔乔的复仇计划,已然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 她要让顾乔乔亲眼见证自己踩着她想夺取的男人走上高位,一点点超越她,最后讲所有事情抖出,让她身败名裂。 她要将当年他们欠下的债,加倍夺回来。 一旁的管家注视着暖暖的一举一动。 走前,厉靳年吩咐管家多多观察暖暖,并叮嘱如果再次出错,定不会饶过他。 在厉靳年看到暖暖时,便已经猜测暖暖就是安暖清本人,但又与原本的她有太多的出入,他始终不能断定。 如果是公司或者敌对的人安插过来迷惑他的人,那后果不敢想象。 厉靳年有些头疼,如果确定是她,他该如何面对安暖清。

“厉靳年,你一直要我死……”她喃喃开口,声音被模糊在海风里,记者听不清,等他急忙上前去时,只来得及听见后半句,“那我便如你所愿,而我只愿,从此以后,与你生生世世,永远不相见!” 她说完,纵身往海里跳去。 —————— “安暖清!”记者想要拉她一把,但因为手中举着相机,行动不便,没能来得及。 只是眼睁睁的,看着安暖清坠入了海里,瞬间被海水吞噬。 “当红”女星安暖清跳海自杀了! 某记者爆出了第一手跳海视频,画面清晰的记录了安暖清浑身是血,满脸绝望的落海全程。 视频一出,顿时在网上掀起惊天大浪,大家纷纷猜测,安暖清为什么要跳海自杀,还浑身是血,是杀了人,所以畏罪自杀,还是被人袭击,逼入绝境后走投无路…… 网上热度不减,闹得沸沸扬扬,而另一边,厉靳年却正在会议室里开会。 会议室门忽然在这时被人推开,他的秘书表情复杂,站在门口道:“老板,出事了……” 厉靳年还看着手里的文件,头也没抬道:“出去,我在开会。” 秘书没走,犹豫着又说了一遍:“老板,真的出事了……” 厉靳年抬起那双黑沉凛冽的眸子,冷冷盯着那秘书:“我说,滚出去。” 秘书张了张嘴巴,还是在厉靳年那一身太过于强悍的威压下,畏惧的退了出去。 厉靳年翻阅着文件,冷着脸继续开会。 等他会议结束,已经三个小时之后。 他走出会议室,发现那个秘书还守在门口,三两步走过来,开口又是那句话:“老板,出大事了……” 厉靳年不在意的越过他,往办公室走去,随口问道:“什么事?” 秘书追上去,压低声音说:“安小姐,自杀了。” 厉靳年的脚步,猛然停住了,他侧眸,狠戾的盯住了那个秘书:“你说什么?” 秘书白着脸,额头上出了汗,急忙说:“安小姐,跳海自杀了,这件事情,上了新闻头条,网上还有安小姐跳海过程的视频……” 厉靳年好一阵没说话,只有神色阴沉可怕。 秘书咬牙,将手机递过去,调出那个已经被顶上榜单第一名的跳海视频,播放给厉靳年看。 画面有多抖动,却很清晰。 安暖清单薄纤细的身体,摇晃跌撞的站立在海边,她腹部,乃至整个下半身,都沾满了鲜血,像是从血海地狱里逃出来的蝴蝶,飘摇欲坠。 安暖清脸色惨白的盯着镜头,口中喃喃的说着话,因为风大,被模糊成了呜呜声,直到镜头拉近,才听清了她的后半句内容。 “那我便如你所愿,而我只愿,从此以后,与你生生世世,永远不相见!” 话说完,她回身便毫不犹豫的纵身跳海,镜头猛烈的摇晃,记者大喊了一声安暖清的名字,扑到海边,记录下安暖清被海水吞噬的最后画面。 厉靳年盯着手机,垂在身侧的手指,已经不知不觉的狠狠攥紧成拳。 她……竟然真的去死了? 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厉靳年开口询问,嗓音又哑又寒,叫人生畏。 秘书结巴道:“三个多小时以前……” 厉靳年猛然一脚提过去,将那秘书踹翻在地。 “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 秘书捂着肚子,真是有苦说不出,明明是厉靳年自己不让他说的啊…… 厉靳年深吸了一口气,用力闭上眼睛。 脑中,不断回想起安暖清刚刚的那句话——“生生世世,再不相见。” 他迈开脚步,快步往公司外走,同时电话吩咐下去:“马上去海里给我把安暖清那贱人捞起来!” 他钻进车里,一脚油门狠狠踩到底。 车子疾驰而出,火箭一般的赶往安暖清跳海的悬崖边上。 那边有一片稀松的树林。 厉靳年刚下车,便看见了公路边上刺目的血迹,斑斑点点,绵延探入树林,直到……悬崖边。 那里已经被封锁,一堆记者和围观群众聚集在外面,对于安暖清的死因,仍旧议论不休。 “是为情而死的吧,你们看她视频的最后一句话,生生世世不相见哎,肯定是遭受了极其深刻的情伤啊!”

暖暖的到来让厉靳年更加坚定了找到真凶的心,他全力搜寻着,将安暖清的嫌疑一点点撇清,可最终都没能查出真凶。 但光是这一点,就已经让厉靳年满心愧疚。 厉靳年站在阳台上,端着酒杯,一杯一杯将其推入腹中。 夕阳直直的映射下来去,厉靳年的影子映在地上,饱含着几分落寞。 安暖清光着脚,轻轻走到厉靳年身旁,从后勾住他的脖子。 “厉总。”安暖清语气轻柔,声线撩人:“有烦心事?” 厉靳年转过头,一脸酒气,眼神带着些许迷离,盯着安暖清的脸看了半晌:“不许你叫我厉总。” 安暖清愣了愣,微笑道:“那我叫你什么呀?” “叫我靳年。”语气中夹杂着疲惫,带着丝丝懒惰。 看着厉靳年轻轻靠过来的身躯,安暖清下意识的往外推,但看到厉靳年一身疲惫,心里最深处的情感不由得显露了出来。 安暖清放缓心态,将厉靳年的身躯揽过,蹲坐在地上。 有件事她必须靠着厉靳年来完成——厉靳年公司的新戏,女主正是顾乔乔,她必须将这部戏的女二抢到手,才有机会对顾乔乔下手。 安暖清将厉靳年引到床边,一狂风暴雨的卷袭后,安暖清蜷缩在厉靳年怀中,用纤细的手指在他腹上勾画。 厉靳年抱着她,闭着眼睛沉声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。” 勾画的手指顿了顿。 “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呢。”安暖清抬起沾满汗水的小脸,媚眼如丝的看着厉靳年。 厉靳年仍旧闭着眼睛,声线懒惰:“说吧。” “我想要你那部戏。”安暖清也不回避,甚至连弯子都没有绕一下,直奔主题:“你那部戏的女二,给我。” “……”厉靳年沉默半晌,猛地抓住安暖清不安分的小手,冷声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?” 安暖清直视着厉靳年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“因为我是你的情人。” 我是你的情人,你有义务包养我。 厉靳年冷笑,原来只是情人关系,之前所有的暧昧只是为了今天的请求打下的铺垫么? 他推开安暖清,猛地从床上坐起,穿好衣服就要离开。 安暖清半卧在床头,声音有些沙哑,但吐字清晰:“别忘记哦。” 怒火抵在胸膛,厉靳年强压这自己不要对她发脾气。 “好。”紧攥的双手骤然松开,他微微喘着粗气,声线平静:“我会给你安排。” 许是对厉靳年没有发怒感到意外,准备好的说辞堵在嘴边,安暖清只能张张口,最后回答一句:“谢了。” “我的女人不需要对我说谢谢。”厉靳年一甩手中的衣服,披在身上,向门外走去:“晚上用行动回报我就行。” 安暖清的手紧紧的抓着被褥,有些厌弃现在的自己。 以前的她虽然也从未得到厉靳年的爱,但从未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易的筹码,而且目的仅仅是要报复顾乔乔。 想到顾乔乔,安暖清便一脸恨意,像是要把顾乔乔大卸八块也不为过。 第二天新戏的演员名单便下发了,女二名字的后面赫然两个大字——暖暖,并且没有安排替补人员。 新戏开拍时,厉靳年便开车将安暖清送往场地,各项事宜全部办妥后,坐在安暖清身边,头靠在她肩上,开始休息。 安暖清一愣,想要躲开,一撇头刚好见到顾乔乔走来。 顾乔乔一身华丽衣裙,脚踩高跟鞋,扭着妖娆的身段走了进来,眼神在安暖清身上半刻也没有停留,直奔厉靳年而来。 “靳年!”顾乔乔隔着很远便大声喊到。 厉靳年听到声音,皱皱眉头睁开眼睛。 安暖清伸过手,一把将厉靳年的头又按了下去,一脸笑意的看着顾乔乔。 顾乔乔这才注意到了厉靳年身边的安暖清,卸下了之前的恐慌,满身敌意的盯着安暖清。 上次见到暖暖后她就很不安,派人特意勘察了她的资料,发现她只是早年在国外生活的孤儿,近两年才来国内发展,只是长相酷似安暖清,求厉靳年包养而已,便不觉得有什么好惧怕的。 看着顾乔乔毫无畏惧的模样,安暖清冷笑着。 暖暖的角色可是安暖清刻意花费三年时间精心打造的,怎么可能会让顾乔乔看出破绽,她要狠狠的报复她后再告诉她真相,让她追悔莫及! 厉靳年靠在安暖清肩上,沉默不语,想亲自看看安暖清如何面对顾乔乔不留情面的攻击。

伤口被扯到,厉靳年腹部撕裂一般的疼痛,弯下腰,扶着伤口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 安暖清见状,有些担心,伸出手扶着厉靳年。 看到她伸来的双手,厉靳年不顾伤势,一抓住了安暖清的手臂,用尽了浑身的力气,就好像他越用力,安暖清就会融入到他体内一般。 “别走。”厉靳年咬着唇,狠声道:“我不管孩子是谁的,你是我的就够了。” 安暖清完全听不进去厉靳年说的话,只感到手臂一阵酸麻,想要摆脱厉靳年的手,可她越挣扎那只手的力道就越大。 看着厉靳年渗出细汗的脸颊,安暖清心中一横,另一只手攥紧了拳头,重重的砸在厉靳年的伤口。 瞳孔骤缩,厉靳年的手松开了,一瞬间蹲坐地,伤口处渗出鲜血。 安暖清低头看了看痛苦不堪的厉靳年,狠了狠心,提起行李离开了。 看到管家忧愁的神情,安暖清的动作有了一丝犹豫,可那些令她痛苦不堪的记忆不断提醒着她,不能心软,不能犹豫。 最终,安暖清还是在管家期待的表情下抱过瑾瑜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 老管家摇了摇头,叹着气回到休息室。 看到厉靳年倒在地上,管家一惊,忙将厉靳年送去了医院。 安暖清带着瑾瑜前去登记,前台的管理人员却告诉她,她所乘坐的那辆航班已经起飞了,让安暖清等待下一班。 安暖清没有多问,转过身正要离开,却看到一群人走了过来,眼睛正盯着自己的方向,她忙四下看了看,并没有人在她身边,那些人的目标就是她了。 对方人手很多,安暖清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,就被他们带走了。 厉靳年在医院醒来时,看到管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安暖清去哪里了。 管家慈祥的笑了笑,说道:“我知道厉总不舍,便派人拦下了安小姐,现在应该带回别墅了。” 厉靳年这才放下心来,长舒了一口气。 “厉总安心养伤。”管家说道:“养好了伤才有机会说服安小姐留下。” 听罢,厉靳年点了点头。 安暖清被带回厉家后,虽然衣食无忧,可她除了待在别墅内哪里都不能去,心中懊恼却没什么办法。 厉靳年出院后便第一时间赶回到家中,看到安暖清正在陪着瑾瑜玩耍,他才总算松了口气。 悄悄走上前,从背后环抱住她。 安暖清身子一僵,推开厉靳年,抓着他的手臂走出房间。 出了门,安暖清松开手怒视着厉靳年,憋在心里的话有很多,但是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。 厉靳年显得有些懒散,轻靠在墙壁上,看着安暖清。 “你要把我囚禁到什么时候!”安暖清吼道:“你这是非法囚禁你懂不懂!” 厉靳年看着安暖清,没有回答,笑着转过身去走开了。 安暖清伸手拦住他,想要询问清楚,反被厉靳年拷在了墙上,“到你原谅我的时候” 说完,厉靳年温柔的封上她的唇。 安暖清一惊,下意识伸出手去打厉靳年的伤口,厉靳年却好像感觉不到痛一般,任她锤打。 见自己的反抗并没有起到效果,安暖清只好作罢,任由厉靳年摆布。 厉靳年越吻越深,渐渐的安暖清也陷入其中,厉靳年突然一把将她抱起,走向卧室。 他双眸染满情欲,将安暖清压在床上,然后,一夜缠绵…… 第二天清晨,安暖清从沉睡中醒来,看着身上昨晚放肆留下的痕迹,面色微红,转瞬,再度恢复平静。 不行,昨晚的事,不过是一时荒唐。 厉靳年曾经那么的伤害自己,现在还囚禁了她,她不能心软,必须要离开,这个男人。 昨晚,安暖清的配合让厉进年,终于肯放松了对她的监控。 这正是她离开的好机会。 安暖清轻轻起身,稍作清洗后穿好衣服悄悄下了楼,去了瑾瑜的房间,将他唤醒,快速的收拾好东西。 逃出别墅,本是她临时起意,但是没想到那么顺利的就逃了出来。 她直奔机场,买了最近的一班航班,飞去了林子轩那里。 坐上飞机后,安暖清总算松了口气,打算先去林子轩家做好计划再前往别的国家。 而此时,厉靳年正好刚刚回到家中。却发现,安暖清和瑾瑜都不在家中。 他以为昨晚安暖清的配合就是她的妥协。 所以,一早他怕吵醒他,轻轻起身,吻了吻她熟睡的面庞,心情雀跃的去了公司。临走前还解除了对安暖清的所有监控。 因此安暖清才能出逃的那么顺利。 但是他没想到,她还是要离开他,为什么? 厉靳年身形微颤,怒吼:“立刻把监控给我调出来!给我查,一定要查出她跑到哪里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