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多情歌,单身情歌吉他谱,红尘情歌歌词,唱着情歌流着泪

发布时间:2019-11-02 04:54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牛经理正在得意,可他话音刚落,手机那头竟然忽的没了声音。

陈壮按捺住心里的火热,走到浴室门口,刚一打开门,冷不防一个湿淋淋的娇躯扑过来,一下子撞到怀里。

“你怕他干啥,他爸只是周广生的大哥,只不过帮忙管理杂事,手头没多少实权的。再说,飞龙武馆敢找你麻烦,我爷爷会放着不管?”

听她一句“到时候再看”,陈壮的心里不禁有些失望,这句话的含义可进可退,万一到时候陈雅茹反悔,好事一黄,自己也无话可说。

人群的男人都在心里摇头,人家这气势,自己下辈子都做不到。

现在他手里有九百多万,不差钱,再说他就算身无分文,也绝不会为了钱,对别人卑躬屈膝!

矮胖子嘲讽的笑了一声,斜着眼睛把江炎从头看到脚,讽刺说道:“你认识刘副局,那你知不知道,他昨天就借调到龙山县的城管办去了?”

服务员把菜端上来,陈壮连忙招呼他们吃饭,用饭菜堵住这几个人的夸赞,他都快肉麻得听不下去了。

何聪根本没把陈壮放在眼里,刚才他站在场边,明显看出陈壮压根儿就不会跳舞!

陈壮本来还想再捉弄一下孙大富,但被江雨菲戳穿,只好拿出手机。 孙大富斜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陈壮,嗤笑道:“陈壮,你给江炎打电话?你知道他手机号是多少?你可别告诉我,江炎认识你这个保安!” 陈壮笑着点头:“我就是保安,不过江炎好像真认识我。” 孙大富忍不住连笑好几声:“哈哈……他能认识你这种人?你这身份,只怕是你认识他,他不认识你!” 陈壮晃了一下手机:“要不试试,我打个电话给江炎,看他究竟认识你,还是认识我?” “你打啊!现在就打!”孙大富压根就不相信,江炎会接陈壮的电话。 “行!” 陈壮也不含糊,直接拨通了江炎的手机号,还开了免提。 见陈壮打电话这么干脆,孙大富的脸色微微一变,有些紧张起来。 这小子,不会真认识江炎吧? 要是电话打通,自己刚才的牛皮不就全吹破了吗? 手机铃声响了四、五遍,对方却一直没接。 孙大富皱眉看着陈壮,要说江炎这样身份的人,能接陈壮的电话,那才真是见鬼了。 一个是农村保安,一个京城四大家族的公子,两人的身份一个天一个地,江炎怎么可能认识陈壮这种人! 就算认识,以江炎的身份,也绝不可能接陈壮的电话。 想到这里,孙大富又放下心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陈壮,咱们都是老同学,知根知底,你也不用装了,你不就吹个牛吗,这也没什么丢人的。” 他话音刚落,手机就“喀”的一声,被接通了。 一个磁性的声音顿时响起。 “陈哥,不好意思,刚才我在开视频会议,接电话晚了几秒。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 当江炎的声音响起时,孙大富的嘴巴直接张成了“O”形,瞪圆眼珠死盯着陈壮。 在场的几人也面面相觑。 手机里传出的……竟然真是江炎的声音,和电视上江炎的访谈一模一样! 而且,江炎居然管陈壮叫“陈哥”,这态度虽然算不上殷勤,但简直和电视上高傲的江炎,判若两人! 陈壮若无其事的笑道:“没什么,就是有个人说认识你,还说你昨晚在他家吃饭,从你那儿接手了一个十亿元的项目,所以打过来问一声。” “什么吃饭?谁说我去他家?”江炎满头雾水:“我昨晚在医院,没有出去半步。另外,我江家公司目前根本没有什么十亿元的项目,就算有也不可能交给外人,究竟是谁在胡说八道?” 陈壮看了孙大富一眼,说道:“他叫孙大富,你想想认不认识这人。” 当陈壮提起“孙大富”的名字时,孙大富的脸色一阵发白,额头上渗出一层层冷汗,开始哆嗦起来。 江炎斩钉截铁的说:“不认识!究竟是谁在背后造谣,我现在就去查这个人,要是胆敢打着我江家的名号,招摇撞骗,我绝对饶不了他!” 孙大富吓得手脚发软,耳边一阵阵耳鸣! 他确实认识江炎,可只是跟江家的分公司有过合作,要是江炎知道自己招摇撞骗,自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! 孙大富咽了咽喉咙,硬着头皮陪笑:“江,江总,您好,我就是孙,孙大富。您不记得了,上个月我们在西城的云来大酒店,吃过一次饭的。” 见正主儿出现,江炎的口吻更加冷厉:“原来是你对外打着我江家的旗号,我可不记得,在云来大酒店的翻新开工宴上,有你这么一号人物。” 孙大富哆嗦着,擦着脑门上的汗,低声下气的干笑:“江总,您是贵人多忘事。那时候我站在门口,您从我身边走过去,我还向您递了张名片呢。” “是吗?”江炎略一思索,算是想起来了,冷笑道:“那是云来大酒店开工宴,不过除我之外,还有两三百工程外包商参加,要是我没记错的话,你应该只是给云来大酒店承包外墙工程的吧?” 见江炎想起自己,孙大富赶紧满脸堆笑:“对,就是我,当时我递名片给您,您都没接呢,直接就走了。” 江炎嗤笑一声:“说实话,你认识我,可我不认识你!不过你这一提我倒想起来了,连认都不认识的人,也敢打着江家的名头,真是心术不正。这个外墙装潢工程,你也不用接了,我换人。” 孙大富吓得头皮发麻,脸色都青了。 云来大酒店是江家的产业,当时有七、八个装潢公司,争抢外墙装潢工程。 他花了几十万疏通关系,好不容易买通负责人,把这项目拿到手。 没想到今天陈壮给江炎一通电话,竟然把这事搞砸了! 孙大富赶紧陪着笑,死乞赖白的恳求:“江总,这都是误会!我就在陈壮面前开个玩笑,哪料到他当真了。再说我们已经签了合同,我建材都准备好了,您要是换人可怎么办……” “那是你的事。”江炎冷笑一声:“我单方面撕毁合同又怎样?不就几个钱的事,另外我还要追究你在外面招摇撞骗的事,江家的声誉,让你这种货色败坏,你就等着接律师函吧,非把你告死不可!” 江炎脾气不好,做事也说一不二,他要办的人,没一个能逃得掉。 既然他说要整死孙大富,就一定会下手整治。 孙大富叫苦不迭,吓得浑身冷汗如雨,差点连尿都吓出来了。 他不停的擦着冷汗,顾不得丢脸,赶紧向陈壮乞求:“壮子,帮我跟江总求个情,我……我刚才真是开玩笑啊!咱俩同学一场,你帮我这一把。” 陈壮笑道:“别,我可高攀不起。你还是找江总的妹妹吧,她就在这里,你不是跟她关系好,还要给她当导游吗,你找她说情去。” 说着,他指了一下旁边的江雨菲。 孙大富抬头一看,顿时傻了眼,没想到这个绝代美女,居然就是江总的妹妹! 陈雅茹笑着说:“孙总,你跟江雨菲这么熟,可她站在你面前,你都没认出,你是不是该去医院看看眼睛了?” “我,我的错,我的错!”孙大富的脸涨成猪肝色,汗流浃背。

农村人朴实的热情,让许静心里一阵感动,连忙架起相机,对准院坝里的人群“卡嚓卡嚓”拍了好几张。

“肯定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。”李如雪娇嗔的说,心里竟然一点也不生气。

“肯定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。”李如雪娇嗔的说,心里竟然一点也不生气。单身父亲

“跪下恳求!”江炎毫不犹豫,眼神讽刺。

李海龙颓废的耷拉下脑袋,不得不认命。

没想到只是使用精神力,竟然比他种地还累十倍!

陈壮皱眉想了半天,还是不敢轻易答应,说道:“易教授,我考虑考虑吧,明天再回复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