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鸭脚木的扦插方法视频,玫瑰扦插生根最快方法,鹅掌柴和鸭脚木的区别,植物鸭脚木养护技巧

发布时间:2019-10-29 07:36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念恩不愿意过去,警惕的看着贺景承的,亏他还觉得这个叔叔比那个恐怖的叔叔好呢,结果太失望了。 他刚刚那么凶妈咪,凭什么? 平时念恩都是和贺景承怼,今天忽然念恩在他面前这样安静,贺景承还不适应了。 不适应他不把自己当对手来对待。 贺景承主动坐过来,身子微微一斜将念恩拉进怀里,揉了一把他的头发,“怎么今天不理我?” 念恩捂住手臂,不愿意被贺景承抱,他不喜欢欺负妈咪的人。 贺景承看着他捂着手臂,伸手拿掉他的小手,“怎么了,还捂着……” 当他撸上念恩的袖子,就看见了小手臂青了一块,明显像是被人揪的。 念恩不让贺景承看。 贺景承的脸色不好,“怎么弄的?” 念恩摇了摇头,不愿意说,“你别告诉我妈咪,我妈咪知道肯定会很伤心,我不想看到她哭,她哭,我会更难过。” 贺景承不由得打量起念恩,他这样懂事,贺景承竟有些心疼他。 他还那么小。 “我不说也行,但是你得告诉我你手臂上,是怎么弄的。” 念恩低着头,蹉跎了一会儿,“是公园里一个阿姨拧的。” 有个小朋友说她妈咪是坏女人,他就推了那个小朋友一把,那给个小朋友妈咪看见了,过来就拧他。 还说他妈咪是坏女人,才会未婚先孕生下他。 所以他特别想要爸爸。 即使念恩没说具体细节,贺景承也能猜到,大概的细节。 “你想要爸爸?” 话一出口贺景承就后悔了,念恩想不想要爸爸,关他什么事? 不是自找没趣吗? 但是出奇的是,念恩摇头说,“不想。” 因为他一说要爸爸,妈咪都很难过,以后他不会再问妈咪说要爸爸。 贺景承侧头看向厨房,望着那抹纤细的背影,在厨房里忙碌,微微敛下思绪。 他不可以再同情那个女人,不可以对她心软。 她不值得他疼,更不值得他爱。 沈清澜随便做了几道简单的菜,够他们三个人吃。 沈清澜走进客厅,叫贺景承吃饭,而她把念恩抱了起来,对他说道:“妈咪带你去洗手。” 沈清澜把念恩抱坐在洗手的台子上,给他洗手,洗脸,念恩看着妈咪认真的模样,伸出小短胳膊,抱住沈清澜的腰,“妈咪,以后我再也不要爸爸了,念恩有妈咪就够了,等念恩长大保护妈咪。” 再也不让她被人欺负。 沈清澜的眼睛有些红,却是笑着点头,说,“好,以后妈咪就靠念恩了。” 贺景承没有食欲,坐在客厅里抽烟。 每当他心情烦闷的时候,他都喜欢用这种方式排解。 吃饭的时候,念恩昏倒了。 这是第一次,念恩当着沈清澜的面发病,沈清澜乱了方寸。 贺景承安抚她,“你别慌,先去医院。” 她试着让自己镇静,可是一开口,嗓子就破了因,出卖了她此刻心情。 看到念恩这样,她根本无法淡定。 知道和亲眼看到他无征兆的突然昏倒,完全是两码事,内心的恐惧感,就如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揪住她的心。 让她无法安定,无法不担心。 她怕,怕他的念恩出意外。 她已经经历过一次,这辈子,她再也无法承受那种痛。 念恩被送进手术室,沈清澜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,站在手术的门口,望眼欲穿。 她多想那些病痛都在自己身上。 “别担心,念恩不会有事的。”贺景承试图楼住她,安抚住她。 沈清澜用力的推开贺景承,“他是我儿子,我怎么能不担心?你知道他对我来说,有多重要吗?” 沈清澜失控的朝着贺景承歇斯底里的吼,“像是这样没失去过的人,根本就不会知道亲情的珍贵!” 他有权有势,有健全的家庭。 怎么能够理解她,这个世上,她只有一个念恩而已。 “你以为我愿意委身于你吗?我是没办法,我怕,我怕你利用你的权势,伤害我身边的人,我怕你是我成功路上的阻碍,我需要成功,因为我得为我儿子着想,我得给他好的生活,殷实的后盾!” 沈清澜捂着脸,泣不成声,她心里压抑着很多很多的事,都在这一刻爆发了。 她心里的苦,心里的怨。 “你以为我愿意做个见不得光的人吗?活的人不人,鬼不鬼,我不愿意!”沈清澜捂着胸口,“我想要光明正大的做人,为人母,为人妻,过着简单的平常的日子,可是这些对我来说,都是遥不可及的事!” “我不是天生的贱,我是迫不得已,我推不开他,那就是个意外……” 沈清澜说的语无伦次,但是贺景承却听懂了,听出了她的心酸,她的无奈。 沈清澜蹲在地上哭,“我就念恩一个亲人了,离开他我会死的……” 贺景承搂住她哭的颤抖的肩膀,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言语去安慰她。 他掏出手机给顾邵打了一通电话,让他过来。 贺景承宽厚的大掌摩擦着沈清澜的手臂,安抚她,“顾邵是医学博士,在国外认识很多专家,我让他过来看看,一定可以救念恩的,所以现在你得冷静,才能救念恩知道吗?” 听到顾邵这个名字,沈清澜睁着眼睛看着贺景承,“他真的能治好念恩的病?” “能!”为了能安抚住她,贺景承肯定的回答。 沈清澜像是找到救命的稻草,紧紧的抓住贺景承的手臂。 “谢谢……” 贺景承擦掉她脸上的泪,“不用谢我,你只要告诉我,那天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?” 沈清澜底下头,“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。” “那天,明明你在房间,但是我妈推门都时候,你却不见了,你听到了我们的话,所以你躲起来了,后来你对我说了很多话,是故意让我讨厌你的对吗,你怕,我的家庭接受不了你的身份,接受不了念恩……” 说到这里贺景承的顿了一下,“的确,你的条件,我,以及我的家庭都很难接受这样的你……我需要时间去接受,消化……” “可……” “以后,不准擅自做主。”贺景承把她抱起来,将她拢在怀里。 拍着她的背。 看到她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,贺景承承认,他被触动了,虽然他心里依旧在乎,但是他更享要这个女人。 给他一些时间。 或许时间可以淡化一切。 后来顾邵过来了,去里面了解情况。 贺景承搂着沈清澜在外面等。 一个小时后,念恩被推了出来,医生依旧是那些话,希望家属能配合,尽快找到配对的骨髓,念恩已经被耽搁了很久。 再耽搁对念恩的病情很不利。 沈清澜抖动着唇,说不出来话,是贺景承说知道了,把念恩安排进病房。 沈清澜走守着念恩寸步不离。 贺景承在门外,询问顾邵了解到的情况。 根治就那么一种方法,骨髓移植。 “我从念恩的主治医生那里了解到,寻找配对的骨髓已经一年多了,对于念恩的亲人,沈清澜并没提供,在外界寻找配对的骨髓是比较难的,千万分之一的机会……” 顾邵不明白,沈清澜为什么不愿意说出念恩的父亲。 而贺景承却在刚刚沈清澜的话里知道了,沈清澜为什么不说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。 沈清澜有多爱念恩他都看在眼里。 如果她知道,肯定会说…… 贺景承微微眯起眼眸,沈清澜说那是个意外……快看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贺景承挑了挑眉,似乎记起有这么一个人,不过好像并没有怎么交集过,忽然来访倒是有几分意外。

严靳看向林羽峰,寻思着贺景承这是什么意思?

许父心情也不好,声音更大了,“你长本事了,到外面去耍威风,别在家里摆脸子,没人欠你的!”

吴诗琪冷笑,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,这正是介绍他们认识的一个阿姨给她的照片,她将照片递给男人,“这上面是你?”

吴诗琪冷笑,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,这正是介绍他们认识的一个阿姨给她的照片,她将照片递给男人,“这上面是你?”最后的铁甲列车

说在明知道他们不可能的情况下她退缩了,让他温柔以待吗? 沈清澜认命的垂下眼眸。 贺景承不喜欢她这样,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,“能不能不在我面前装?” “妈咪你们在干什么?” 他睡醒发现是陌生的房间,就起来找妈咪,结果就看见叔叔贺妈咪抱在一起。 沈清澜赶紧推开贺景承,看着站在厨房门口的念恩,沈清澜有些无措,“念恩??????” 念恩的眼神还有刚醒来的朦胧感,眨了眨眼睛走过来要让沈清澜抱抱,今天的他特别的奇怪,粘沈清澜粘的特别紧,沈清澜无法拒绝念恩,弯身将他抱起来,望着沉脸的贺景承,沈清澜几乎是恳求的语气,“给我一点时间,念恩他今天好像不大舒服??????” 贺景承目光沉沉的看了她两秒,“这种事,我不希望再出现一次。” “不会。”沈清澜拢紧双手,将念恩紧紧的扣在怀里。 贺景承淡淡撇了一眼她和念恩,转身离开厨房,走到门口时,停住了脚步但是没回头,“我饿了,要做就赶紧做。” 说完迈步朝书房走去。 沈清澜抱着念恩出来坐到沙发上,低头问他,“能告诉妈咪你怎么了吗?” 念恩低头抠着手指,不肯说。 沈清澜不勉强他,就抱着他安慰着,“念恩是妈咪的宝贝,妈咪很爱你。” 忽然念恩抬起头,看着她,“妈咪,我想要爸爸。” 沈清澜的呼吸一窒,再次紧紧的抱着他,她什么都能给他,唯独这个不能。 “有妈咪疼你不好吗?”沈清澜不知道,她此刻的的声音有多沙哑,因为她心里明白,没有父爱的孩子,终究是缺憾。 “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,而我没有?”念恩眼里含着泪质问。 “念恩??????” “我不要听!”念恩的情绪很激动,挣扎着要离开沈清澜的怀抱,沈清澜不放开,他就挥舞着双手,沈清澜怕他伤害到自己,只能放他下来。 他仰着头,看着沈清澜,“我讨厌妈咪!” 沈清澜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,念恩的这句话简直是用刀在剜她的心。 贺景承静静地坐在书房内,手里把玩着打火机,聆听着客厅里的对话声,平静的面容,看不出一丝丝的情绪?????? 念恩不让沈清澜抱,就哭。 沈清澜终于感觉到念恩今天真的是不正常,她压下所有的情绪,试着哄他,“念恩?????虽然我不能给你一个爸爸,但是我会很爱很爱你??????” “我是不是野孩子?”忽然念恩打断沈清澜的话,泪眼婆娑的望着沈清澜。 沈清澜的身子颤抖着,用力的摇了摇头,“不是,你有我?????” “可是我没有爸爸,公园里的小朋友都嘲笑我。”念恩越说哭的越厉害,前几天在公园玩时,几个小朋友把他围住,嘲笑他,说他是野孩子。 他反驳,那些孩子就更加的嘲弄,指着他说,如果你有爸爸,那你爸爸呢?你就是你妈咪和男人鬼混出来的。 他一直把这些压在心底,今天下午睡午觉,他梦见了那天的场景,他害怕极了,他好想要爸爸。 他不是妈咪和野男人鬼混出来的产物。 他不是。 沈清澜颤抖着双手,小心翼翼的去触碰念恩,想要把他拥在怀里。 “念恩?????” 她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言语才能安慰念恩幼小的心灵,只是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,无声说着对不起。 是不是她的不幸,延续在了念恩的身上? 沈清澜只觉得好心痛,快要无法呼吸了。 她生下了念恩,却无法给他一个正常的家,也无法给他一个爸爸。 沈清澜用脸蹭念恩的头发,眼泪越过鼻梁一滴一滴的往下落,若是时间重来,她也不后悔生下念恩,因为念恩,才有现在的她。 若不是念恩的到来,也许她真的撑不过那段难过的日子。 “念恩,对不起,对不起??????” 念恩也哭,客厅里充斥着浓浓的悲伤之气,挥散不去。 书房里贺景承手中的打火机没拿住掉了,他烦躁的揉着眉心。 终究是没忍住,他起身走出书房,客厅里沈清澜抱着念恩,像是被丢弃的孩子,哭的无助。 明明心里有波动,贺景承依旧让自己硬着心肠,“我叫来干嘛的?你做这一套给谁看?” 沈清澜猛然惊醒,她快速的擦掉脸上的泪,刚刚她忘记了此刻自己是在贺景承的地方,面对念恩的哭泣和质问,她失控了。 念恩不善的盯着贺景承,他为什么要凶妈咪? “你是不是看我没有爸爸,就要欺负我们?” 念恩的声音声音沙哑又强硬,但是又因为稚嫩的声音破坏了那份强硬,显得不够气势。 那些小朋友就是那样的,看他没有爸爸就欺负他嘲笑他,这个叔叔一定也是。 面对念恩的质问,贺景承微微一怔。 念恩伸手给沈清澜擦脸,“妈咪不哭了,我再也不要爸爸了。” 念恩不说还好,一说沈清澜更加的心酸了。 贺景承走过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沈清澜,沉吟了片刻,“把他给我。” 沈清澜抱紧了念恩,警惕的看着贺景承,“他不是故意的,他只是个孩子?????” “你打算一直饿着我,就算我不吃,你儿子也不用吃吗?” 沈清澜还是不肯放手,“我带着他可以的。” 贺景承眯着眼眸,似是不悦,“同样的话,我不会重复第二遍,我说了,你就没机会了。” “妈咪,没关系的,我会很听话。”念恩哭过之后,心里好受了一点,虽然没有爸爸,可是他已经有妈咪了。 妈咪那么疼爱他,他不该说出那些话惹妈咪伤心的。 沈清澜摸摸念恩的头发,还是不大放心,“他小,说什么请你别放在想上,若是惹你生气了,我替他向你道歉。” 贺景承沉默着,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。 念恩坐在他对面。 他很沉默,不想给妈咪带来麻烦。 他现在还保护不了妈咪。 忽然念恩这样安静,贺景承还不适应了。 看着念恩那红通通的小脸蛋,他的心思一动,“你过来。”快看"HHXS665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秦怀铭推她起来,“怕什么?不是有我给你做主呢吗?何况一份通话记录也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很快浴室响起哗哗的事水声,浴室是用磨砂的玻璃隔着的,看不见里面的情形,但是能看到一道影子。

他此刻是矛盾的,他对黛米没感情,但是却又无法伤害她辜负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