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方案,矛盾排查化解工作总结,组织开展矛盾纠纷排查,信访矛盾排查化解报告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2:34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虽说是在问我要不要听故事,平生的手轻抚过我的背部,抚摸我的毛发。我听他说“那我给你讲狐妖妲己的故事好不好?”

他们很多人很怕亲人离世,总觉得人死了就会变成恶鬼,可是我不怕,我觉得平生一定不会害我,或者,就算是平生已经变成了恶灵,我也想再看他一眼,再看看他笑起来的模样。

母亲笑着摸了摸我的头,然后说道“不过真是巧了,他叫做白平生,老周家的孩子也叫平生,两人长得倒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”

葬礼来的人很多,我不停的听着外面的人在说谁谁谁到,谁谁谁到。

小雀儿大抵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的,我听着它有气无力的“咿咿呀呀”了几声,随后从它口中唱出了宛如我们初次见面时温婉动人的歌。是我听过最美妙的音乐,从我们相识第八章到最后,它永远都在为我歌唱。

无论我如何提及妲己和纣王的故事他都想不起来,可是他为什么想不起呢?他真的不是平生吗?可是为什么他却有一张平生的脸呢?

平生的父亲带着那人家转了很久,直到送走那家人,平生的父亲才在平生的房间内看见了我。他看着我眼神突然顿了一下,我看着他复杂的看着我问,喉结滚动着,轻声问道“你是平生那孩子生前养的狐狸吧?葬礼上的那只狐狸也是你吧。”

我看着他走到平生的书柜前,很多书被甩在地上,我看着他捡起一本轻轻的拂去上面的灰尘。我看着他怔住了,我听着他叹气说“平生啊,原来你还留着。”

平生的身体终于变得冰冷,双眼紧紧的闭着,好像睡着了一样,就和平常一样。

灵儿看着平生将药喝光,低头擦了擦泪,才拿着碗端出去,临走时还嘀咕的念叨着“少爷以后可不许胡说了,你还未曾娶妻生子呢,我还等着给少爷的娃娃取名字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