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卦象爻数源流考,王虎应六爻卦象解密,分宫卦象次序歌,月份与卦象对照表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3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第二日,追烟早上出了天琼京城,晚上无垢就潜进了皇宫,想要刺杀轩辕澈。

陈御史的夫人,在失去一个女儿后,第二日,就去韩家看过陈絮语。这两人说了什么,没人知道。

第765章一起威胁的 天琼是他曾经用命去守护的地方,却在他离开这么短的时间内,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。他可以做到心冷如铁,却在无人的时候,艰难遏制着想要回去的煎熬。 若他回去,就会再次卷进皇权之中。 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让追烟去处理这件事。如果他解释不了,就让七绝从旁协助。 他回到房间里,拥住楚倾瑶。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的小腹,有妻儿在怀,满意的闭上眼睛。 今日,九天老人让牧笛过来请楚倾瑶去见花惜陌。楚倾瑶愣了下,跟着牧笛过去。到了那边才发现,九天老人还把天术老人和帝凤鸣一同叫了过来。 见她进来,帝凤鸣道,“王妃,我回去研究了几天,发现你说的解药没错,但我也同王妃一样,就是配制不出来。” 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放弃的。”楚倾瑶脸色一冷,“再不济,我也要抓住给他下药之人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” 帝凤鸣一惊,便懂了她的意思。 “凤鸣倒是没想到,王妃这么在意花门主的生死。” 楚倾瑶露出一丝苦笑,眼中闪过自己在古武门呆过的那三年。那三年时光恍若昨日,惜陌于她,才是心里面最初的那抹温暖。 他说过,以后整个古武门都是她的后盾。谁惹敢欺你,我花惜陌第一个不放过他。 如今轮到他需要她了,她一定要救醒他! “除了漫天妖之外,我还有一个哥,就是花惜陌。”楚倾瑶眉眼清澈,看向花惜陌的目光中带着亲切。 九天老人在心里一叹,看来秋雅是真的误会了楚倾瑶。 “我最近也会留在这里,跟着你们一起研究花门主的病情。” “谢谢前辈。”楚倾瑶点头,轻声问道,“前辈最近可有皇姐的消息?” 上次白谨和鬼医一同离开,就再没了他们的消息。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。还有鬼医可曾恢复了记忆,可曾记起皇姐? “我在来这里之前,曾经收到过她一封信,她说叫我不用挂念她,她现在很好。”天术老人眼中带着一抹痛色,他又想到了大徒弟秦心远。 他现在已经想通了,逝者如斯,还是活着的人最重要。只好白谨幸福,给她幸福的男人是谁,已经不重要。 楚倾瑶来到床前,看到这样的花惜陌,她真的很痛恨自己。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救醒他了,可到底差的是哪一点? 她极力让自己冷静,又给他做了一遍检查。等她回头时,发现屋里只剩下了轩辕炙。她道,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 “刚来。阿楚,你尽力就好,你现在已经是孩子的娘了,不可以心浮气躁。”轩辕炙伸手扶住她,然后将她抱了出去。 芸篱和吴尚在去玖月国的路口分开,芸篱去追无双,吴尚去古武门给花千妍报信。 芸篱赶到玖月国时,并没有进皇宫,而是在皇宫附近转了半天。当她看到一脸怒气的无双从宫里出来时,急忙迎了上去。 “公子!” “芸篱?你怎么来了?”无双一看到她,眼神就亮了起来,伸手一把将她抱住。 芸篱点头,将自己和师公去昆仑境的事说出来。当无双听说,她是一个人来的玖月国,担忧的赶紧将她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,然后又猛的记起夏浅眸就跟在旁边。 立刻对着夏浅眸道,“芸篱就是我喜欢的女子,这下你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了,我对你别无他意。” 夏浅眸冷着脸,看了眼芸篱,眼中一片讥讽。 “如此甚好,希望你说到做到!” 无双嗤笑,他对海外来的人,一点好感也没有。要是让他娶那边的女子,都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。 看到她们如此,芸篱有些尴尬。她抬起水汪汪的眸子看向夏浅眸,见她神色清冷,似乎很讨厌公子。 因为楚倾瑶把事情都告诉她了,她也知道有夏清眸这个人的存在。此时相见,心里倒是好奇起来,公子这样优秀,她竟然看不上? 无双拉着她的手,“芸篱,这是夏浅眸,是我的合作伙伴。” 芸篱对着夏浅眸点头,夏浅眸只是淡淡的立在那,毫无表示。芸篱也不在意,仿佛只要有公子在,她就对周围的一切都混不在意。 “芸篱,你来找我,你师公知道吗?”无双有些紧张,猜测着天术老人未必知道。 “公子,是王妃帮了我,我才能出来找你的。”芸篱一脸淡笑。 听到王妃这两个字,无双神色微僵,又很快释然。他现在已经有了芸篱,还是把阿攸藏在内心的最深处吧! 人这一生,总会留有种种遗撼。有些遗撼,就算想起来会心酸,也会让人觉得美好。他的阿攸,就是他心尖上的那抹柔。软。适合放在最安全的地方,一辈子珍藏。 他握芸篱的手,微微用力,以后,他的一生,都要和这个女人一起度过。 “阿悠,等你学成之后,我就娶你!”妖妖:家人生病了,一直在医院陪护,本来打算这个月完结的,现在只能是尽量。 “公子……”芸篱含羞带怯的眸子里分明带着惊喜。 她低垂着头,红晕已经爬上了耳朵根。看到他们两人情深款款的样子,夏浅眸冷哼一声,油腔滑调,专门哄骗小姑娘! 三人进了太子府后,梅知遥从暗处走了出来。阴狠的目光落到无双身上。敢抢他的女人,这个男人非除不可! 芸篱三人只在无双府上住了一晚,第二日,他就张罗着要回昆仑境。 “公子,你事情都办完了?”芸篱问。 “嗯。是夏浅眸威胁了我父皇,让他打消了争霸天下的主意。”无双一脸不屑。 他父皇有野心,他不反对,但他绝不会甘心沦为别人手上的筹码。 他还记得昨日在宫里,他对父皇说,“就算他被逼无耐,非娶夏浅眸不可。成亲之后,他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毁掉玖月国。” 当时父皇震惊愤怒的眼神,他现在想想都觉得解气。 芸篱对夏浅眸投去感激的目光,夏浅眸只当看不见,抬脚走了出去。无双不满的道,“芸篱,等以后你艺成下山,我们就去昆仑境定居。到时候,远离这些俗事,随心所欲的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。” 芸篱脸一红,师公一直说她还有好多东西要学。等她艺成,怕是要好些年。 她咬了咬牙,“公子,你真的愿意等芸篱吗?如果……如果公子着急,可以……先娶了别人。” 无双一惊,“你倒是大方!那你说说,如果我心里有了别人,又要把你放在哪里?” 芸篱咬了下嘴唇,半天才道,“我知道以公子的身份,这辈子绝不会只有一个女人。既然早晚都会有,我又何必苦了公子。” 无双无语,不禁气结,如果是阿攸,绝不会这么说。 他冷着脸,起身一个人先走了出去。 芸篱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一叹,公子,我只是说了句实话。我那么爱你,也想要你的全部宠爱,可我怕我自己会失望。 与其将来失望,不如最开始就面对现实。 她走到外面,见公子已经坐上了马车。而夏浅眸则坐在马背上,目色淡漠的看着前方。她略一犹豫,骑马太辛苦,还是坐车好。 见她爬上马车,无双也没吱声。车夫一甩鞭子,俊马开始飞奔。 他们才走了两日,就下起了大雨,夏浅眸只好弃马坐车。因为前面淋了雨她有点不舒服,后面没再出去骑马。 在暗处跟随的梅知遥,见她上了马车再没下来,脸阴得吓人,恨不得冲出去直接结果了无双。 但是他却隐忍着,一路上都没现身。一直到大家回到昆仑境,他见夏浅眸竟然跟着无双去找轩辕炙。 眸色阴冷,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。 听说无双他们回来了,楚倾瑶急忙从房里出来,到了外面,正好碰到从书房出来的轩辕炙。 “炙,无双他们回来了。” “嗯,我也听说了,他们回来得倒是挺快。”轩辕炙几步过来,扶着她向会客厅走去。 见他们进来,芸篱脸色就是一红,对着楚倾瑶道,“见过王妃。” “芸篱,快点坐吧!”楚倾瑶见她和无双坐在一起,真心替她高兴。 芸篱那么喜欢无双,现在无双也在乎芸篱,看来他们两人的事,已经是板上钉钉了。 “浅眸姑娘,这一趟真是辛苦你了。”楚倾瑶招呼夏浅眸。 “这也是为了我自己,王妃不必客气。” “阿攸,你怎么不问问我事情怎么样了?”无双一脸邀功的看着她。 轩辕炙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他,“你能这么轻松的坐在这里,就说明事情已经处理好了,早问晚问,结果还不都是一样。” 无双觉得无趣,直接道,“事情已经解决了,我父皇会提出悔婚。” 楚倾瑶有点意外,不知道他用什么条件让他父亲改变了主意。就听无双继续道,“阿攸,你是不是觉得奇怪?” “你威胁他了?”楚倾瑶问。 “是我们两个一起威胁了他。”夏浅眸一脸不屑。东方无双的父皇与他的父亲是一路人,为了达到目的,可以不顾儿女的幸福。添加"jzwx123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没有,我看到是她,并没有去惊动。”七杀担心的道,“我猜十公主都能上来,这船上会不会也混了其他人?”

见他听不进去劝,轩辕炙脸色一冷,“现在下定论太早,我们不如拭目以待。”

似乎感觉到自己说多了,昆二及时闭嘴。

“去吧!皇上也很想念你们几兄弟。”轩辕炙欣慰的道。

第617章回到炙王府 他们赶到太子府时,这里正有重兵把守。道明来意后,守卫让他们等着,立刻派人进宫去禀报。 一个时辰后,守卫将秋韵竹送到了府门口。云川一看到她,立刻冲过去,心疼的道,“韵竹,你怎么样?他们有没有为难你?” “云川,我……没事。”秋韵竹一看到云川,眼泪就掉下来了。 云川想要好好抱抱她,眼神却落到她带血的衣衫上,“韵竹,你受伤了?谁动的手?你告诉我,我替你去杀了他。” “云川,我想回去好好泡个热水澡,我身上都臭了。”秋韵竹毕竟是女孩子,脏兮兮的一走出来,就觉得无地自容。 “你是我云川的媳妇,我看谁敢笑话你?”云川威胁的盯了眼守卫,这才抱起秋韵竹,小心的把他送到车上。 楚倾瑶看向无双,“我们也走吧!” 就在她跳上马背的瞬间,从远处飞快的奔过来一辆马车,罗兰公主身边的芷儿从车上下来,“等……等,我家主子在铺子里等姑娘过去,有事要说。” “无双你们先出城,我随后就来。”楚倾瑶道。 无双来到马车前,让云川先带秋韵竹出城,等他陪阿攸见过罗兰公主,就去追他们。 到了饰品铺子后院,见罗兰公主正等在房门口。楚倾瑶道,“童芜今天才出事,你怎么就急着出来了?万一有心人一查,就知道你是装病。” 罗兰笑了下,因为才刚停药,脸上的红肿还在,“我是怕你们把人救出来就走,所以才急着来见你。放心吧!宫里现在也正闹着,没人会去注意我。” “既然你父皇是中毒,以后怕是再也护不住公主了,公主万事都要小心。” 罗兰公主嘲讽的一笑,“皇室的公主,从来都是上位者眼中的联姻工具,如果不是遇到了你们,死的人就不是凝霜,而是我了。”她眼神黯淡,神情低落。 她偷偷问过验尸之人,凝霜是在反抗过程中,被暴虐致死的。死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后连个清白的名声都保不住。 楚倾瑶不想这件事给她留下阴影,劝道,“这都是命,如果凝霜不愿意,我相信你这个当皇姐的,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跳入火坑。” 罗兰公主红了眼睛,“说起来,还是我太自私了。”然后她又轻笑,“也许以后,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她来找我索命了。” “公主可以去寺里烧支香,求个心安。”楚倾瑶道,“公主找我来是不是有事?” 罗兰公主从自责中回神,“你不是问我这间铺子的格局和饰品样式从何而来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。是一个蒙面男子给我的。当时我租了这间铺子,正不知做什么时,他突然就出现了,还给了我不少图纸。” “公主没看过他的真容?”楚倾瑶飞快的思索,她好像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。 罗兰公主摇头,半晌犹豫着道,“听他口音不是赤罗国人,也不像天琼人。我记得有一年,宫中皇祖母大寿,苍隼国来使的口音与他的很像。” 苍隼国? 楚倾瑶愣了一下,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。看来她得给云暮写封信,问问他可有什么线索。 “谢谢公主,这件事情我会去查的。”楚倾瑶感激的道。 “你放心,等手里的东西卖出去后,我就把铺子关了。”罗兰公主虽然舍不得,还是对楚倾瑶做了保证。 楚倾瑶笑了笑,“公主若是喜欢,以后我们可以长期合作,以后,你这间吉美阁,就是我水润斋的分铺好了。你可以派人定期去天琼,挑好的图纸带回来。” 水润斋? 罗兰公主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激动的道,“你是炙王妃对不对?我早就听说天琼水润斋的饰品样式新颖,质量极好。如果能与王妃合作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罗兰都愿意。” “如果公主喜欢,欢迎你以后来我们水润斋进货。”楚倾瑶道,“如果公主有什么需要,也可以去解忧阁,让他们帮忙传信。” 两人谈好后,楚倾瑶与无双立刻出城。追上云川后,大家便加快速度,直奔天琼。 在路上时,云川提到了暗国公,问秋韵竹可知道他的下落。秋韵竹冷笑,“云川,我不想再听到这个人。他从来就没把我当成过他的女儿,你知不知道,我身上的这一剑就是他刺的。” 秋韵竹悲伤的不能自已,她已经没爹了! 云川抱住她,“韵竹,你别哭,我也是担心他会再来害你,想知道他到底在哪。” “云川,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?我们去云阙国吧!”秋韵竹扬起泪水肆意的脸,“我 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。” “好,你说去哪,我们就去哪,躲开他,去过我们自己的日子。” 等他们回到京城,云川直接和无双告别。 “表哥,我要带着韵竹回去了。以后你要是有用得到我的地方,尽管让人去找我。”云川一拍胸脯,说得仗义。 无双拍了下他肩膀,“回去后,替我好好照顾舅舅,要是让我知道你敢气他,我就冲过去打断你的腿。你们歇几天再走。我会派人护送。” 云川弯起嘴角笑了下,然后先一步带着秋韵竹去了无双在这边的宅子。 无双把楚倾瑶送到炙王府外就走了,楚倾瑶刚一进府,轩辕炙就迎了出来。 “阿楚,欢迎你回家。”轩辕炙含情脉脉的看着她,向她伸出一只手。楚倾瑶将手递给他,然后被他拥进了怀里,“阿楚,我想你了。” 楚倾瑶受用的点了点头,撒娇的道,“炙,你抱我进去,我好累。” 轩辕炙低笑出声,用额头蹭了蹭她的,“娘子吩咐了,为夫一定照办。”他抱起她,步履稳健的往天寂阁走。 “家里这边怎么样?漫天妖还没回来吗?”楚倾瑶有些担心。 “他前些天来过了,见你不在,又回了毒门。听说帝凤舞和他一起回来的,据我估计,他们可能是好事将近了。”轩辕炙想到了那天,漫天妖心虚的样子。 “他要是错过了帝凤舞,都没地方买后悔药去。”楚倾瑶直撇嘴。一个姑娘为了你,可以连命都不要,你要是还不懂珍惜,就真是瞎了眼了。 “娘子,还有个消息,不知道你想不想听?”轩辕炙将她放到床上,挨着她坐下。 “说说。”楚倾瑶倚进他怀里,寻了个舒服的姿势,还用手指顺势捏了捏他的胸膛。 轩辕炙嘶的一声抽气,连目光都深邃起来。楚倾瑶尴尬的收手,“不好意思,手滑了,你别多想。大白天的,你要正经。” 轩辕炙无语的将她的头发揉乱,“娘子真是越来越不乖了。那是不是晚上,就可以不正经了?” 楚倾瑶的脸倏地红了,伸手搂过他的脖颈,送上自己的樱唇。两人正吻得难解难分之际,七绝忽然从外面闯了进来,“王妃,王妃……” 当七绝对上王爷要吃人的眼神时,才惊觉自己来的不是时候。他小心翼翼的后退,“王爷,属下走错地方了。” 眼看着轩辕炙就要发火,楚倾瑶晃了下他手臂,“七绝,你着忙着慌的,到底出了什么事?赶紧说。” 七绝看了眼王爷,才低头道,“王妃,青倚好像有喜了。” “什么?”楚倾瑶从床上跳了起来,“青倚在哪,快点带我去看她。” “王妃,她今天不舒服,刚刚被伙计送回家了。”虽然破坏了王爷的好事,七绝还是一脸兴奋。 轩辕炙狠狠瞪了眼七绝,不满的看着楚倾瑶欢快的跑去找青倚。 到了七绝家里,见青倚正坐在床上,手里端着杯热水。 “主子,你怎么来了?”青倚见楚倾瑶来了,就要下地。 楚倾瑶小心的将她按住,“有了身孕的人了,可不能再乱动。”说完,她又给青倚把脉,发现真的是喜脉,乐得嘴都合不拢了。 “青倚,你有身孕了,你就要当娘了。”楚倾瑶的样子,似乎比她自己有身孕还要高兴。 青倚握住楚倾瑶的手,“主子,我想等几年再要这个孩子。” 本来站在地上傻笑的七绝,顿时懵了。焦急的大叫,“青倚,为什么?我不同意!” 楚倾瑶摆摆手,让他别吵,温声细语的对青倚道,“青倚,你能告诉我原因吗?你们年轻也不小了,为什么不要?” 青倚苦笑了下,“我怕我有了孩子后,就不能再帮主子管理铺子。承蒙主子厚爱,让我和七绝能够有个家,我们已经感激不尽。此生,我们都应当尽心尽力替主子分忧,而不是只顾着自己。” 听她这么说,七绝也痛苦的道,“王妃,刚才是属下失言了,属下赞成青倚的提议。” “胡闹!”楚倾遥一脸愤怒,“七绝,青倚胡闹难道你也跟着?既然怀孕了,就给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要是敢打掉他,我们两个就离开炙王府吧!” “可是主子……”青倚有些悲伤,“主子,我虽然每天只知道打理生意,却也知道,我们和境主决一死战的日子不远了。到时候,我想毫无牵挂的陪主子去昆仑境。” 楚倾瑶心里一酸,这样的青倚,让她连责备的话都说不出口。这么多年,青倚就相当于为她而活。她何德何能,能得她如此忠心! 她抱住青倚,“青倚,你能不能别再叫我主子,叫姐姐不好吗?我还想给孩子当姨呢!”快看"buding765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两人不语,闷头上山,当他们搜到山顶,并无所获。向背面一看,山下不远处连接的又是一座高山。山顶直入云端,巍峨矗立.

“楚琪……”青倚读了一遍,觉得名字甚好。笑道,“多谢姐姐为孩子赐名。”

关切的道,“你这么晚了,公子是想出去吗?”

第704章你儿子要脸 “还有吗?”轩辕炙问。 “没了,那次是他喝醉了酒,不知道怎么的就说了这一句,平时,他从来不谈这些。” 以境主在夜染大陆的地位,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,他犯不着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。只要好好呆在夜染大陆,他就是天,他就是王。 绵姨看着轩辕炙,“你这孩子,就是不听话,不声不响的就跑去昆仑境,找境主决斗。你都不知道,我听暗卫说起时,魂都吓没了。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让我怎么去见你娘?” “绵姨,本王这不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?”轩辕炙一阵无语。 绵姨上下的打量着他,见他毫发无损之后,才喜极而泣,“炙儿,你要吓死绵姨了。” 楚倾瑶看出她是真的在关心轩辕炙,起身道,“炙,你和绵姨聊吧,我有点事先回去了。” 轩辕炙道,“红檀,送王妃回房。” 素如一看着轩辕炙,眼中有些模糊。见他根本没看自己,自嘲的笑了下,“炙哥哥,我和昆一在这边有房子,就先回去了。” “如一,你先别走,等明天让楚倾瑶再给你开点药。”绵姨叫住她。 “绵姨,我改日再来。” 书房里,最后只剩下轩辕炙和绵姨。轩辕炙道,“你对境主的事情知道多少?” 绵姨有些赌气的道,“我还不如昆一知道得多,我要是知道,早就告诉你了,还用你问?”她觉得炙儿不信任她,有些伤感。 “本王只是想多找点线索,并没有其他意思。” 绵姨看着他,“境主就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 “如果有,本王也就不用这么着急了。” “要是按昆一所说,他最有可能逃回了海外。如果真这样可怎么办,他一定会回来找你 报仇的。” “本王等着他就是。”一次能打得他落荒而逃,就会有第二次。 绵姨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,叹息着道,“一直以来都知道境主很强,却没想到,他竟然来自海外。炙儿你说他练了邪功,那海外是不是人人都这样,都练这种功夫?” 如果是可怎么办是好,万一他们打回来打仇,整个大陆都得现遭殃。 “想也没有用,本王不信,一个海外,还真能把我们全灭了。如果能,他们还会安于海外?夜染大陆物产丰富,位置又好,我想谁都不想只局限在那里。”没人能放弃这种诱惑。 “如果真找不到境主,你是不是打算去海外?”绵姨眉眼间全是担忧之色。 “杀母之仇,不可不报!” “你说什么?”绵姨一脸震惊,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。 “炙儿,你是不是弄错了,境主怎么会是你的杀母仇人?他们以前明明那么相爱,这不可能。” 轩辕炙神情一冷,眸中一片阴鸷,没什么不可能的。因为得不到,就想要亲手毁去,这就是境主。 “这是素御天当着大家的面承认的事情,绵姨,你又何必要自欺欺人。”轩辕炙一脸愤恨。就算境主逃到海外,他也誓要报仇。 绵姨的脸色以可见的速度苍白下去,她那么信任境主,他竟然杀了自己的姐姐?亏她还一直奢望,他能替自己找出凶手。 她可真是蠢不可及!素御天,我要杀了你。她怒吼一声,声音一晃,就摔到了地上。 “来人,把她带下去,找大夫看看。”轩辕炙开口。 有暗卫进来,把绵姨带走。 楚倾瑶听说绵姨晕倒了,对红檀道,“陪我去看看绵姨吧!” “阿楚,我让人叫大夫了,不用你去。”轩辕炙走进来,绵姨现在受了刺激,谁知道她会不会做出什么失控的事情来,还是小心着点好。 特别是阿楚,最好不要单独见她。 他心里想的,楚倾瑶又怎么会知道,以为他还在因为以前的事怪罪于绵姨,开口道,“她已经悔悟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 “就你心善。”轩辕炙抱住她,“你最近什么都不要想,万事有我。” 楚倾瑶道,“可我想回韩家去看看外祖,我都好久没见到她了,她一定很想我。” “三个月之后。” 楚倾瑶嘟起嘴,她肚子里的孩子都能诊出来,应该近两个月大,再过一个月就没事了好不好?到了这男人嘴里,怎么就成了雷打不动的三个月。 不满的抗议道,“宝宝已经在我肚子里两个月了,我最多只能等一个月,我想外祖。” 轩辕炙拿她没办法,只好道,“好好,就听你的,一个月后,本王陪你回韩家。到时候,由你看个够。” 楚倾瑶美滋滋的,把红檀叫过来,“红檀,黄将军可在府里?” “奴婢不知。” “七绝,你进来。”她又喊七绝。 七绝赶紧进来,“王妃,属下在。” “跟我说说黄万和的情况,他这两天可遇到中意的姑娘?” 七绝摇头,“属下只是听小厮说,黄将军这两天出去,只是中规中矩的闲逛,路上遇到的姑娘,多一眼都不看,目不斜视的只看两旁的商铺。” 楚倾瑶翻了个白眼,装什么正人君子,这样的货色,能讨到老婆才怪。 她想了想,“你去,去把楚瑾儿和瑜琊都给我叫过来,我要看看当他面对这两个美人时,还能不能淡定自如。” “阿楚,楚瑾儿已经有修夜了。你小心修夜知道你利用楚瑾儿,会和你翻脸。”轩辕炙纵容的看着她。 她有孕在身,想折腾就由着她去,只要不伤到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就成。 “属下马上就去。”七绝风一般的走了。 还没等七绝回来,韩清风竟然来了。和以前相比,他清瘦了不少,眸子里好像带着一股忧郁。 “清风表哥,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?”楚倾瑶向他招手。 “瑶儿,表哥真是惭愧,是絮语不太舒服,我听说你回来了,想接你过去帮她看看。”陈絮语可是做过对不起瑶儿的事,如今他来求人,心虚得要命。 “表哥稍等,我穿件衣服,就随你过去。” “瑶儿,谢谢你。”韩清风有些窘迫。 楚倾瑶自然知道他是因为什么,却什么都没说。陈絮语那个女人,敢对外祖做出那样的事,她不可能原谅她。 但韩清风上门了,这点面子她还是要给的。 毕竟如果没有韩家,就没有现在的她。在韩家人面前,她可以装大度,不计较,但私底下,陈絮语就是她的仇人。 红檀扶着楚倾瑶回屋,一边给她换衣服,一边道,“王妃,王爷那里要不要去通报一声?”她可是听王爷说,近一个月内都不准王妃出府的。 楚倾瑶摇头,“不用告诉他,还有一会去了韩家,你也不准提我有身孕的事。因为韩家有陈絮语,她不得不小心。” 如果没有陈絮语,她肯定一回来就去告诉外祖,让她老人家高兴高兴。 当她准备要走时,暗卫从暗处跳了出来,“王妃,王爷有令……” 不等他说完,楚倾瑶就把脸一沉,“闭嘴!我去哪,不用告诉王爷。” 韩清风看得莫名其妙,不知道王府这是怎么了,表妹去一趟韩家,全都紧张成这样。随 即,他又苦笑不已,还不是絮语干得好事,现在整个炙王府一看到韩家人,都草木皆兵了。 暗卫看着王妃坐上韩家的马车,立刻向书房飞奔。 “你说什么?王妃去了韩家?”轩辕炙啪的一拍桌了,“刚才怎么不来报?” 暗卫低着头不敢说话,王爷是主子,王妃也是啊!他哪个都得罪不起! “备马。”轩辕炙一脸冷气的往外走。 因为王爷大人是骑马来的,所以他比楚倾瑶还早一步到了炙王府。他因为着急,直接抄了近路,所以到了韩府门外,韩清风的马车还没回来。 他连马也没下,就直接在外面等。 半天之后,韩清风的马车终于来了。他下车就是一愣,拱手道,“王爷,你怎么在这里?” “阿楚,谁让你出府的?”轩辕炙直接把他无视。 从马上跳下来,气腾腾的去开车门,看着里面的楚倾瑶和红檀。 红檀一看到王爷追来了,吓得如同筛糠,赶紧往王妃身后躲。 楚倾瑶也知道自己没通知一声就私自出府,有些理亏,陪着笑脸向他伸出手,“炙,抱我下车。” 轩辕炙阴着脸,不为所动。 她只好向边上挪了挪,“夫君,抱我下车。” “再叫一遍。”轩辕炙的目光终于有了松动,脸上的怒气散了不少。 臭男人,竟然吃这一套。楚倾瑶在心里把他鄙视个要死,然后用温柔得能溺死人的声音道,“夫君君,人家要下车,你抱我。” “好好说话。”轩辕炙的眼角抽了两抽。嘴上这么说,可心里怎么感觉这么受用呢! 他伸出双臂,把她抱出马车,故意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,“阿楚,你要是再不听话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 楚倾瑶急忙去看韩清风,见他正看着远处,这才气恼的掐了一把轩辕炙,“你想怎么收拾我,还能在这里把我办了不成?王爷大人,你不想要脸,你儿子还要呢!” 这女人真是要上天! 轩辕炙无语。美N小说"buding7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就算他一直很宠陈音音,此时也不想看到她。

轩辕炙陪凌墨喝酒的时候,楚倾瑶到外面散心,不知不觉走到了碧落院。

轩辕炙陪凌墨喝酒的时候,楚倾瑶到外面散心,不知不觉走到了碧落院。红花曲

“去昆仑境的事,到时候我们再商量。王爷,你不可擅自行动。你现在也是马上就要当爹的人了。”楚清萧可不想自己外孙一生下来,就没了父亲的陪伴。

“皇后娘娘,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还爱着清风,求娘娘替我求求情,让我回韩家吧!”陈絮语边说边掉眼泪,一脸的伤心欲绝。

“动手!”楚倾瑶长剑一翻,直接就刺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