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咚网

两个都有家庭的人相爱了,相爱的两个人差距太大,与相爱的人最终释怀,所有的夫妻都相爱吗

发布时间:2019-11-03 22:37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我在姜岩面前从来都是羞涩内向的,何时这样放浪地勾引过他? 姜岩一下愣住,眼神也从愕然渐渐变得深邃。 他搂住我的腰就要跟我说话,我竖起一根手指抵住了他逼近的双唇,低声说:“姜岩,我跟你说个事儿,顾浅浅刚才就在会议室门口了。” 姜岩脸色骤变,还来不及放开手,我就听见顾浅浅的尖叫声从我背后传了出来。 “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!” 顾浅浅气急败坏地冲了过来,一把推开我,就像是被抢走了玩具的孩子一样冲我大喊大嚷。 “呵……”我冷笑了一声,看了一眼脸上有点紧张的姜岩,轻声说,“干什么?你问他啊。” “阿岩!你是不是跟她还藕断丝连?”顾浅浅死死盯着姜岩,眼圈红了,声音里也带上了一丝哭腔。 姜岩看到她要哭不哭的表情,咬着牙瞪我,然后跟顾浅浅解释:“我没有,刚才只是误会,是她……” 点燃了顾浅浅和姜岩之间的这一把火,我慢悠悠地离开了会议室,懒得去管姜岩会用什么借口给顾浅浅解释,心情好得很。 大概是顾浅浅对姜岩的解释不怎么满意,下班的时候,王筱柔过来跟我八卦,她听前台的姑娘跟她说,顾浅浅哭着从公司里面跑出去了,姜岩在后面追。 我忍不住冷笑,这两人还真是把日子过成了电视剧,狗血不断。 接下来的好几天,姜岩都没来公司,乔娜通过朋友那边了解一下顾浅浅的朋友圈晒图,原来姜岩带着她去了日本旅游赔罪。 晚上乔娜约我吃饭,把朋友给她的截图点了出来给我看。 “你说这小贱人什么意思?在朋友圈说‘是我的就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,哪怕是你也不行。’,难道你千辛万苦从火坑里面跳出来,现在还能跳回去吗?” 我瞄了一眼,兴趣缺缺地还给了乔娜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她说了一下。 乔娜一听就紧张了,问我:“喂,尹月,你可别为了挑拨他们两个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啊!” “放心吧,我没那么蠢,这辈子栽一次就够了,怎么会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?” 吃惯了那个男人给我的海鲜大餐,谁还会回头去喝一碗怎么都捂不热的冷白粥? 晚上江一辰给我打了个电话,让我周二去JK一趟,他那边有些文件要让我看看。 江一辰在外面浪荡归浪荡,但回来以后就投入了工作狂的状态,关山之前说的事情,他着手办了。 他办这些事情也没避开我,反而带着我一起做,让我也学习到了不少东西。 因为周二要去JK那边,周末我在公司加班处理了一些事情,提前报了上去。 等到周二到JK的时候,江一辰把这次政府那边的项目更改文件这些给我看了,不得不说,他还真是一个有能耐的人,竟然说服了政府同意他更改用地。 中途江一辰开了个内部会议,我在办公室一边看资料文件一边等他,这时,王筱柔那边忽然给我来了一个电话,说是姑父在工地上出事了,让我快去工地。 王筱柔哭得声音都沙哑变调,我一听就心急如焚,顾不得那么多,把资料放好给江一辰打了一个电话,匆匆离开地离开了JK。 然而我赶到工地的时候,我发现姑父还好端端地在跟人聊天,本来应该在的王筱柔却没看到。 我急得问姑父:“姑父,小柔呢?她不是跟你一起到工地吗?” “小柔不知道吃了什么,上吐下泻的,中午我们就把她送医院去了,现在应该还在那边输液呢。”姑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看我脸色不好,赶紧问,“对了,你不是应该在JK吗?怎么突然来这儿了?” 我心里往下一沉,随便应付了姑父两句,打车冲去了医院,在医院的门诊输液那里找到了一脸惨白的王筱柔。 “尹姐?你怎么来了?”王筱柔看到我很意外,“是谢副总跟你说我生病的事情了?” 我盯着王筱柔的眼睛,问她:“小柔,你今天没跟我打过电话?” “没啊,我就急性肠胃炎,输完液就没事了,不用打电话打扰你办正事啊。” 王筱柔的眼睛里面没有任何隐瞒,坦荡的口气让我看不到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。 我把手机摸出来,调出通话记录递给王筱柔:“刚才我接到你的电话,说姑父在工地上出了事情。” 我话没说完,王筱柔已经急得快哭出来了,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我说:“尹姐,我真没打这个电话,刚才我电话就只借给一个婆婆,她输完液让她儿子来接她。她声音大,去外面打的电话,总共都没几分钟……” 王筱柔也把手机摸出来,调出通话记录,然而一看之下,她整个人都愣住了。 我上前一步拿起手机看一眼,发现在一个没存名字的电话号码前面一分钟左右,拨通过我的电话。 王筱柔急得哭了出来:“尹姐,真的不是我,你相信我啊!” 王筱柔是不是背叛了我,我不知道,但是我只知道这个电话绝对不会只是把我叫出来这么简单。 想要把我从JK弄出来……我稍微想了一下,忽然一个念头窜了上来,我立刻找到了江一辰的电话准备打过去。 然而我还没拨出电话,江一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我连忙接起来,没来得及说话,江一辰在电话那头就劈头盖脸问:“尹月,市政府的那份文件呢?我怎么没看到?” “我……我把文件和资料都放到你桌上了。” “桌上没有那份文件。” “我马上过来!” 这份文件直接影响到江一辰和关山之间的合作,也会影响到整体计划,如果不见了,引起的后果绝非我一人能够承担得下来! 我匆忙赶到了JK,走进江一辰的办公室,我一眼就看到了阴沉着一张脸站在书桌旁的江一辰。 他在打电话,看了我一眼没有任何表示,我在一旁屏住呼吸,一直等到他打完电话,才开口说:“江总,那份文件我之前离开的时候放在桌上了,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也跟秘书有说过。” “但是现在这份文件不翼而飞了,我调出了监控看过,进出办公室的人只有你。不过……”江一辰顿了顿说,“以我对你的了解,我知道你不会动这份文件,只是现在因为这事,我也遇到了不小的难题。”加我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我在姜岩面前从来都是羞涩内向的,何时这样放浪地勾引过他? 姜岩一下愣住,眼神也从愕然渐渐变得深邃。 他搂住我的腰就要跟我说话,我竖起一根手指抵住了他逼近的双唇,低声说:“姜岩,我跟你说个事儿,顾浅浅刚才就在会议室门口了。” 姜岩脸色骤变,还来不及放开手,我就听见顾浅浅的尖叫声从我背后传了出来。 “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!” 顾浅浅气急败坏地冲了过来,一把推开我,就像是被抢走了玩具的孩子一样冲我大喊大嚷。 “呵……”我冷笑了一声,看了一眼脸上有点紧张的姜岩,轻声说,“干什么?你问他啊。” “阿岩!你是不是跟她还藕断丝连?”顾浅浅死死盯着姜岩,眼圈红了,声音里也带上了一丝哭腔。 姜岩看到她要哭不哭的表情,咬着牙瞪我,然后跟顾浅浅解释:“我没有,刚才只是误会,是她……” 点燃了顾浅浅和姜岩之间的这一把火,我慢悠悠地离开了会议室,懒得去管姜岩会用什么借口给顾浅浅解释,心情好得很。 大概是顾浅浅对姜岩的解释不怎么满意,下班的时候,王筱柔过来跟我八卦,她听前台的姑娘跟她说,顾浅浅哭着从公司里面跑出去了,姜岩在后面追。 我忍不住冷笑,这两人还真是把日子过成了电视剧,狗血不断。 接下来的好几天,姜岩都没来公司,乔娜通过朋友那边了解一下顾浅浅的朋友圈晒图,原来姜岩带着她去了日本旅游赔罪。 晚上乔娜约我吃饭,把朋友给她的截图点了出来给我看。 “你说这小贱人什么意思?在朋友圈说‘是我的就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,哪怕是你也不行。’,难道你千辛万苦从火坑里面跳出来,现在还能跳回去吗?” 我瞄了一眼,兴趣缺缺地还给了乔娜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她说了一下。 乔娜一听就紧张了,问我:“喂,尹月,你可别为了挑拨他们两个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啊!” “放心吧,我没那么蠢,这辈子栽一次就够了,怎么会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?” 吃惯了那个男人给我的海鲜大餐,谁还会回头去喝一碗怎么都捂不热的冷白粥? 晚上江一辰给我打了个电话,让我周二去JK一趟,他那边有些文件要让我看看。 江一辰在外面浪荡归浪荡,但回来以后就投入了工作狂的状态,关山之前说的事情,他着手办了。 他办这些事情也没避开我,反而带着我一起做,让我也学习到了不少东西。 因为周二要去JK那边,周末我在公司加班处理了一些事情,提前报了上去。 等到周二到JK的时候,江一辰把这次政府那边的项目更改文件这些给我看了,不得不说,他还真是一个有能耐的人,竟然说服了政府同意他更改用地。 中途江一辰开了个内部会议,我在办公室一边看资料文件一边等他,这时,王筱柔那边忽然给我来了一个电话,说是姑父在工地上出事了,让我快去工地。 王筱柔哭得声音都沙哑变调,我一听就心急如焚,顾不得那么多,把资料放好给江一辰打了一个电话,匆匆离开地离开了JK。 然而我赶到工地的时候,我发现姑父还好端端地在跟人聊天,本来应该在的王筱柔却没看到。 我急得问姑父:“姑父,小柔呢?她不是跟你一起到工地吗?” “小柔不知道吃了什么,上吐下泻的,中午我们就把她送医院去了,现在应该还在那边输液呢。”姑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看我脸色不好,赶紧问,“对了,你不是应该在JK吗?怎么突然来这儿了?” 我心里往下一沉,随便应付了姑父两句,打车冲去了医院,在医院的门诊输液那里找到了一脸惨白的王筱柔。 “尹姐?你怎么来了?”王筱柔看到我很意外,“是谢副总跟你说我生病的事情了?” 我盯着王筱柔的眼睛,问她:“小柔,你今天没跟我打过电话?” “没啊,我就急性肠胃炎,输完液就没事了,不用打电话打扰你办正事啊。” 王筱柔的眼睛里面没有任何隐瞒,坦荡的口气让我看不到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。 我把手机摸出来,调出通话记录递给王筱柔:“刚才我接到你的电话,说姑父在工地上出了事情。” 我话没说完,王筱柔已经急得快哭出来了,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我说:“尹姐,我真没打这个电话,刚才我电话就只借给一个婆婆,她输完液让她儿子来接她。她声音大,去外面打的电话,总共都没几分钟……” 王筱柔也把手机摸出来,调出通话记录,然而一看之下,她整个人都愣住了。 我上前一步拿起手机看一眼,发现在一个没存名字的电话号码前面一分钟左右,拨通过我的电话。 王筱柔急得哭了出来:“尹姐,真的不是我,你相信我啊!” 王筱柔是不是背叛了我,我不知道,但是我只知道这个电话绝对不会只是把我叫出来这么简单。 想要把我从JK弄出来……我稍微想了一下,忽然一个念头窜了上来,我立刻找到了江一辰的电话准备打过去。 然而我还没拨出电话,江一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我连忙接起来,没来得及说话,江一辰在电话那头就劈头盖脸问:“尹月,市政府的那份文件呢?我怎么没看到?” “我……我把文件和资料都放到你桌上了。” “桌上没有那份文件。” “我马上过来!” 这份文件直接影响到江一辰和关山之间的合作,也会影响到整体计划,如果不见了,引起的后果绝非我一人能够承担得下来! 我匆忙赶到了JK,走进江一辰的办公室,我一眼就看到了阴沉着一张脸站在书桌旁的江一辰。 他在打电话,看了我一眼没有任何表示,我在一旁屏住呼吸,一直等到他打完电话,才开口说:“江总,那份文件我之前离开的时候放在桌上了,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也跟秘书有说过。” “但是现在这份文件不翼而飞了,我调出了监控看过,进出办公室的人只有你。不过……”江一辰顿了顿说,“以我对你的了解,我知道你不会动这份文件,只是现在因为这事,我也遇到了不小的难题。”加我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宠物小精灵剧场版

“再琐碎也比不过江家那堆事情更烦人了,你就别担心我了。”

购买珠宝,如果单纯从收藏的角度来看,那么确定了材质的真伪,确定了设计师的水准就可以入手了,在购买能力以内尽量选择可能会升值的珠宝。 这些珠宝不仅是一份礼物或者珍贵的藏品,在某些特殊的时候,也能让它变现度过难关。 但送人则和收藏不一样,如果送出的珠宝不适合别人,那就会变成明明花钱还未必能够让对方高兴,所以这一点就必须特别谨慎了。 桑启红听了我的问题,唇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把手拿包里面的手机拿了出来,翻出了一张女孩儿站在南国艳阳下肆意欢笑的照片给我看。 “这是我小女儿敏珍,她下个月结婚,我答应要送她一份特别的礼物。” 桑启红手机里面的女孩儿青春可人,脸上的笑容特别甜美,桑启红说起她来,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宠溺,想来这个女儿的出嫁也让她没少操心。 作为一个母亲,桑启红肯定会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送给自己的宝贝女儿,但…… 脑海里的话转了好几圈,眼看桑启红就打算定下人鱼之泪,我清了清喉咙叫住了桑启红。 “桑姐,我们能不能再聊聊这款珠宝?” 我脸上的笑容因为我将要说出的话收了起来,摆出来的态度十分诚恳,也让桑启红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。 “当然可以,对于这款珠宝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建议吗?” 我斟酌了一下字句,对桑启红说:“桑姐,如果是作为礼物要送给新婚的人,恐怕人鱼之泪不太合适。” 桑启红一听就皱了眉头:“哦?怎么不合适了?设计的款式问题吗?还是蓝宝石的价值不够?” “蓝宝石的价值是绝对没的说的,这个设计也很好,相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这个人鱼之泪的设计都会是一个经典。” 我叹了一口气,把不足给指了出来:“我之所以觉得不合适,是因为人鱼之泪本来就是一份无望之爱的象征。” “桑姐,虽然这次赫拉珠宝的展览设计主题虽然是永恒之爱,但爱情分了很多种。有来自埃及女王与凯撒大帝、安东尼的炽烈之爱,也有来自泰姬陵灵感的缠绵之爱,而人鱼之泪,是来自童话美人鱼的无望之爱。” “在童话里面,小人鱼因为无法伤害到唯一可以成为巫婆诅咒解药的王子,选择了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来的时候,化为了海里的泡沫。人鱼之泪代表着小人鱼的悲切,求而不得的绝望,所以如果是送给新婚的人,恐怕不是特别很合适。” 听我这么一说,桑启红的脸色都变了。 桑启红谈到女儿的时候,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的笑意,可想而知是如何喜欢这个女儿,如果送出的新婚礼物寓意不好,她是绝对不会允许的。 “看来这款珠宝我是不能要了。”桑启红立刻就摇头否决了,“尹小姐,你有什么推荐的珠宝吗?” 刚才我们逛这边的时候,我已经仔细地看了一下整个高订的场子,除开赫拉主品牌推的永恒之爱,还有几个我不熟悉但明显是赫拉旗下子品牌里面的精品设计珠宝。 比起主品牌推的这个永恒之爱的系列,我对子品牌的珠宝更有兴趣。 正在我准备跟桑启红聊聊的时候,江一辰走了过来,十分自然地站到我身边,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,问道:“和桑姐聊得怎么样?她选到喜欢的珠宝了吗?” “我们聊得挺好的,正谈着珠宝呢,你就来了。”我对江一辰扬起一抹笑容,端起旁边的香槟,“怎么?想要来帮忙做个参考?” “你们聊得好就行,参考就不用了。”江一辰对桑启红点点头说,“桑姐,我有点事要借一下人,只要几分钟,不会耽误你们接下来的欣赏时间。” 江一辰一本正经,逗得桑启红一边笑一边摇头:“你自己女朋友,跟谁借呢?我在这边等尹小姐,你别把人带走太久了啊。” “没问题。”江一辰揽着我的腰,把我带到了一旁僻静点的地方。 “我现在有事情必须马上去处理一下,小方的车在停车场等着你,你等下回去的时候跟他联系。”江一辰脸上露出了一抹歉意,“本来桑姐是我请来的,我该陪着你们一起逛,现在只能拜托你了。” 我手机上有小方的联系方式,我点点头对江一辰说:“我知道了,你忙你的,桑姐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。” “我先走,如果有什么紧要的事情,你给我打电话。” 说完江一辰匆匆离开了会场,我转头往回走。 去找桑启红的路上我忍不住想,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离开?不会又是什么麻烦吧? 桑启红还在原地等我,我一走过去,她立刻跟我点点头:“江少有事先走了?” “是啊,他怕我不知道,所以特地过来告诉我一声。” 扮演江一辰的女朋友是我的本分,我的笑容和声音都极其自然,桑启红没多说什么。 她反倒是看着高订的珠宝展柜,颇有兴趣地问我:“刚才江少过来的时候,尹小姐似乎有话要说,是不是已经找到了你觉得不错的礼物了?” 我没想到桑启红的眼力敏锐到这个程度,我惊讶地看了她一眼,坦然说:“是的,我觉得有另外一个礼物更适合送给即将结婚的敏珍小姐,只是……” 想到那个唯一的缺点,我心里面有些担心桑启红会看不上。 桑启红大概猜到了我似乎有些为难的地方,勾唇笑道:“不管尹小姐看的珠宝是什么样的,我相信这里面一定会有你自己的见解,不妨说来看看。” “子品牌J的精品珠宝,那款叫秘密的珠宝设计不错,我之前就是想推荐它给你,不过这涉及到了另外一个问题,敏珍小姐的未婚夫是她的初恋吗?” “是的,敏珍之前一直都是忙着读书,从来没能真正地谈过一场恋爱,她的未婚夫是大学的同学,两人都是彼此的初恋。” 听到桑启红这么说,我点点头:“那我就放心了,桑姐,请你跟我来。”美N小说"jzwx123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在我从西海回来以后,报纸上不知道怎么曝光了罗雨欣和外国前男友的艳照,这让江家和罗家的联姻变成了一场笑话。

我和周恺走到了一旁稍微安静一点的角落,周恺看着我叹了一口气:“尹月,好久不见了,你过的还好吗?” “是啊,师兄,好久不见了……你也还好吗?” 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我原本想装出来的距离和陌生全都被他温柔的语气抚平。 看着眉眼和数年前没多大区别的周恺,我忍不住想起了曾经在一起求学时的那些日子,怎么也不能再和之前那样对他冷口冷面装陌生人了。 “之前我回国的时候也想找过你,但没能联系上,你等下有空吗?我们一起聊聊?”周恺看我态度缓和,脸上漾出一抹笑容,“我这次被赫拉选上的珠宝只有一件,正好你的朋友买了,我这边已经没事了。” “桑姐不是我朋友,是客户。”伸手不打笑脸人,我想了一下,跟他说,“我今天应该没时间跟你聊天了,不过我们可以改天联系。我的电话是……” 交换了联系方式以后,周恺和我重新回到了桑启红那边,他跟桑启红聊了几句,然后跟桑启红说了许多关于这一套珠宝的保养方法等等,说完才离开了酒会。 桑启红看着周恺离开的背影,走到我身旁悄声说:“尹小姐,周先生是你朋友?” 我和周恺离开的事情怎么也瞒不下去的,坦然回答她:“几年前我出国留学的时候,周恺是我师兄,不过后来家里出了事情,我回国了,没有继续学业。” 我父母车祸过世的事情,当年在顺城上过社会新闻,来吊唁的商界人很多,桑启红的丈夫陈永明也曾经派人送过花圈来。 桑启红听我提及往事,脸上露出了一抹歉意道:“抱歉,我不该打听你这些隐私事情的。” “没什么,反正这都是陈年往事了。”我把话题岔开,“桑姐,敏珍小姐是什么时候出嫁呢?要是时间能对上,我也想来沾沾喜气。” “我那女儿说什么五月新娘会最幸福,所以和未婚夫把婚礼订在了五月。”桑启红笑吟吟地拉着我的手,“今天和尹小姐聊天很投缘,到时候可别忘了来喝一杯喜酒。” 说到这里,桑启红拿出手机跟我交换了微信和电话,又对我说:“我感觉和你真的很有缘分,要是你不介意的话,我能不能叫你小月?” 桑启红和我拉近关系的态度十分分明,我也不知道她是因为这次的帮她选购合了眼缘,还是说有其他的原因,我都笑着点头说:“那行,桑姐要是觉得方便叫我名字就可以了,听着也亲近些。” 我和桑启红闲聊了一会儿后,分开各自离开了酒会。 我出来以后给小方打了个电话,他来大门口接我。坐上车后,我手机响了起来,拿起了一看,发现是周恺发过来的短信。 “师妹,好好休息,回见。” 简单地回复了回见两个字,我点开了周恺的朋友圈,看了一下他的生活。 周恺的生活挺简单的,一般就是活动的通告,又或者参展了什么的,大部分都是和工作有关,剩下的则是一些看展或者灵感碰撞下的记录,完全就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。 我不得不佩服周恺在珠宝设计上的热情和才华,也难怪他才毕业没两年就能进入珠宝届赫赫有名的赫拉,并且在里面开辟了自己的子牌了,他不但有天赋,而且比其他人更加认真。 我忍不住想,如果家里没有出事情,我又会走上什么样的一条道路呢? 或许我会和周恺一样,醉心于自己钟爱的珠宝设计行业,结识更多的同好,或许这样我就不会因为伤痛爱上陪我度过艰难时期的姜岩,不会体会到曾经把我拖下泥淖的婚姻。 然而…… 那也意味着我不会认识江一辰,我们极大可能就是陌路人……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,我的心就像是被一根针刺了一下,隐隐发痛,用力地摇摇头,把那些已经不可能出现的假设甩出了自己的脑海。 小方开车很稳很快,我还在胡思乱想的当口,他已经把我稳稳地送回了别墅。 江一辰没回来,我卸妆后泡了个热水澡。 柚子香味的入浴剂驱赶走了冬夜的冷,也更让我心底暖和,热水氤氲,我泡得昏昏欲睡。 不知道是做梦还是怎么的,我感觉紧绷的肩膀多了一双手替我按摩,放松坚硬的肌肉…… “唔……” 这个力道正到好处,舒服得我哼出了声音,然而正是这一下,我才意识到不是梦境,猛地睁开了眼睛,只感觉肩膀上的大手还在动作。 我惊得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一个转身,看到的是正往后退了一步,避开浴缸溢出热水的江一辰。 看到江一辰,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终于放下心,瞪了他一眼:“你进来怎么都不吭声,吓死我了!” “我敲过门。” 江一辰理直气壮地丢下四个字,噎的我死去活来,他看了我一眼问:“你还泡不泡澡?要泡的话,我帮你按按,刚才那力道还行吧?” 江一辰自己都忙的要死,怎么会闲到来给我按摩?不会仅仅因为我受伤吧? “我不泡了。”我对江一辰说,“你要是忙的话不用管我,我自己可以搞定这些事情。” “今天你陪桑启红表现得不错,我也省心了不少,现在不忙。”江一辰小心翼翼地避开我受伤的手,拿起浴巾给我擦身上的水,“而且你是不是忘记了,我说过,你这手恢复之前,我都会负责照顾你的。” “能帮上你的忙就行,我怕的是帮不上忙。” 我说的是真心话,自从和江一辰认识以来,都是他对我的帮助多,能帮上他忙,我很开心。 想到这里,我冲着江一辰露出了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。 江一辰看着我,愣了一下,忽然叹了一口气,问我:“尹月,你别太小看自己了。今天你的表现帮了我一个大忙,也决定了未来我和陈永明的一部分合作计划。” 什么?就是陪桑启红逛逛高订珠宝展,我居然发挥出了这么大的作用?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猛地睁大了眼睛。 “你不是逗我玩儿吧?!”FL"jzwx123"威信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